<rt id="387415209"></rt>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3章
        就在丁灵几近忘情的想要吻住那两片薄唇时却被一个声音弄得戛然而止。

         “灵儿你在做什么?”

         丁灵惊慌失措的回头,就看见忆红尘端着一盆清水正站在不远处眼神复杂的看着她:“我,我”丁灵呐呐的不知如何回口,刚才的自己就像是着了魔一样,竟然想要挣脱这红尘的束缚冲破那层关系想要贴近甚至占有魏时安。

         忆红尘看着无措的丁灵心里有些不忍,叹了口气道:“灵儿,你可知爱是什么?”

         “爱?”丁灵迷茫的看着她,不知她何故有此一问。

         “两个人若能两情相悦便是这世间最美好的事情,只是爱一个人需要的不仅仅是感情,更意味着责任。这是对两个人未来的一种承诺而不仅仅是一时的欢愉。你如果只是一时的迷恋就不要让自己陷得太深,否则情之一字必会伤人伤己。你是个聪明的孩子相信会明白我说的是意思。只希望你不要做出让自己后悔的事情。”忆红尘说完便放下东西离开了房间,只留下满眼迷惘的丁灵。

         看着恬静熟睡的的魏时安,丁灵的眼神渐渐变得迷离:“原来我对你的感情不知是喜欢而是爱了么?”想要日日与你相对,想要与你同喜同悲。想要你的生命的每一天能刻上丁灵的名字,只是现在的自己又能给你什么呢?这段时间的相处,自己的存在简直可以用一无是处来形容。什么都不会,只能依靠魏时安才能得以生存。如今的自己离开了家族的庇佑连基本的生存都难以保障,又何谈与命运抗争?

         以前她不明白为何姑姑们即使知道那深宫是个吃人的地方也会义无反顾的进去。原来什么都是需要付出代价的,而恰恰是她们的牺牲换回了整个镇国公府的地位和荣耀,换回了自己的无忧无虑、锦衣玉食。

         那么自己呢?若是想要永远陪在魏时安的身边又需要付出怎样的代价?一个又一个的问题不断的冲击着丁灵的内心,让她变得彷徨极了。无助的她本能的贴近魏时安想要寻找心中的一丝慰藉,将头没入她的肩颈在魏时安看不到的地方泪水早已浸满青丝。

         忆红尘回到房间,想起刚才的一幕心情不由变得沉重起来。丁灵让她想起了原来的自己,那种渴望又无法得到的心情她深有体会。可是正因为这种对爱的执念却让她失去了此生最珍视的人,所以她才出声提醒,希望丁灵能够悬崖勒马,不要重蹈自己的覆辙。

         “昀儿,若是你在也会赞成我的做法吧。爱一个人应该是给予和付出而不是强夺和毁灭对不对?”只是这个道理她明白得太晚,才让原本应该幸福生活的爱人草草的离开了人世。

         忆红尘取下腰间的香囊放在唇间轻吻,这是那个人留给自己唯一的东西。昀儿,恐怕我要对你食言了。等我将这里的一切安排好,我就去那边找你好不好?一个人在这个世上真的很孤单呢。

         ---分割线----

         第二天天刚亮,魏时安便早早的从熟睡中醒来,偏过头就看见趴在床边睡觉的丁灵,心里不由有些愧疚。昨日宿醉想来是这个孩子一直在照顾自己吧。

         “灵儿醒醒,我们到床上来睡好不好?”魏时安轻摇丁灵想让她上床好好休息一下。

         “唔?女傅你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我去给你端醒酒汤。”丁灵起身将桌上的醒酒汤拿了过来舀了一勺放在唇边轻吹,等温度适中了才递到魏时安唇边示意她喝下。

         原本想要自己动手的魏时安,在看到丁灵认真有固执的眼神时放弃了自给自足的想法,乖乖的将她喂来的醒酒汤全数喝完。

         待一切准备就绪,两人便向众人辞行准备启程。听说魏时安要走,很多被她帮助过的女子都纷纷前来送行,只是除了身体抱恙的忆红尘。

         “魏公子,此去一别不知何时再见,还请二位多加保重。这是姐妹们的一点心意,还希望您不要嫌弃才好。”如画知道魏时安和丁灵如今已是身无分文,便从自己的积蓄里拿出一部分银钱想要赠与她当做路费。红袖坊的姐妹们见她如此也都纷纷慷慨解囊,希望能够略尽绵力,帮助她们走完最后的行程。

         魏时安见如画她们如此盛情心里感动不已:“多谢如画姑娘,我们师徒二人已经叨扰多日,承蒙照顾已经受惠良多,我们虽然身无分文但也能够自食其力,这些钱都是你们的血汗钱,还是好好收着用在更需要的地方吧。”

         直爽的如云见魏时安推脱,便跟着帮腔道:“魏公子说这话就是见外了,您对我们可以说是恩重如山,如今好容易有了个回报的机会,您却要狠心拒绝?莫不是您觉得咱手里的钱脏,瞧不起?”

         “如云姑娘说的是哪里话,魏某怎会有这样的想法。既然如此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感谢各位姑娘的馈赠。只是身上钱太多了也不安全,这些银钱已经足够我们使用,其他的还请姑娘收回放好以备不时之需”魏时安听了如云的话便也不再继续推脱,从钱袋里拿了几块碎银,其余的钱都如数退了回去。

         短暂的对话后,魏时安和丁灵在众人的目送下离开了绥城赶往她们的目的地晋阳。只是出城没多久,魏时安就感觉她们被人跟踪了。就在即将进入树林之际,魏时安拉着丁灵站在树林前面的空地上转身朝后面扬声说道:“几位兄台一直尾随我师徒二人到此不知何故?”

         后面的人见被发现也不害怕,大摇大摆的从不远处的灌木丛里走了出来。带头的一个锦衣公子哥悠哉的扇着折扇不紧不慢的对魏时安说道:“看不出你这个小白脸还挺机警的,竟然知道我们哥几个跟在后面。”

         “魏某与几位素未蒙面,不知几位为何尾随我们到此?”

         “素未蒙面?看来你这几日躲在红袖坊的温柔乡里还真没少醉生梦死?竟然将当日你抢了我入幕之宾的名额的这笔账都给忘了?没关系,哥几个替我好好招呼招呼他,先给我卸了他的两只胳膊好帮他回忆一下那天是怎么让我颜面扫地的。”锦衣男子说完便挥了挥手,示意后面的爪牙准备上前对魏时安动粗。

         魏时安端详了那个男子一会,才记起这个人便是那日同自己决赛的人之一。只是没想到这人竟是个心胸狭隘之辈,自己技不如人如今竟使用这些下三滥的手段来打击报复,真是让人不齿。

         魏时安见危险靠近,便拉着丁灵渐行渐退,待到退无可退之时才侧脸对丁灵说:“灵儿这次靠你了。”

         丁灵难以置信的看向魏时安,女傅的意思难道是让她去送死?就算自己平日有强身健体,但面对这几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她也无能无力吧?

         可如今的情况难道不是应该自己挺身而出保护她吗?还是继续畏缩在魏时安的身后让她事事为自己操劳?就算女傅真的让她去送死,只要能救魏时安,自己也无怨无悔吧。

         魏时安警惕的看着不断靠近的人却迟迟得不到丁灵的回复,疑惑的转脸过去,就见她正满脸悲痛的看着自己。不明白这小妮子又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忙呵斥道:“你倒是快点喊救命啊。”

         “哎?”丁灵疑惑的看向魏时安,这时候的自己不是应该冲上前去跟那几个彪形大汉肉搏?喊救命能管啥用?

         “你倒是快点啊,真想死在这里么?”魏时安见丁灵还是不动不由有些气急。平日里见这小妮子挺机灵的,怎的今日如此木讷,难道她们今天真要葬身于此?

         “哦哦,救恩,救命”丁灵依然不明白魏时安的想法,虽然她已经做好慷慨就义的准备,但若是真能化险为夷她还是很乐意的。

         话刚落音,只听得‘嗖嗖’几声随后便是几声凄厉的惨叫,丁灵就见面前的几个彪形大汉被她们身后飞来的树枝给打翻在地。随即就见两个拿着武器的黑衣男子从天而降护在了她们面前。

         锦衣男子见魏时安竟有高人助阵便不敢再过撒野,也不管其他几人自顾自的逃跑了。

         黑衣人见危险解除,才转身向魏时安拱手施礼道:“御前带刀侍卫王明,王耀参加魏女傅。刚才让女傅受了惊吓还请见谅。”

         魏时安也不矫情:“我们并无无碍,多谢两位壮士的解围。不知皇后娘娘有何指示?”

         “娘娘的意思是,如若遇到危险还请两位能够自身安危为重提前结束此次行程。”王明听得魏时安问起皇后,便恭敬的回复道

         “嗯,我知道了,那就请两位壮士安排一下,明日我们就开始返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