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387415209"></rt>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6章
        “女傅,以后不要那么任性了好么?刀剑不长眼,万一真有个什么闪失该如何是好?”回想起刚才的一幕丁灵依然心有余悸。虽然魏时安就在自己面前,可是此刻的她却想给她一个紧紧的拥抱,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安心。可惜女傅肩上有伤,否则自己就真的可以以安全为名将她纳入怀中了。

         看着自己的学生竟然在一本正经的教训时,魏时安竟是满脸的无奈。不过不可否认对于她的关心,魏时安还是觉得很窝心的:“知道啦,那只是个意外。以后我会多加注意的。”

         等到魏时安的承诺,丁灵的心情才稍稍好转,不过她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女傅,你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那里?”

         “难民营里最近生病的人比较多,我想乘围猎的机会出来寻些药材等休息时给他们送过去。”

         “有什么需要从家里取不就好了?还用这么大费周章的自己弄?”魏家好歹也是名门吧,光是皇帝对魏时毅的赏赐都不计其数,只要魏时安开口想要什么没有?如今竟然还要她自己前来采药?丁灵真是不能理解。

         “帮助别人是我自己的意愿,我不想将它变成别人的负担。我能做的只是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而已。”对于丁灵的不理解,魏时安倒是不以为然。她也知道以家人对自己的宠爱,只要开口几乎是有求必应,但这并不能成为她予取予求的理由,别人只看到魏时毅表面的风光,却无人能体会他背后付出的辛酸。作为妹妹,她可能在官场上帮不上什么忙,但也不能让自己成为他的拖累。

         魏时安轻描淡写的一番话却深深触动了丁灵,这个人总是如此的善解人意。可正是因为这种无欲无求的想法才会让人忍不住的想要给予她更多。光从这一点就能看出魏时安的睿智和胸襟。

         丁灵不自觉的将环在她腰间的手收紧:“女傅,很多时候你其实不必那么坚强的。”因为我们都希望能成为你的依靠,无论是魏时毅还是我自己。

         “呵呵”听到丁灵的话,魏时安笑了。她想起很多年前,哥哥也曾这么对自己说过。只是小小的她却固执的对魏时毅说‘小安也想保护哥哥’。在意一个人就是这样,总觉得给再多都不够。她能感受到家人对她的关心和爱护,可同样的她也希望能毫无保留的给予。

         接下来的时间两人都没有说话,只静静的享受着这份独处的时光。只是行至半路,却遇到前来保护她们的禁军。

         “卑职禁军校尉赵航奉皇后之命前来保护两位姑娘,还请两位姑娘速速同卑职返回大营”

         丁灵见赵航面色凝重,不由好奇的问道:“赵校尉请问发生了什么事?为何皇后姑母要出动禁军来寻我们?”

         赵航恭敬的答道:“尚德公主在围猎中遭人暗算受了轻伤,调查结果表明是因为那匹马被人下药一时失控所致。据尚德公主陈述,那匹马原本是您的坐骑,是她临时起意同您交换才出了意外,想来是有人想要对您下毒手,只是没料到中间出了变故。皇后娘娘担心歹人贼心不死才特地派我们前来保护您。”

         竟然还有人想要谋害自己?这可真是有趣,不过既然姑母都这么说了,那还是小心为上。等回了大营再从长计议:“那就劳烦赵校尉了。”

         “灵儿,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魏时安对于有人要谋害丁灵的事情也是疑惑不已,虽然她性子骄傲了一些,但平时待人还是挺随和的,要说与人结怨也不太可能。再者说,以她镇国公千金的身份,有皇后给她撑腰,又有谁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说到这个我也是百思不得其解,除非。。”除非是穆瑶那个小肚鸡肠的蛇蝎女子想要打击报复,自从上次用太子刺激她之后,都没见她对自己有什么动作,这完全不符合她锱铢必较的性格嘛。在大颖敢跟她叫板的人恐怕也只有穆瑶一人了吧。细细想来这种幼稚的行为也只有她会做得出来,不过此人身份特殊,就连尚德都要让她三分。自己如今无凭无据的若是随意揣测可能还会多生事端。反正有皇后姑母替她做主,自己还是暂时按兵不动先观察观察再说。

         “除非什么?”魏时安不解的问道,听丁灵的口气应该是有怀疑的对象了。

         “无事,现在只是猜测而已,等确定了再跟您说。”无事生非可不是她丁灵的风格,可若确定了是穆瑶所为,那就不要怪她心狠手辣。这段时间她想明白了很多事情,一味的退让未必是良策,有时候最好的防守就是攻击。

         魏时安见丁灵不愿意说也不再多问,看她成竹在胸的样子想来应该能够应付。若是这些事情都应付不了,还真是辜负了自己这段时间对她的教导呢。

         半个时辰后,两人才抵达大营。因为担心魏时安的伤势,丁灵本想安排魏时安进她的大帐以方便照顾的,结果却被魏女傅拒绝了。自己本来就是因为不想引人耳目才想要低调行事的,若是被丁灵这么大张旗鼓的折腾,岂不是闹得人尽皆知了。

         ~分割线~~

         “灵儿见过姑母,灵儿不孝让姑母担心了”丁灵进了大帐乖巧的向丁敏行礼道

         “灵儿快过来让本宫看看”丁敏见丁灵安然无恙的站在自己面前才放下心来。不过那个幕后黑手一天不除她就会一直寝食不安。刚才自己捋了一遍思路也没找到一个可以怀疑的对象。若是政敌那应该直接针对的会是自己或是她的父亲镇国公。,再怎么排也排不到丁灵啊。

         所以这个可能就是私人恩怨了:“灵儿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在外面惹祸了?”

         。。。。果然什么都瞒不过姑母的眼睛,但是这种事情怎么可以随便承认呢?现在证据都没有,是不是穆瑶还不好说,自己可不能不打自招:“灵儿哪有?上次被魏女傅教训的地方还疼着呢。”

         丁敏斜眼看了看她,不像是撒谎的样子便也没有再多追究。当务之急是要将此事先查个水落石出,若是私怨那倒还好,可若是牵扯到政治那就更不能善罢甘休了。

         丁灵安抚完皇后便迫不及待的赶往魏时安住处,此次围猎除了皇族其他人都不得擅带随从。现在魏时安身边连个照顾她的人都没有还真是让人不放心。

         “女傅?你在吗?”丁灵到了门口本想直接进去,但想了一想还是先礼貌性的问问,她们好歹也是师生,学生怎可未经允许就随意进出老师营帐。

         “进来吧”正在处理伤口的魏时安本不想理丁灵,奈何伤口是在背部,自己处理不方便。除了让她帮忙还真的没有别的选择了。

         丁灵一进营帐,一股血腥味就在空气中弥漫开来,看着地上沾满鲜血的棉布,丁灵只觉心头一痛。赶忙上前取下魏时安手中的棉布,小心的替她清理起伤口来。

         看着那血肉模糊的伤口,丁灵真恨不得抽自己耳光:“是不是很痛?”

         魏时安听到丁灵有些哽咽的声音知道这孩子是在自责随即安抚道:“这个事情不怪你,是我自己的问题。嗯?”

         本来安慰人的话结果却成了让丁灵爆发的□□:“你为什么总是这样,什么都一个人承受,明明有那么多人可以依靠,明明有那么多人愿意让你依靠,可是你却视而不见。我们就那么不值得你相信么?”她真是受够了,这样的魏时安让人觉得好遥远,仿佛她的生命根本就不需要任何人一般。若是这样,那自己的付出和努力又算什么?明明那么努力的成长就是想有一天能成为她的依靠,到最后却发现自己不过是个可有可无的存在。,这叫她如何不生气?

         魏时安被丁灵这一吼觉得有些无措,还从来没有人对她说过这些。自己只是不习惯给人添麻烦而已,今天才发现原来自立也会成为别人的负担么?原来依赖别人对于他们来说也是一种幸福么?

         “哎”魏时安轻叹一口气,现在看来只有依靠丁大小姐一回才能算是替人家她顺毛了

         “灵儿,我肩膀很痛呢”魏时安难得的示弱让丁灵一愣,她难以置信的看着魏时安,女傅是在跟自己撒娇?

         “哦哦,我,我这就给你擦药”回过神的丁灵慌慌张张的拿起药想要继续替魏时安处理伤口。刚才的一幕让她觉得有些恍惚,女傅刚才真的是在跟自己撒娇吧,丁灵不确定的想到。

         看着轻易被自己驯服的丁灵,魏时安不由觉得有些好笑,怪不得舒月时常教训自己说要让她更多一些柔性,起初自己不是很明白,如今这个小插曲让她深刻的体会到原来这以柔克刚的套路还真是有用,看来自己以后要多学习学习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