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387415209"></rt>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章
        丁灵受宠若惊的看着魏时安,原来女傅早就看出自己的异样了么?现在是在哄自己?想到这个可能,丁灵觉得心里跟喝了蜜一样甜。,连手里的冰糖葫芦都美味了许多。

         ~~分割线~~~

         短暂的假期后,两人又投入了紧张的学习生活中。不得不说丁灵真是进步神速,这点让魏时安很是欣慰。今天是宫学第一个学期的最后一天,学生们在经历了考试的煎熬后终于能够好好的休息两个月的时间。学子们就是指望着假期才撑过了魏女傅的层层考核,当完成最后一门课程的考核后,大家都迫不及待的飞奔回房收拾东西准备打道回府,但丁灵却是个例外。

         想到两个月都无法见到心尖上的那个人,丁灵就觉得气闷。只是这种女儿家的心思又怎能向外人道出,想来这两个月要日日饱受相思的煎熬了。

         就在尚德等的快要睡着的时候,丁灵才磨磨蹭蹭的将行李收拾好。两人才到宫学大门,就见一群学生正聚在门口窃窃私语。

         “那边的那个男子好英武俊朗啊,也不知是谁家的儿郎。”

         “是啊,看他的打扮好像是个将军,你看他望向这边呢,感觉好害羞~。”众女见男子望宫学方向顿作花痴样

         听着学生们的讨论,尚德和丁灵也不由好奇地凑了过去。就见一个身着军装的男子牵着一匹枣红色骏马正焦急的看着宫学大门,似是在等什么人。丁灵看着男子总感觉轮廓有些熟悉,只是一下子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不安分的尚德朝前瞅了瞅,顿时激动的拉着丁灵咋呼道:“灵儿姐姐,快看,快看,那是骠骑将军魏时毅,他看起来好帅,也不知是谁有这个福气能让他如此苦苦等待。”要知道魏将军可是京城少女们梦寐以求的夫婿人选,就是她的皇姐们都恨不得放下矜持想要下嫁给他。

         。。。。丁灵无语的看着激动万分的尚德,心中不由吐槽道:魏时毅恋妹狂魔的绰号整个大颖都人尽皆知,他还能等谁呀,自然是她的魏女傅啦。虽然知道是亲哥哥,但一想到有人这么惦记魏时安,丁灵心里就感觉不爽极了。最悲哀的是,别人可以名正言顺的表达对魏时安的在意,而自己却只能将这份爱意默默的埋藏在心里了。老天还真是不公平,丁灵自嘲的想着。

         就在此时,闻讯赶来的魏时安也来到了大门口。她的东西在前一天就被哥哥提前派来的副将给搬回家了,就因为今日哥哥会从军中归来说是要抓紧时间想跟她多些时间相处带她外出游玩。

         想到还将自己当成孩子的哥哥,魏时安就觉得很是无奈。但想到他们兄妹两平时聚少离多。对于哥哥这种偶尔幼稚的行为,魏女傅也只有顺从的份了。只是她没想到的是魏时毅竟然跑到了宫学大门口等自己,这让魏时安有些难为情。

         明明昨天说好的回家见面,如今他竟然就这么不管不顾的跑过来,现在还有一堆学生凑在旁边看热闹,这叫她这个女傅情何以堪。

         褪去官服的魏时安少了一份儒雅,多了一分妩媚,简直让人移不开眼。在她迈出宫学大门时便立刻成为了众人的焦点。苦盼已久的魏时毅见视若珍宝的妹妹出来了,忙兴高采烈的朝她招手示意。那稚气的动作跟他身上的官服真是格格不入。

         魏时安尴尬的朝他走了过去,低声责备道:“不是说好了在家等我么?怎的过来了?”

         “小暖暖想你了,所以让我带它来找你呀。”魏时毅不以为然的说着谎话末了还捅了捅旁边的枣红骏马示意它赶紧为自己作证。

         小暖暖嫌弃的看着挣眼说瞎话的主人,也不知是谁披星戴月日夜兼程的骑着自己赶回来,就为了能跟安安主人多呆一段时间。又不知是谁才到家听得安安主人仍未归家,就迫不及待的赶到宫学大门口堵人了。

         如今却诬赖自己说是它思念心切才来打扰安安主人的,这种行为自己就算是匹马也觉得不耻好么?

         不过吐槽归吐槽,小暖暖还是配合的朝魏时安轻唤了几声以表达自己的想念。在魏时安伸手摸它的时候还撒娇的蹭了蹭她的脸,惹得魏时安一阵娇笑。这样的魏时安在丁灵眼里变得更加生动起来。若是有一日自己也能跟女傅这般亲近该有多好。

         一阵寒暄过后,魏时毅便屈伸单跪下来,将自己弯曲的膝盖当成马蹲,示意魏时安踩住他的大腿上马。这体贴的行为又惹得学生们惊叫连连。

         学生们的过激反应让魏时安脸红不已,忙示意魏时毅起来,提醒他这可是在宫学。

         谁知人家魏大将军不高兴了,大着嗓门不满的控诉道:“宫学怎么啦?宫学就不让哥哥疼妹妹啦?”

         魏时安知道自家哥哥又要犯倔,也不好多做僵持。老老实实的踩着魏时毅的腿上了马,才被自家哥哥心满意足的带着离开了,只留了一个背影给羡慕嫉妒恨得一干群众。

         一年没回家的魏时毅此次是专门跟同样思归发狂的江朗比试过后,让身为手下败将的江朗留军驻守。自己才得以脱身回来带着妹妹到处溜达,。待将全城小吃吃了个遍后。意犹未尽的他才带着的魏时安到自家茶楼品茗。

         进了雅间只有两人独处时,魏时安才道出了心中的疑惑:“哥哥,怎么忽然这个时候回来了?”

         “嘿嘿,果然知我莫若时安也。其实哥哥此次回来是为了赴一个鸿门宴的。不知小安做了这段时间的女傅,对你的学生评价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