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387415209"></rt>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章
        魏时安回到帐篷,发现丁灵正蜷缩在被子里瑟瑟发抖。头发湿漉漉的披在外面,发丝还滴着水。担心她又受寒,从包袱里拿了一条毛巾给她拭发。

         对于这样的体贴之举,丁灵心里暖暖的。魏女傅外表看似清冷,但一举一动之间却透露出丝丝柔情,不自觉地将人缠绕,让人忍不住为之沦陷沦陷。

         “你今天是怎么了?下午就见你闷闷不乐的样子。”魏时安一边给丁灵擦拭头发一边问道

         “嗯,我,我只是觉得有些不舒服。”被看透了心事的丁灵感觉有些难为情。可是一股喜悦感,又随即扑面而来,原来女傅一直都在关注自己吗?

         魏时安担心丁灵又生病了,忙绕到身前用手探了探她的额头,发现体温正常才松了口气,这个宝贝疙瘩可不能再出问题了,否则自己非得在皇后面前自刎谢罪不可。

         微凉的手掌覆盖在自己的额头,柔软的触感让丁灵的心漏跳了一拍。鬼使神差的就想抓住那只贴近自己的手,但就在即将触碰的一刹那,魏时安却无情的将手移开了。这样的举动多少让丁灵有些失落。

         “既然没事就好,收拾一下赶紧休息吧,明天还要早起呢。”毫无察觉的魏时安见丁灵无事便打发她赶紧睡觉,明天回程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

         见丁灵乖乖躺好,魏时安也合衣背对丁灵躺了下来。只是没过多久,就感觉背对的人竟然贴到自己的背后,自己从小就很少跟人亲近,更别说是共处一室同塌而眠了。如今被迫破例,后面的小妮子竟还得寸进尺的把自己往边上逼,真是让人不自觉地想皱眉头。为了摆脱这种不适,魏时安只好向外挪了挪身子。

         只是还未等她入睡,便感觉后面的人又凑了过来。忍无可忍的魏时安‘蹭’的坐了起来,低头看向那个‘罪魁祸首’正准备责难几句,就见丁灵那双湿漉漉的眼睛透着委屈看向自己。

         魏时安叹了口气:“你怎么了?”

         “女傅,我冷。”

         想起丁灵才刚淋过雨,也不好多加责备。魏时安想了想还是认命的躺下身面朝丁灵,将她揽进怀里有为她盖好被子,待一切弄好才合眼入睡。

         被圈在怀里的丁灵倒也安分,乖乖待在自己仰慕的女傅怀里享受这特有的温暖。她发现魏女傅真的是心很软,只要在她面前装装可怜,基本都能让她就范。是不是以后自己就可以通过这样的方式争取更多福利呢,丁灵如是想着。

         第二天一早,大队人马便浩浩荡荡的启程回了宫学,除了丁灵两人的小意外外,这次踏青总算是圆满结束。

         回到宫学的丁灵,日子就这么不紧不慢的这样过着。只是尚德发现平日比较活泼的丁灵最近变得有些异常,时不时的会见她对着某个地方发呆傻笑,一个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无法自拔。丁灵这样的状况让尚德很是不解。在认真的思考了三天之后,尚德得出了一个重要的结论,那就是:灵儿姐姐一定是思春了。

         上次太子哥哥来的时候还见她主动示好,而自从太子离开之后,灵儿姐姐就变成这样了。平日里除了太子哥哥,也没见着她跟哪个男子有过接触,想来必定是被太子的真心给感动,芳心暗许才会做出这些女儿家的娇羞姿态吧。

         尚德越想越觉得有可能越想越是兴奋,于是她决定为了自家哥哥的幸福去探探丁灵的虚实。若是如此,她就真得赶紧给母后通报这个天大的喜讯了,她老人家等这一天等得头发都快白了。

         “灵儿姐姐”尚德讨好的靠近正对着树林发呆的丁灵

         “嗯?”毫无擦觉的丁灵敷衍着

         “灵儿姐姐,你是不是思春啦”尚德将头探到丁灵面前笑眯眯的问道

         。。。。回神的丁灵见尚德一副意料之中的表情,毫不犹豫的伸手去拉扯尚德的小脸教训道:“小孩子家家,瞎说什么?”

         “哎,痛,痛,痛”好容易将脸解放的尚德很不服气:“本来就是,你这个样子就是思春,戏文里都是这么说的。”

         丁灵没好气的斜了她一眼:“小屁孩,知道啥叫思春?再瞎说看我怎么收拾你”

         “你不要抵赖我都看出来了。你老实说,你最近是不是总是不由自主的会想到一个人,只要想到他就觉得开心,还会回忆你们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丁灵一听尚德的分析,似乎自己最近真的会情不自禁的想到那个人,想到她对自己的好,想着她的一颦一笑,想着若是每日都能见她该是多么的美好。

         看着陷入沉思的丁灵,尚德笑的像只偷腥的小猫。自己果然是猜对了,灵儿姐姐真的对太子日久生情了呢。深怕丁灵难为情特地安慰道:“灵儿姐姐,你宽心啦,这种事情很正常呀?太子哥哥对你钟情这么久,如今你俩郎情妾意、情投意合不是正好?”

         尚德的话让丁灵如遭雷击,自己想的那个人不是太子,而是自己的女傅魏时安。这个人总是会不自觉地出现在自己的脑海里,每次想到她都会觉得心情愉悦。所以丁灵便放任自己去回忆她们共处的时光,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描绘魏时安的模样。她只以为这是对一个偶像的崇拜。却没想过这竟然是男女之间的爱慕之情。

         这个认知让丁灵觉得很无措,她怎么会对自己的师傅产生这样的感情?而且她与自己还同为女子。就算自己不喜欢太子,以她的身份将来必定也是嫁入王侯之家。如今竟然会对一个女子动情,要是让姑母她们知道了将会引起怎样的轩然大波。丁灵越想越害怕,也不管尚德是不是在身边,转身就想逃离这个‘是非之地。’

         尚德见丁灵忽然离开,还以为是她害羞了便没有跟上去,单纯的她只想着等旬休的时候如何去跟母后邀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