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387415209"></rt>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章
        魏时安感觉丁灵最近怪怪的,平日里见她请教问题什么的总爱往自己的议事房跑,如今虽然也会向其他女傅请教问题,但却六天都没有来这里了。以前上课如果彼此视线接触,她也会报以自己一个微笑,如今在彼此对视之时她却总是移开视线逃避自己。

         原本这也没什么,只是当你习惯了一个人在你旁边叨叨时,忽然那个人不在出现了,这多少会让人有些不自在。不过女儿家的心思太过细腻,又岂是旁人能够随意猜透的?只要她认真学习在宫学平安度日,自己也就能够对得起皇后的嘱托,至于其他的便随她去吧。

         此时的丁灵并不知道魏时安的想法,这种惶惶不可终日的感觉真的要把她逼疯了,可偏偏这种事情又不能请教旁人。为了能够变回以前的自己,她这几日都是泡在藏书阁里,希望能够从先贤的智慧中寻找答案。

         只是这惊世骇俗的感情又怎会记录在那正统的书经之中,贤者们的教导都是如何遵循礼制,如何顺应天理。这些东西让丁灵越看越是负罪感,无助的她能做的只有不断的强迫自己抹去心中的那个身影。

         只是感情的事情又怎是理智可以压制的,越是想要忘记,那人的模样就却越发变得清晰。这种失控的感觉让丁灵感到害怕极了。更让她惶恐的是,就在昨夜她竟然梦到自己与魏女傅同塌而眠,那柔美的身姿以及散发出的冷香让她不自觉的想要去亲近甚至是占有。

         就在她感觉将要窒息的时候,却在一本游记里寻找到了生机。这是三十年前的一位大臣在奉命周游列国的时候遇到的一件奇事,原来在大洋的彼岸有一个叫玄月的国家,那里的民风非常的开放。无论是男男或者女女均可以自由通婚,他们的婚姻甚至能够得到国王的祝福。

         这个异事仿佛为丁灵打开了一个大门,原来这世界上不止自己会对女子有所眷恋,那是否表示自己对魏女傅的这份情感并非天理不容。只是在大颖并未有这样的先例而已,只要她将这份感情小心隐藏,是不是就可以永远珍藏于心。

         虽然祖父和父亲不说,但她也知道自己的未来注定是家族利益的牺牲品。就算如何尊贵,她都没有选择夫婿的权利。既然如此,那就让魏时安成为她心中的最值得珍贵的回忆吧,至少自己还有选择爱谁的权利。只是感情的事情又怎会如她想像的那样能收放自如,当你泥足深陷之日便是诛心之时。

         想通一切的丁灵仿佛重获新生一般,所有的朝气都一股脑的元神归位。自己浑浑噩噩的这几日也不知魏女傅有没有想自己,反正自己对她是思念成狂,再过两天又是旬休。自己又要有一日见不到她了呢。

         “女傅”马不停蹄赶来解相思的丁灵来到议事房见着魏时安便甜甜的喊着

         正在处理事务的魏时安只凉凉的看了她一眼并未说话。她可不吃丁灵这套,之前对自己爱理不理的,如今又满面桃花的跑来讨好自己,这又是想要作甚?自己可不会跟着她胡闹。

         被‘凉拌’的丁灵见魏时安不搭理,感觉有些心塞,不过很快她就调整好了状态。自己之前经历了怎样的煎熬恐怕此生都无法对魏时安诉说,她与魏时安的结缘可能仅限于宫学这段时间。与其在这些细节上纠结还不如多多努力更加接近魏时安,也好将她在自己的心中刻画得更加完整。

         “女傅~~”于是越挫越勇的丁灵笑的更加灿烂了,拉着魏时安的袖子不由撒娇道

         “何事?”被粘的有些无奈的魏时安没好气的问道,自己还真是对这小妮子狠不下心。不知何时这个人似乎在自己心里已经渐渐变得不同了呢。

         看着魏时安松了口,丁灵心里不住偷笑,她的女傅果然如她所想的那般是个外冷内热的人儿,只要多多卖萌撒娇,她就必定缴械投降。

         缠着魏时安问了几个问题,见她面色恢复如常,丁灵才道出了自己今天的目的:“女傅,平日里旬休,您都做些什么呢?”丁灵一边整理资料一边假装随意的问道

         魏时安听了丁灵的话先是一愣,她没料到丁灵还会关心自己的日常生活。不过看她的样子不过是随口一问,便也没设心防老老实实的答道:“嗯,有时候会在家陪家人,有时候会到难民营教孩子们读书。”

         这样的魏时安让丁灵心里一软,大颖最负盛名的才女竟然屈尊到难民营去免费授教。她仰慕的女傅不仅有惊世的才华,更有一颗心怀天下的仁德之心。她如今能理解为何江朗会不顾常规对魏时安无限的包容了。

         ----分割线-----

         旬休那天,魏时安先是给祖父请了安就换了便服往难民营而去。到了难民营,远远的都听得孩子们的一片欢声笑语,这在难民营可是很少见的现象。难民们都是背井离乡之人,在这破旧不堪的收容所里过着苟且的生活,虽有官府救济也只是勉强度日。每次看到孩子们渴望的眼神,魏时安都觉得莫名的心酸。

         这样的欢快气氛让魏时安有些好奇,是谁竟有这样的魔力能让孩子们笑的这样的开心。当她来到平时教学的空地时竟意外的见到了一个人,那就是丁灵。只见穿着深色男装的丁灵正带领着一帮孩子玩老鹰捉小鸡的游戏玩得不亦乐乎,那兴奋的劲头不知不觉的感染了旁人。

         却说回家后的丁灵对魏时安的思念真是有增无减,想起前几日魏女傅对自己说的话,便决定派人到难民营打听,这一打听才知道魏时安每月十五日会固定到难民营授课,于是她才在第二天早早的起身,带着吃食提前来到难民营,继续她的‘守株待兔’大业。

         正在玩耍的孩子们见魏时安来了,便都扔下丁灵冲向魏时安将她团团围住。

         “魏师傅”、“魏师傅”孩子们此起彼伏的叫声叫让魏时安觉得窝心,温馨的笑容不自觉地在脸上绽开。一一跟孩子们打了招呼,魏时安才在他们的簇拥之下来到丁灵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