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387415209"></rt>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章
        “你以前读过书吗?”丁灵好奇的问道

         男孩没想到丁灵会跟自己交流,毕竟他两目前的身份还是死对头,这忽然的问话让他有些赧然:“嗯,我爹在世的时候送我读过两年私塾。”

         原来父亲过世了啊,怪不得没人教育:“那你娘亲呢?”

         提到自家娘亲,男孩眼里不由愤恨起来:“她跟别的男人跑了,我娘本来是带着我们一起走的,但那个野男人说云儿是个赔钱货要把她卖到妓院换钱,我就带着云儿偷偷跑回来了。”

         丁灵听了男孩的话心里有些难过,小小年纪就遭此不幸。相比之下,自己已经非常幸福了。虽然这孩子的偷盗行为确实有错,不过作为兄长的那份担当让丁灵不由敬佩。思及此,之前的恶意也消了不少。

         两人在药房里抓了药,担心小女孩有事便急急忙忙的赶了回来,折腾了一个下午才将所有事情办妥。魏时安将照顾的要点吩咐给了男孩,告诉他明日她们还会再来,便带着丁灵离开了。

         后面的时间魏时安如约赶来给小女孩复诊治疗,眼看小女孩的病情渐渐好转,大家自是喜不胜收。只是私下里丁灵却又不由叹气,话说这瞧病真是个费钱的事情,就这几天的功夫,女傅的钱袋就已经空空如也了。而自己抵不住她略带哀求的眼光下将生活费全数贡献出来。如今她两真的可以用一穷二白来形容了,这以后的日子可咋过,真是愁人。

         反观魏女傅可没有丁灵那么多小心思,她唯一的想法就是治病救人。待到小女孩的病基本治愈,魏时安便带着丁灵准备告辞,这个突如其来的变故花费了太多的时间,如今事情已告一段落,是时候该离开了。

         只是离开前,魏时安将一封信和自己随身的玉佩交给了他们兄妹两,让他们去投靠南街的校尉府。这个人是魏时毅的亲信,跟她私交也很好。待交代完毕,魏时安才带着丁灵重新踏上了游历之路。

         重新上路,丁灵却少了很多生气,一直闷闷不乐的样子。没了她的聒噪,魏时安还真有些不习惯:“是不是生病了?一路上都没见你怎么说话。”

         “女傅,你为什么要对那对兄妹这么好?倾尽所有给他们治病就算了,还将他们的后路都安排好了。那个玉佩一看就不是凡品,你就不怕他拿着玉佩换钱跑了?”

         “我能做的只是给他们一个可能改变命运的机会,至于如何选择是他们的事情我无法左右。之所以帮他们是因为他们让我想到了自己。很感谢你也能慷慨解囊,至于多余的钱等回去以后我会全数还你的。”

         “人家才不是在意那些钱”对于魏时安的见外丁灵有些不爽,女傅何时才能把自己当做贴己的人呢?

         “是了是了,我们的镇国公府千金向来是侠肝义胆,又怎会跟我计较这些?那小生就再此谢过了?”魏时安说完还特地拱手微拜,难得俏皮的行为瞬间就将丁灵的郁结一扫而空。两人的关系也因此拉近了不少。

         只是这感情再美好人也是要吃饭的。她两现在可以说已经到了穷困潦倒的地步,走了一天的丁灵本来还想好好的吃上一顿,但从钱袋里能拔拉出来的就只有十几个铜板了。除去一间房的房费,剩下的也就只够吃两个馒头。虽然跟女傅同住是自己一直梦寐以求的事情,但温饱都不足哪还有心思去思□□啊真是,早知道自己不要那么实在偷偷藏几块碎银子就不会过得如此凄惨了。

         魏时安见丁灵可怜兮兮的样子,心里有些内疚,自己一个人倒是无所谓。如今让她因为自己受过还是感觉很过意不去。

         刚才听旁边桌的客人在说明日十五,很多善男信女都会到附近的宏福寺上香求佛。魏时安思索了下便有了章法,伸手摸了摸丁灵的头发柔声安抚道:“钱的事情不必担心,女傅自有挣钱的办法,我保证从今以后不会再饿着你了,嗯?”

         。。。。女傅这句话是啥意思?明明自己才是那个想纳她入怀,护她一世的人。怎么就变成被包养的小白脸了?可自己如今连基本的生存问题都解决不了,又何谈护她二字?丁灵想及此更是沮丧不已,自己真的要努力变强才行。

         第二日一早,魏时安就带着丁灵赶往宏福寺,到了地方将事先准备好的白布摊开,魏时安用标准的小楷在上面写了‘测字算卦’四个字便开始做起了算命的生意。这一气呵成的动作将丁灵看得目瞪口呆。多少人梦中的女神竟然也会干起这算命骗钱的勾当?若是让自家大哥知道了,不知道会不会失望得哭泣。

         魏时安见丁灵吃惊的模样便知她小脑袋瓜里想的是什么了,将一切准备就绪魏时安才慢吞吞的解释道:“你可知为何那么多人对命理深信不疑?”

         丁灵茫然的摇摇头,她之前对这些一向是嗤之以鼻,但是为何会有那么多人迷信于此她还真从未想过。

         “这世间万物既然存在就必有它的道理,很多人之所以相信命理更多的是源于对未来未知的恐惧。你未必真的能给予他们什么,但是对未来一个美好的期许就能够给人活下去的希望,既然如此我们又何乐而不为。

         再有就是,一个人不是真要通灵通神才能洞悉别人的心思,通过敏锐的观察力也一样可以运筹帷幄,了解他们所期望或者害怕的东西再给予合理化的建议,这对于身处茫然中的人们将也是一种帮助。遇事不能只简单的将它归结为对或者错。这世界不是非黑即白,你需要学习的是如何合理的运用这些东西来达到自己的目的,而不是一味的排斥。这是我今日给你上的第一堂课。”

         丁灵被魏时安这么一说,感觉有些难为情。自己果然还是太嫩了,那么轻易就被女傅看穿心思。看来自己以后得更加小心隐藏自己的感情才行,若是让她知道了,向来是正统典范的她恐怕会厌恶自己吧。

         接近晌午,前来拜佛的人越来越多,而来找魏时安测字的人更是络绎不绝,眼看着放在旁边收钱的笔筒越积越满,丁灵却没有丝毫的愉悦之情。因为她发现来找魏时安算卦的基本都是云英未嫁的女子,面对温文尔雅、时刻保持温和笑容的魏时安都总会羞红了脸。

         哼,这些女子一看就是以测字算卦为名想要接近魏时安的。就拿面前的这个女子来说,这都测了十个字了,从问财运、到问姻缘再到问子嗣。那双色眯眯的眼睛恨不得直接贴到魏时安的身上才好。偏偏本尊却不自知一般,耐心敬业的为她一一答疑解惑。她的女傅这些庸脂俗粉竟然也敢染指,真是不知死活。

         忍无可忍的丁灵蹭的一下站到魏时安和女子面前将两人隔离开来,紧接着对那个女子扬声说道:“这位姑娘不好意思,我们收摊了。”说完便不顾女子的不满拿起装钱的笔筒拉着魏时安离开了。魏时安也不推拒,安静的跟在丁灵身后。等到了僻静的地方才停下脚步示意丁灵松手。这样的行为更是惹火了丁灵,刚那女子都要贴她身上了,她还对着别人一副笑意盈盈来者不拒的样子。怎么自己才拉她一下就如此急不可耐的想要分开?

         “女傅,你没看见刚才那个女子想对你图谋不轨么?”气急的丁灵大声责问道

         看着瞬间变身刺猬的丁灵,魏时安觉得有些好笑:“都是女子何来图谋不轨之说?我只是给她测字算卦罢了”

         魏时安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丁灵简直是如鲠在噎。自己要如何才能让她明白,女子也很危险,也能行非礼之事,占她便宜呢?

         就在丁灵纠结不已的时候,倒是魏时安率先转移了话题:“好了,不说这个了,让我看看今天的战绩如何?”魏时安一边说着一边拿过丁灵手里的笔筒将钱币倒出细细数了起来。

         。。。。女傅你不要总是这么不按常理出牌好么?前一秒是差点被人占便宜还不自知的小绵羊,后一面就变成了见钱眼开的小财迷。这种画风的转变让人很难适应好么?

         不死心的丁灵继续劝游说道:“女傅,你真的没看出她们对你有不轨之心?”

         “看出来了呀,不过需要纠正一下,她们只是对我有好感而已。”

         “所以你一直都知道那帮丫头片子的狼子野心还任意放纵?”丁灵感觉自己真的要被魏时安气疯了,她怎么就那么不懂得保护自己呢?

         这样的□□让魏时安不由皱起了眉头:“请注意你的措辞,不要总把别人说得如此不堪。我不否认在利用自身优势给自己加分,别人对我也只是发乎于情止乎于礼。成大事者本就应该学会借势,不要总是将自己的思想固化,有时候在生存和尊严之间我们需要学会妥协,只有活着才有希望。这是我今日交给你的第二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