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387415209"></rt>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章
        “若是其他同学没有异议,那就正式开始我们今天的课程。为了能够对大家有一个深入的了解,我希望各位在今天的课程里能够独立完成一幅画作。画作的题目为无题。”

         “无题”众人不解的看向魏女傅,对于她规定的题材很是疑惑。

         “对,无题,顾名思义就是:不限任何题材,也不限任何题目。你们只需将心中的图像附着在画布上即可。而唯一的条件就是画作必须在三炷香的时间内完成,我会在你们完成的画作里挑出三幅优秀作品进行展示,能够展示的画作作者将得到期末考试十分的加分。可若是没有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那么这堂课的课堂成绩将做零分处理。如果听明白了,就可以开始作画了。”

         众人听说能有机会在这人才济济的宫学里露脸顿时都激动不已,可在听说须在三炷香内完成时不由又紧张起来。她们平时画出一副作品至少都要半天时间,如今魏女傅竟要求在三炷香内完成还得保质保量,这对于她们来说可是很大的挑战。由此可以看出,魏女傅真是如传说中的那般严厉苛责啊。

         丁灵在听到这个要求时心里却乐开了花:‘无题作画么?那就是说自己随便画什么都可以喽?’闭上眼睛在心里略微思索了一下,胸有成竹的丁灵便提笔开始作画,只是越画嘴角的笑容越大,若是一板一眼的魏女傅看见自己的画会不会气的吐血呢?不过是她自己说的无题之作么?若是她拿画来教训自己,那自己不就正好有一个冠冕堂皇朝我们的魏女傅发难了?丁灵光是想想就觉得开心得不行。

         而在一旁的尚德在看到丁灵嘴角的坏笑时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一般灵儿姐姐这样坏笑时就表示有人要倒霉了。

         三炷香过后,学子们将完成的画作陆续交到指定位置。而跟在丁灵身后的尚德在瞟到自家表姐的画时感觉惊讶无比,若不是丁灵及时用眼神制止她都差点叫出了声。

         灵儿姐姐怎会把那样的场面搬到画布上?她就不怕魏女傅责罚么?单纯的尚德并不知道这正是她的魔王姐姐想要的结果,只是傻乎乎的担心起丁灵来。

         好容易挨到下课,尚德便迫不及待的来到丁灵旁边表达了自己的担忧,却被丁灵的一句山人自有妙计给忽悠了过去。

         作为乖乖女的尚德看丁灵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希望魏女傅不要太过生气重责灵儿姐姐才好。

         一夜好梦,神清气爽的丁灵带上尚德往教室方向走去。只是在路过布告栏处却看到一堆人聚在那里指指点点的不知道在说什么。

         好奇宝宝尚德见有热闹可看忙拉着丁灵也凑了过去。进前一瞧才发现布告栏上是十二幅画作,有山水之作也有人物之作细致的画工都可以称得上佳品。想来这就是魏女傅挑出来的优秀作品了。丁灵逐一看去却在最后一幅作品上定住了目光。

         那副画作与其它作品不同,画布上呈现的是一个斗狗的场面,两只猛狗在奋力厮杀着,而周围则聚满了看热闹的人们,每个人脸上都是抑制不住的激动和兴奋显然是被战斗紧张的气氛感染。而最让人叫绝的是这幅画作者的署名竟然是无名氏。

         旁边的尚德看自家表姐呆呆的盯着一个方向,顺着她的目光看去便也看见了那幅斗狗之作,这一看便看得尚德激动不已,拉着丁灵的手惊叫道:“灵儿姐姐,那个画不是,唔唔”

         尚德还没说完就被丁灵蒙住了嘴巴,在丁灵警告的眼神下,尚德了然的点点头,丁灵才放开了自己的手。

         重获自由的尚德吞了吞口水缓和了一下情绪才贴着丁灵的耳朵小声问道:“灵儿姐姐那不是你昨天交的画作么?”自己之前还担心灵儿姐姐被责呢,没成想她的画竟然被魏女傅当做、成佳作拿出来展示,这魏女傅的品位还真是特别呢。

         此时的丁灵也有同样的想法:‘这魏时安还真是异于常人呢。这斗犬图本就是自己的涂鸦之作难登大雅之堂,本想着用这画来气魏时安的,没成想她竟然会拿出来展示?聪明如她想必已经知道这画是自己作的吧。那她是出于什么目的将斗犬图拿来展示呢?是为了巴结?还是另有原因?

         就在丁灵陷入沉思之时却听到了来自旁人的议论:“这魏女傅是怎么想的?其他画作拿来展示也算是名副其实,为何那个无名氏的污秽之作也能当众展示?”

         “是啊是啊,不会是走后门才得的这个机会吧。不过连真实姓名都不敢写上去,想来自己也觉得是丑陋不堪吧。”

         两人的对话让丁灵老脸一红,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若承认她是作者想必会被众人笑话吧。难道这就是魏时安的最终目的?利用舆论来让自己低头。若是这样她还真是个城府极深的人呢。亏自己之前还对她有所改观。原来这一切都是障眼法么?想及此丁灵不由得恨起魏时安来,这样就想逼自己就范么?做梦吧,哼~~~

         就在丁灵把魏时安诅咒千万遍时,魏女傅跟其他人也来到了布告栏旁。

         有不服的学生见女傅们过来便向其申诉道:“学生有一事不明还请魏女傅示下。”

         “请讲”魏时安示意该学生答话,对于学生的问题魏时安一向很重视,只有不断的质疑才能不断的超越,大颖需要的是济世良才而不是只会人云亦云的羊群。

         “学生看了所有的画作,其他的作品都可以说是实至名归,只是这最后一幅斗犬图本就是庸俗之作,为何也能当成佳品展示?”

         见有人公然质疑自己丁灵顿时觉得尴尬不已,倒是魏时安一脸坦然的走到画作前指着布告栏上的斗犬图道:“首先,我要求的绘画题目为无题,也即是说任何题材都符合课程要求,所以就没有什么高雅低俗之分。

         其次,这幅画无论是布局、颜色、人物的神态都将竞争的氛围烘托得很到位,让人有身临其境的感觉,从画工来说可算上乘,就这些方面而言这斗犬图不失为一幅佳作。我记得上课的第一天就跟你们说过,希望你们能够放下心中的骄傲回归自我用心去学习和感受。

         这幅画所描绘的内容本就是寻常百姓的生活场景,一个国家的根本在于人民,若是我们不懂他们的所言所行、所思所想又如何能够管理好他们。可能有人会说,管理百姓是朝廷要员的事情,我们不过是寻常女子,最终还是要回家嫁人相夫教子的。但以你们的身份,以后嫁的人必定是非富即贵,若是你们不懂得这些,又如何辅佐自己的夫君成就他们的康庄大道?请将你们的眼光放得更远一些,这样才能收获更多。”

         一幅简单的作品就能够让魏时安发挥得淋漓尽致,这让一向心高气傲的丁灵不得不重新审视她的女傅,也许她并不如自己想象中的那么不堪。

         而众人也在魏时安慷慨激昂的点评中陷入了沉默,她所说的东西仿佛将她们带入了一个新得境界。也许魏女傅说得对,学识并无优劣之分,有区别的只是人的认知而已。

         正在众人沉思之际,上课的钟声已然敲响。负责教务管理女傅站了出来催促众人进教室上课,大家也都纷纷散去。

         在去教室的途中,尚德一脸兴奋的拉着丁灵说道:“灵儿姐姐,魏女傅真的好厉害,几句话就把别人的质疑全部打消。而且还慧眼之珠将你的斗犬图拿出来展示,之前我还担心你被责罚呢,没想到还能被魏女傅当众夸奖,真是了不得呢。不行,我一定要把这个事情告诉母后和母妃,能得到严格的魏女傅夸奖可真是无尚的荣耀呢。”

         丁灵宠溺的摸了摸尚德的头发笑而不语,其实这样的结果也是丁灵始料未及的。本以为能够以此为契机跟魏时安来一次正面的交锋,不想却得到了她的维护。本来还想多为难她一下,看在她夸自己的份上就勉强放过她吧。

         只是两人无心的对话却被旁边的有心人听了去,原来这幅画是尚德公主旁边的那个女子所作?看她们的样子好像很熟悉啊,刚还听到尚德公主叫那个女子‘灵儿姐姐’。能跟尚德公主如此亲密又叫灵儿的人难道是镇国公的掌上明珠丁灵?

         那些刚才还批评丁灵画作的人,在得到这个认知后顿时吓出一身冷汗。谁不知道镇国公在朝廷的地位?而这个丁灵据说是个混世魔王啊,自家平日里作威作福的哥哥弟弟们见着她都是要绕道走的,自己进宫学前父母还特地嘱咐要跟她搞好关系多多巴结。不仅因为她是镇国公府的人,更因为她是太子妃的不二人选。怪不得魏女傅要特地将她的画作拿出来展示,原来早就知道个中真相了么?如今自己将她的画作批驳得一无是处,会不会被她盯上打击报复呢,光是想想都觉得好恐怖啊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