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387415209"></rt>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章
        魏时安像是不知道昨日的争论一般,今日依旧按照计划的课程对学生们进行任务安排。而她的安排总是那么的与众不同。

         魏时安:“今日让大家在这里是需要你们协作完成一项任务,我会给每个组几样东西,你们需要在三天之内将所有东西进行变卖,我会根据你们变卖所得的收益进行评分。而我的要求是所有东西都不能用你们自家的财务购买,也不允许向别人透露这些东西是你们的,更不能逼迫利诱别人购买你们的物品。每一个组我都会安排一个监督人员,若是违反以上任何一条本门课程将以零分计算。

         请各位记住无论你们以后是持家还是为官,资产管理都是一门必修课程,当今皇后善于理财,这几年宫中的用度在保证现有需求的同时,所消耗的费用在原有基础上却下降了两成。每年为国库节约了一百万两银子。这些钱相当于一只军队一年的军饷。如果你们有哪个组的收益能够超过三百两,我将上书皇后娘娘对你们进行褒奖。”

         众人听到能有机会得到皇后的奖励都兴奋不已,纷纷摩拳擦掌想要大干一场。只是见到那些东西时之前建立的信心都瞬间崩塌。

         魏时安给每个组分配的物资分别是:十斤白菜、三双做工精细的绣鞋以及每个小组成员第一次绘画课时所作的画作。先说这白菜,市价也就一文钱一斤,而按大颖的钱币折算方式,一百文钱能换一两银子。再说这个绣鞋,虽然做工精细但撑死也就二两银子一双。最后就是她们自己的画作,以她们现有的水平,之前魏女傅展示的优秀作品市价在五两银子左右。一般的画作价位在五十文到二两银子不等。剩余的劣作白送估计都没人要。就算画作以最高价五两来计算,所有东西一共就值三十一两零十文。现在要将这些破烂以十倍的价格卖出,这可谓是比登天还难。

         想来这魏女傅是故意为难她们吧,否则又怎会想到如此奇葩的任务?不管就算再如何抱怨也不能违抗女傅的命令。在魏时安宣布开始计时的时候,众人便耷拉着脑袋拿着东西回去商讨对策去了。

         丁灵将物资放在桌上,跟着其他人围坐在桌边开始讨论起来。

         尚德皱着眉头看着面前的白菜抱怨道:“灵儿姐姐,魏女傅是不是故意为难我们啊,就这些东西怎么可能卖到三百两。”

         “是啊”其他几人也跟着附和道,不准用家里的钱,更不能让人知道就这些破烂怎么能卖好价钱?

         丁灵见队伍士气低下便扬声鼓励道:“你们不要妄自菲薄啊,既然魏女傅给出了任务自有她的用意。我们还没做怎么知道做不到,更何况她并没有限制我们利用其它资源完成任务啊。如果就这些东西本身而言是值不了多少钱,可如果我们能想办法增加它们的附加值,也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呢?别人做不到的事情若是我们做到了岂不是大快人心?”

         尚德听了丁灵的话觉得很有道理,便将之前的沮丧抛到脑后开始思考对策:“灵儿姐姐,那你说怎么才能增加这些东西的附加值呢?”

         曹昕:“其实对于白菜我倒是有些想法,你们看看是否可行。我姑父在城里有一间酒楼生意一向很好,明天就是他们十年店庆,若是我们将白菜送到他那里变成佳肴进行售卖是否比单卖白菜本身更加挣钱?”此话一出众人就如醍醐灌顶一般,思维也渐渐活跃起来。

         沈涵:“这个办法很好,不过若是能得到公主殿下的帮忙,我想这个菜肴的售价定会翻翻。”

         尚德:“哦?沈涵你倒是说说看我如何做才能将菜肴卖得更贵?”

         沈涵看着尚德希冀的眼神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其实只需要公主殿下的御厨出马即可,我们可以在前一天就告知食客,为了庆祝店庆特地请了宫里的御厨来酒楼掌勺,而且只是有限的顾客才能品尝到御厨的手艺,对于普通人来说能够品尝到宫廷膳食是一辈子的荣耀,相信很多人都会慕名而来。”

         “沈涵说得对,我叔父的酒楼本就是高档酒楼,平日里一个家常菜也要三两银子一盘,如今有了御厨这个噱头想必卖到十两都会有人愿意品尝。”

         文楠:“说到这里我对绣鞋也有一个想法,不过也需要公主殿下帮忙。”

         尚德不敢置信的看着文楠:“我还可以帮忙卖绣鞋?可是我不懂买卖啊。”

         “此事不需要公主殿下买卖,平日里的官家小姐们都喜欢模仿宫里的穿着打扮,这也成了大颖女子的一种潮流和风气,我认识的一个成衣店老板因为宫里有关系时常都会打听妃子公主们的衣着制成成品售卖。

         我会先将两双绣鞋放到成衣店老板那里寄卖并告知他这是尚德公主御用的绣鞋,而公主殿下您只需要穿着鞋子在宫里晃悠让太监宫女们都知道您确实穿了这类型的鞋子。想必成衣店老板就会收到风声。以他的性格一定会大力兜售,而我则会在第二天将平时认识的管家小姐们带到成衣店,那些小姐们平时攀比成风,对于数量有限的鞋子一定会争相抢购这样的话就不怕鞋子卖不出好价钱了。”

         丁灵:“文楠的这个方法很好,就是到时候要辛苦尚德你了。”

         尚德:“灵儿姐姐你说什么呢?你们都能想出那么多办法,若是我不多出些力怎么好意思呆在这个团队中,而且照这些方法运作想来这三百两也不是那么难挣到了。如今就只剩我们的画了,我们几人的绘画水平都是参差不齐,也不知道有没有人会买我们的画。”

         “关于画的事情你们不要担心,我已经想好了对策,而且一定会给你们一个惊喜。”丁灵说完便是神秘一笑,魏时安最开始说卖画的时候她就已经想好了对策,只是她不想什么都大包大揽,既然是团队那就需要群策群力发挥大家的优势才行,现在看来这些人并没有让她失望,凭她们刚才所表现的才智,就足以证明都是值得结交之人。

         对策拟定之后众人便开始分头行动,丁灵则换了一身男装拿着画作到了宫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