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387415209"></rt>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0章 滴,短小卡
        几乎是江止闯进来的那一瞬间,江凛就把柳元元推了起来。她被猛地一推,整个人撞到了桌角上,腰上撞得生疼,她只是皱了一下眉头。

         “有什么急事。”江凛理了一下衣摆,站起来笑道:“让你这么着急的过来。”

         江止的下颚紧绷着,冷淡的说道:“大哥缺席会议,我以为你身体抱恙。”

         江凛瞧了一眼默不作声的柳元元,自然而然的说道:“许久没见元元了,跟她说说话。”

         “我倒是差点忘记,她自小就跟你走得近。”江止眼神发冷,“既然大哥没事,我就放心了。”

         他没等江凛回话,转身离开了,方能连忙跟上。

         柳元元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有些懊恼的想着,怎么当个间谍都能被江止逮住,他心底指不定怎么想她呢。

         江凛握住柳元元的手臂,压低了声音说道:“你不能失去江止的信任。”

         柳元元恶心的不得了,还是忍着说道:“我知道了,我会想办法的。”

         她挣脱开江凛的手臂,往外走。

         江止的办公室在28楼,她自己没权限上去,匆匆跟过去的时候,电梯门即将关闭,她立刻伸手去隔离,江止极快的皱了一眉头。

         柳元元的手被电梯夹了一下,电梯开了,她立刻埋了进去。

         几秒钟的时间就到了二十八楼,柳元元跟屁虫似的跟在江止身后,进门前方能小声说道:“柳小姐,江总心情可能不太好。”

         柳元元心想,上午才丢个他一个重磅炸弹,现在又看到自己跟江凛勾勾搭搭的,他心情能好才怪了。

         进去之后,江止猛地转身看她,伸手捏住她的下巴,眼神沉甸甸的,“这么说,从头到尾你都是联合江凛在骗我。”

         柳元元被他捏得生疼,她前脚才说江凛是个危险人物,后脚就跟江凛搂在了一起,怎么看都像是在跟江凛联合设局。

         “我没有。”柳元元急道:“我也是才知道柳2号在跟江凛谈恋爱,所以想伪装成她获取一些信息。”

         她见江止眼底有一丝的松动,紧接着说道:“你不对付江凛,我只能自己想办法了。”

         一想到江凛时时刻刻的威胁着江止1号,她就坐卧难安。

         “来谈一场交易吧。”江止松了手,坐在了座位上,盯着柳元元的眼神没有什么情感。

         柳元元面对他冷漠强大的气场,迎面问道:“什么交易?”

         江止摸了一下手腕,不急不缓的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两个空间有一定的联系。江止1号自己不能应付江凛,所以你才求我出手。”

         柳元元听的有些别扭,忍不住辩驳道:“他不是没有能力,他只是少了点防备之心。”

         江止一脸讥讽的看着她,似乎对她说的话不屑一顾,“那你何必求我。”

         柳元元觉得江止这会儿别扭的不得了,她什么时候求他了?只不过这件事情同样威胁着他跟江止1号的生命,她实事求是的讲一下而已,非得找茬。

         “你要做什么交易?”柳元元憋屈的问道,明明也算是互利互惠的事情,到头来到要她委曲求全割地赔款的。

         江止漆黑的眼眸中幽光一闪而过,轻缓有力的说道:“嫁给我。”

         柳元元,我呸!

         “不可能。”柳元元看江止成竹在胸的模样,毫不犹豫的说道:“我不过是这个时空的过客,不可能留在这里。找到彻底解决这件事情的方法,我们就永远不可能再见面。”

         江止眉眼染上一丝阴霾,嘴角扬起一抹冷意,“正因为你会永远消失,我才需要你成为我的妻子。我祖母生前立过遗嘱,天成集团有百分之十的股份,等我结婚之后才能转到我的名下。”

         柳元元一下子有点脸红,她刚刚居然还以为江止喜欢她,幸好没讲出来,不然丢人丢大了。她犹豫着说道:“可是如果我跟你结婚的话,用的是柳2号的身份,将来她回来怎么办。”

         她既然顶着柳2号的身份,就不能擅自做主。

         “放心,既然她跟江凛有关系,嫁给我正合她意。”江止意味深长的说道:“更何况,只有这样,才更有把握逼的江凛露出马脚。”

         柳元元猜测着,江止跟江凛之间的战役,股份占有决定性的作用。她嫁给江止,江止另外拿到天成集团百分之十的股份,江凛肯定要着急。要知道,如果江止彻底掌握大局,那他再蹦跶也不过是秋后的蚂蚱。

         “让我考虑考虑。”柳元元还是不能轻易决定这么大的事情,总觉得有些不安。

         江止倒是随性的说道:“随你,总之我没有任何损失。”

         柳元元叹了口气,又问他,“江止,你能带我去见见二叔吗?”

         她带着一点的期盼,总觉得能从江照鸿哪里得到一些讯息。那天江凛跟江照鸿起争执,她听了几句,似乎是因为她询问江照鸿关于平行空间的事情。

         “暂时没空,晚上要出差,三天后才能回来。”江止冷淡的说道:“如果没什么事情你可以出去了。”

         柳元元翻了个白眼儿,这态度转变的也太快了,外来的和尚不好念经啊。

         她也没走,凑过去好奇的问道:“难道你对平行空间的事情一点兴趣都没有吗?”

         照常理来说,平常人要是知道她是从另一个空间穿越过来的,肯定问东问西。江止倒好,老僧入定毫无兴趣。

         江止往后一靠,睨了柳元元一眼,“这世界上我感兴趣的事情只有两件,一是能让我获利的,二是我喜欢的,你觉得自己属于哪种。”

         “你真是个纯粹的商人……”柳元元一脸无语,挫败的说道:“好吧好吧,你忙你的,我先走了。”

         “三天之后给我答复。”江止说完这句话,再也不看柳元元。

         柳元元垂头丧气的出了门,看来她对江止来说是没有一点价值了。不过这待遇差的也太明显了,前一刻还嘘寒问暖,暴露身份之后秒秒钟成了狗不理。

         柳元元走后,江止陷入了沉思。

         他的电话响了起来,来电显示上是二叔。

         江止看了一会儿,接起电话,里面传来江照鸿的声音,“老三,你是不是知道了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