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387415209"></rt>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3章 滴,疑问卡
        柳元元不动声色的骂了无数句脏话,然后跟江止拉开了距离。刚刚他背过去那么久,江止居然还没穿上衣服!一想到自己刚刚摸到了什么东西,她就恨不得把自己的手砍下来。

         黑暗中她听到一阵悉悉索索的动静,应该是江止在穿衣服了。

         没过多久,房间蹭的一下就亮了,应该是电路修好了。

         江止看着柳元元,想到刚刚的事情,轻咳一声,“那我们挑个日子把证领了。”

         柳元元下意识的往他的裆部看了一眼,兀自走神,一抬头对上江止的眼神,脸更红了,慢吞吞的说道:“随你,我什么时候都有空的。”

         “那就等你拍戏的空荡。”江止瞧着她面色绯红的样子,实在不像个二十六岁的女人,“你什么时候杀青?”

         柳元元算了算时间,“再有一个月吧。”

         江止见她对结婚的事情完全不上心,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已经翻来覆去的想了几遍。不过柳元元这个吃软不吃硬的性子他也把握准了,入了网,往后的日子有的磨。

         “往后江凛要是再对你做什么,你不许应。”江止忽然想起之前在办公室看到的那事儿,眉头一皱。一想到柳元元柔弱无骨的坐在江凛的怀里,他就恨不得从上到下给她刷洗一遍。

         柳元元一阵无语,她还没嫁呢,再说了。他们之间是假结婚吧,这么上纲上线的好像他们之间真的有点什么似的。

         “我知道怎么保护自己。”柳元元想到个棘手的事情,“你跟我结婚,爷爷那里怎么交代?”

         要是假结婚的事情被老爷子知道了,柳元元一想到家法就一个激灵。从小到大,她没少见江止1号挨揍,没被打一次都躺在床上十天半个月的起不来床。

         江止这边自然是有办法应付过去的,他眉梢微微一动,看到柳元元心有戚戚的样子,有条不紊的说道:“如果让爷爷知道我们假结婚的话,只怕……”

         后面的话他还没说完,柳元元就抓住他的手,严肃的说道:“绝对不能让爷爷知道。”

         老爷子是老派人,要是知道他们把婚姻大事如此儿戏,绝对吃不了兜着走。

         江止的眸光在柳元元的手上一扫,他淡定的说道:“就看你演技如何了。”

         柳元元胸脯一挺,自信的说道:“那没问题,三科影后的名声不是买来的。我当初在你面前办成柳2号,你不也没发现吗。”

         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这个江止脸都黑了。那会儿柳元元在他面前唯唯诺诺伏低做小的,他一点察觉都没有。要不是柳元元主动坦白,他还真认不出来。

         他按捺住心底的气性,问她,“是吗?在另一个世界你很有名?”

         柳元元下巴微微一挑,端的是骄傲满满,“那可不是,步行街走一圈,全是我的代言。”

         江止难得将她双眼放光的样子,有心想了解她在另一个世界的生活,不着痕迹的引着她讲了更多。

         “我对这行大概天生很敏锐,不过刚开始吃了不少苦。一开始自视甚高,被前辈打磨着,学到不少东西。第一部戏就拿到了新人奖,江止拖着我在天台上喝酒放烟花庆祝。那可是大冬天的,结果我们两个跟二傻子似的,冻得全都感冒了。”

         江止的眼神朦胧胧的罩在柳元元的身上,听她说22岁拿了最佳新人奖。那年的冬天他在做什么呢?做事太过激进被老爷子罚跪,独自跪在冰冷的地板上悔过。一整晚都没有吃点东西,饿到胃疼。柳2号虽然也在大宅,可她并不敢给自己送吃的。

         “江止1号常做错事情吗?”江止往后一靠,闲散的倚在床头问她。

         柳元元说的累了,趴在床边,声音渐渐变得困顿,“他那会儿个性火爆,常常惹爷爷生气。爷爷那个脾气你是知道的,每次罚他不许吃饭跪牌位。我没办法,只能等到一两点大家都睡了,偷拿着吃的给他。”

         她说着说着渐渐没了声音,江止看过去,才瞧见柳元元躺在那儿睡着了。他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凌晨。

         江止起身过去把柳元元抱起来放进被子里,听到有轻轻的叩门声,思索了一下,给柳元元掖好被子去开门。

         陈佩跟小秋都站在门外,似乎要找柳元元有事的样子。

         “嗯?”江止见她们两个都不说话,问了一声。

         陈佩不动声色把手里的剧本藏在身后,笑道:“也没什么事儿,既然元元睡了,那我就先走了。”

         言语之间,并没有把江止出现在柳元元房间的事情当成多大的新闻。

         小秋心里却是一喜一悲,大起大落的,隐藏着情绪悄悄的跟陈佩离开了。

         走远了之后,陈佩看小秋的神色,哪里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江总这个时候出现在柳元元的房间,也没刻意隐藏行踪。明一早所有人都知道这事儿了,好的一面是,柳元元跟江止的绯闻是坐实了。坏的一面呢,如果这桩关系名不正言不顺的,对柳元元的名声可没什么好处。

         这事儿,全看江总把柳元元当成什么人了。是名正言顺的女友呢,还是随便玩玩的伴侣。陈佩忽然想起靳清,轻叹一声,希望柳元元这个好苗子别走错路。

         江止关上门返回去一看柳元元的睡姿,眼睛都没处放了。原本她穿着一件打底的毛衣,现在毛衣带着胸罩丢在一边,身上只剩下了个小背心。白嫩的胸口若隐若现,配上她素净的面容,怎么看怎么细软勾人。

         他走过去,端详了她一会儿,抬手把杯子抓起来给她遮挡严实。自己睡在被子外边,算了算时间也休息不了多一会儿。

         江止再能熬着,总得让外边的方能休息下,没日没夜的开车他也扛不住。

         ……

         江止眯了不大会儿,不过三个小时,就起身简单的洗漱了一下。

         打算再看一眼柳元元,不小心磕碰到了椅子弄出点动静,惊醒了柳元元。

         柳元元睡得迷迷糊糊,缩在被子里半睁着眼睛问他,“你怎么又赖在我房间睡的?江止往后不能这样了……”

         她说得含含糊糊,打了个哈欠又睡了。原来是江止1号有时候在外边应酬晚了,不愿意孤零零的回家去,就到柳元元家里睡。

         江止眉眼染了一层霜,走过去一手掐住柳元元的脸颊,愣生生的把人给掐醒了。

         柳元元呆呆的看他,还没彻底醒过来。

         江止低头睨着她,问,“我是谁?”

         “江……江止啊。”柳元元傻了。

         江止没松手,捏着她的脸颊不放,语气还是冷森森的,“哪个江止?”

         “1……”柳元元话还没说完,脸上一阵疼,于是彻底清醒了,“江止2号!你是2号!”

         江止听她2号2号的喊着别扭,倒也松了手,拍了拍她的额头,“下次再认错试试。”

         他说完把柳元元按回被子里,转身离开了。

         柳元元缩在被窝里,总觉得画风有些不对。

         几分钟后才骂了句脏话……

         这何止是不对,简直是走向妖艳。她昨天虽然答应嫁给江止了,但是两个人都清楚是迷糊江凛,为江止拿股份的事情。怎么一觉醒来,江止这副正儿八经跟她谈恋爱的架势》

         柳元元摸了摸脸颊,又掀开被子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小背心,恨不得时光倒退。真是睡迷糊了,什么时候都做得出来。

         她再无睡意,去化妆间。

         结果一出门总觉得别人看她的眼神不对劲,正好碰上了陈佩,拉着她小声问道:“陈姐,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陈佩看了她一眼,看她不想在开玩笑,笑着打趣她,“江总从这走廊上过去的时候,不少人看到了,你们……”

         她也是存着试探柳元元的意思,想看看她跟江总到底是个什么关系。如果真是情人关系,也提点她两句。

         柳元元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挽着陈佩含含糊糊的说道:“往后你就知道了。”

         陈佩暗暗心惊,柳元元果然有本事。不说她家世比靳清差的这么远,就算身份地位也丝毫不能跟靳清比,竟然不声不响的把多年来的绯闻坐实了,走到了这一步。

         ……

         天气越来越冷,拍戏的进度很赶。柳元元排最后一场戏的那天冷得不得了,偏偏她的戏服还很单薄。

         江止过来的时候,瞧见她正在跟男一对戏,那场戏真是当初他看柳元元试过的戏份。

         年明珠今日穿的很郑重,不同于往日的洋服,是一身锦缎旗袍。柳元元婀娜多姿的身材,把一条旗袍穿出了十二分的女人味。

         她倒下去的时候浑身是血,闭眼身亡的时候,嘴角带着一抹笑。

         用情至深,却总被情人误。

         刘导喊了一声卡,小秋拿着大衣上去给柳元元披上。一摸柳元元手,已经冻得发冷了。她低声说道:“江总来好一会儿了。”

         柳元元抬头看过去,正好瞧着江止站在不远处。

         她穿好大衣走过去,身上的血袋虽然被拿走了,但是衣服上还站着不少血。看着怪渗人,她惦记着上次江止算计她,故意带着一身血晃悠过去。

         走了离他只有几步的时候,柳元元看到朝着江止倒过去的手脚架,瞳孔猛地一缩,吼了一嗓子,“江止!”然后整个人就扑了过去……

         江止也是反应奇快,看到柳元元扑过来,顺势拉着她就躲,却还是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