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387415209"></rt>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8章 滴,尊重卡
        王小曼挽着柳元元从咖啡厅出来的时候,痛快的说道:“真爽!元元,你怎么知道那个包是假的?”

         刚刚元元一张嘴就说那包是假的,结果那个女人还嘴硬。一说拿去鉴定,她就怂了。

         柳元元懒洋洋的说道:“看的多了。”

         她背过的爱马仕虽然没有一百,十几个总是有的。一看那个款式,布料,轻易的就能辨别出来。

         “今天出了一口气,去大吃一顿。”王小曼拦了一辆出租车,带着柳元元去北城最出名的烤鸭店。

         一路上王小曼跟司机聊得挺欢,柳元元兀自出神的想着,也就是这一两天必须找个时间回去看看。之前三姐离婚了,现在也不知道过的怎么样。

         唰的一声……

         司机一个急刹车,后面的车子砰地一声撞上来。

         司机骂道:“走路不看车,上赶着见阎王呢!”

         柳元元看了一眼,一个衣着土气的女人趴在地上,也不知道受伤了没有。她下车看了看,趴在地上的女人仓惶的抬起头来。

         “三姐?”柳元元震惊的看着地上的女人。

         柳大雪一脸恍惚,柳元元皱着眉头把她扶起来,看着她风尘仆仆,面黄肌瘦的模样一阵心疼。这几个月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她心里酸涩的不得了,在另一个世界,她留下了遗嘱能够让三姐过得很好。但是这边柳2号自己也一穷二白的不说,存在过的痕迹都被人抹去了,怎么可能帮三姐。

         “四妮?”柳大雪迟疑的不敢认,神色带着仓惶,仿佛常被人欺负。

         柳元元的眼泪刷的一下子就落了下来,几乎是毫无征兆的。

         她握紧了柳大雪的手,震惊的问她,“姐,你还记得我。”

         她以为早已经被全世界以往,没想到她三姐居然还记得她。

         “真是的四妮!”柳大雪一阵激动,红着眼睛说道:“当年你从家里逃出去之后就失去了音信,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我好着呢,姐。”柳元元抱紧了柳大雪,一阵温暖。

         她心里隐约的想着,仿佛属于她的生命轨迹被重新纠正了一番。当年就是逃到北城之后,被江照鸿通过时空机器带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时间被重新洗牌,四姐对她的记忆也停留在了那个时候,而往后跟她接触过的人都不再的记得她了。

         起码还是拥有亲人的……

         柳大雪横穿马路负全责,后续一系列的赔偿是个头疼的事情。

         那边两个司机跟交警吵吵,王小曼也在听着,客客气气的说道:“既然我们全责,我们都赔。”

         既然有人赔钱了,大家自然爽利。

         不走运的是有辆车挺贵,维修费用下来就得两万多。

         王小曼先帮忙垫上了,柳大雪诚惶诚恐的。

         “三姐你来北城干嘛?”柳元元拉着她干枯的手,皱着眉头。

         柳大雪脸上闪过一丝狼狈,支支吾吾的说道:“找……找你姐夫。”

         柳元元拉着她仔细问了一遍,才知道柳大雪居然跟王大壮复婚了,为的就是骗柳大雪手里那点钱。结果对方拿了钱带着小三就跑到北城了,孩子没人管。

         柳大雪实在在村子里待不下去了,就带着孩子来北城找人了。

         王小曼听得骂了一句,“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我想着为了孩子,复婚就复婚吧,没想到他那么不是个东西。”柳大雪抹着眼泪,“那些钱我都是存着给孩子上学用的,眼瞅着国庆就要上小学了,一分钱的学费也拿不出来。”

         “国庆呢?”柳元元皱着眉拿出纸巾给柳大雪擦了擦泪,“先别哭,有事儿解决事儿。”

         柳大雪哽咽着说道:“在一个老乡的饭馆呢。”

         “先去接国庆,其他事情路上说。”柳元元当机立断,现在人贩子那么多。她三姐也是心大,随便把孩子放在别人那儿。万一走丢了,到时候怎么办。

         王小曼也宽慰柳大雪,“你们这失散多年的姐妹都能碰上,还有什么事情解决不了。”

         “四妮,你这些年都过得咋样。”柳大雪看元元穿的不错,气色也好就放心了。她妹子从小就是美人胚子,长大后能比得上那些大明星了。

         “挺好的。”柳元元一语带过,她还想着去找三姐呢。没想到就这么碰上了,老天爷还算给了她一点幸运值。

         一件很小的店,买酸辣粉麻辣烫的。

         他们过去的时候,国庆居然蹲在路边洗碗。

         六岁的一个孩子,瘦瘦小小的,拿着抹布刷碗,十分认真的模样。

         柳大雪这个当妈的,忍着眼泪也没办法。走过去把国庆拉起来,“国庆,乖不。”

         国庆模样长的挺俊,浓眉大眼的,跟柳大雪年轻的时候像。

         “可乖了。”国庆立马点头,指着盆里的碗,“洗了四十个碗。娘,我厉害不。”

         “厉害,国庆最厉害了。”柳大雪搂着儿子吸了吸鼻子。

         “大雪回来了,找到你家男人了吗?”店里出来个女人,手里兜着一把瓜子儿,“要我说你也别找了,赶紧回村。这北城住一天得多少钱你知道吗?天天住我店里也不是个事儿。”

         柳大雪唯唯诺诺的说道:“我……我碰上我小妹了,得……得在留几天。”

         对方一扬眉毛,“咋呀,还想带你妹妹住?看在老乡的份儿上,我一天才收你五十块钱。要是还带你妹妹,赶紧走人,我这儿庙小。”

         “不牢您操心了。”柳元元上前去一把把国庆抱起来,淡淡的说道:“我三姐会跟我住在一起,这些日子多谢您帮忙了。”

         女人上下打量了一下柳元元,眯着眼睛说道:“我还没说呢,大雪在我这儿吃住了一个星期,多少得补偿我点吧。”

         “我什么时候……”柳大雪一愣,就要说话。

         王小曼见多了这样的人,上前一步拉住柳大雪,拿出三百块钱往她手里一塞,讥讽的说道:“妹子别嫌少,我们都是穷人。”

         “哪里话啊。”她抓过钱,这才露出个笑。

         柳元元带着人离开,柳大雪慌忙说道:“把国庆放下来吧,他沉。”

         柳元元这会儿心里堵得慌,闷声闷气的说道:“我还抱得动。”

         一晃眼就中午了,他们几个找了一家店住下。

         柳元元跟国庆说着话,小家伙有些腼腆,不过还算大方。

         王小曼接了高大胖的电话,“在永辉大厦吃饭啊,好像叫南定路,怎么了?”

         她话没说两句呢,那边居然没动静了。

         王小曼纳闷了,准备打回去呢,就看到有个胖子往这边走,目瞪口呆的。

         高大胖一见到媳妇,走过去就把人抱了个满怀。

         王小曼这才反应过来,戳着柳元元骂道:“你个叛徒。”

         “这不是给你个惊喜嘛。”柳元元笑眯眯的说道。

         高大胖跟王小曼久别胜新婚,两个就先离开了。

         没了外人,柳大雪才好开口,担忧的说道:“四妮,你在北城是做啥工作的?”

         “现在没工作。”柳元元拿过纸巾帮国庆擦嘴。

         柳大雪忧心更重了。

         柳元元抬头看她姐,给她夹了一筷子菜,“小曼姐那两万块钱我还,你放心吧。”

         柳大雪叹了一口气,“姐这几天打听了,北城挺多地方能干活的,省吃俭用的一年就能还清。你别操心这些。”

         “这话该我说,你别操心这些。”柳元元半开玩笑的说道:“姐,我一个月以后要结婚了,你高兴不。”

         柳大雪一阵惊喜,“叫啥啊?长得咋样,对你好不好?”

         她一连串的十多个问题,问的关切又着急。

         柳元元慢慢说道:“对我很好,晚上你们见见。”

         “小姨。”国庆小声问道:“我姨夫会打你吗?”

         柳大雪立刻吼道:“国庆,说啥呢!”

         柳元元先是一愣,半晌才明白过来。王大壮肯定是当着国庆的面儿打过她姐,她摸了摸国庆的头说道:“不会的,只有没出息的男人才会打女人。国庆,你长大后要做个男子汉。”

         国庆重重的点头,“我要做个男子汉保护娘,也保护小姨。”

         吃过中午饭后,国庆困得睡着了。

         柳大雪抱着柳元元小声说道:“咱们先找个地方住下吧,我身上还有点钱,不至于让你受冷。”

         “什么都想着我。”柳元元揽着他的肩膀,“今晚睡你妹夫家。”

         柳大雪立刻摇头,“不行不行,我不去,国庆也不去。”

         这还没嫁过去呢,就拖家带口的过去,到时候四妮会被婆家看不起的。

         正说着话呢,一辆黑色的suv就缓缓地停在了面前。

         柳元元有些诧异,这不是江止惯用的车啊。

         更让她惊讶的是,从驾驶座上下来的居然是江止,他没让方能开车。

         江止衣着得体,稳重沉着。走过来的时候,客气有礼的说道:“三姐。”

         柳元元,“……”

         “妹……妹夫……”柳大雪慌得话都不会说了。

         江止打开车门,让柳大雪抱着孩子上车去。

         柳元元坐在副驾驶上,小声说道:“你怎么这么奇怪?”

         江止这个人,一向高高在上的。平时冷漠的跟什么似的,这会儿亲自开车不说,还叫跟她一起喊三姐,弄得她心里不踏实啊。

         再说,他们现在不是正儿八经的谈恋爱吧?

         “废话少说。”江止盯着前面,低语一句,神情冷漠,没有半点之前跟柳大雪打招呼的平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