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387415209"></rt>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8章 滴,选择卡
        柳元元一回想起江凛抚摸她的感觉,总觉得像是有一条毒蛇从她的肌肤上划过,阴冷冷的。

         她在现实世界每次见江凛的时候,他都是笑眯眯的。待人处事从来都是温文尔雅,所以一直以来柳元元对江凛的感觉都不错。见识到江凛的阴暗面之后,她才觉得更加可怕。

         这个男人用两幅面孔穿梭在两个时空中,难道不会发疯吗?

         就算是柳元元,每次来回穿越的时候,都有一种梦里不知身是客的感觉。虽然现实世界跟平行空间大体是一致的,但总有一些差别让她意识到这的确是两个空间。

         那江凛呢?柳元元将自己代入江凛的角色,总觉得会发疯……

         她悄悄的溜到了祠堂去,看到江止笔直的跪在地板上,肩膀显得很宽厚。

         柳元元默默的走过去,一屁股坐在他面前。

         江止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你怎么来了?”

         “我怎么不能来。”柳元元郁闷的说道:“我就知道天下没有那么好的事情,爷爷答应让你娶我,肯定会惩罚你。”

         背负着责任的人注定没有任性的资格,每一点自由都是用牺牲换来的。在江家生活了十年的柳元元,十分清楚这一点。

         “回去吧。”江止抬手挽了一下她耳边的碎发,“明早我就回去了。”

         居然罚他一晚上,老爷子也真是狠心。柳元元坐着没动,完全没意识到江止刚刚的动作有多么的亲昵。

         她小声把刚刚遇到江凛的事情讲了一遍,忍不住问道:“你说他会不会认出我了?”

         万一这段时间江凛穿越到了现实世界,岂不是会遇到柳2号,如果柳2号告□□凛,那她是白演戏了。

         对付江凛本身就是江止的借口,江凛认出认不出对他来说没有多大的区别。

         他看着柳元元紧张的样子,安抚她,“就算他认出来,也会装作认不出的。元元,别紧张。”

         柳元元叹了口气,“我感觉不太好。”

         也许是杞人忧天吧。

         “元元,如果让你选,你会留在哪边。”江止冷不丁的丢出一个问题。

         当然是现实世界……

         本来是脱口而出的答案,柳元元对上江止的漆黑深远的目光,忽然就说不出口了,她犹豫了一下才慢慢说道:“现在我是身不由己。”

         她担心江止1号担心的要命,这些秘密恨不得全都告诉他,让他提防柳2号,让他防备江凛。可是那个傻子现在肯定什么都不知道,沉浸在迎娶靳清的喜悦中。

         江止仿佛看透了柳元元的内心,不再说话,静静的跪着。

         柳元元待的没意思,来来回回的跑着。先是从厨房偷了一些吃的给江止,又抱了一床被子裹着自己躺在江止身边。

         “你从前在那个江家过得好吗?”江止轻缓的问柳元元,他想起来柳2号在江家过得并不好。他并不把柳2号放在眼里,江菲菲更是骄横跋扈的,成天欺负她。

         柳元元舒舒服服的缩在被子里,闭着眼睛懒散的说道:“还好吧,我十六岁到的江家,随后爷爷就送我去学校读书了。高中毕业就考上了电影学院读表演。大学毕业四年都住校,周末才回去。那会不好意思花江家的钱,勤工俭学有点辛苦,其他的还好。”

         江止回想了一下,柳2号跟她一样的时候进的江家,不同的是她读完高中就不想念书了,求着他要进娱乐圈。一直到柳2号开始接戏,江家还给她生活费。柳家的那些人像是吸血的蚂蟥一样依附着柳2号生活,江止看在眼里,从不管。

         “你到北城之后没再跟父母联系过吗?”江止仔细的问着,仿佛要把柳元元的过往全都了解一遍。

         柳元元傲娇的哼了一声,“我才不傻,还记得自己是因为什么逃出来的。念完高中之后,我才给三姐写了信,定期给她打电话。后来小有名气,开始寄钱回去。总归不让他们知道我在哪儿,否则甩都甩不掉。”

         说起柳元元是因为什么逃出来的,一个十六岁的小姑娘,千里迢迢的跑到北城,这得需要多大的勇气。

         江止下意识的抚摸着柳元元的脸颊,低头看她,“那个时候怕吗?”

         提到这个话题,柳元元抿了抿嘴唇,贴在江止的腿边,瓮声瓮气的说道:“我也是当天才知道我妈把我卖给了王耀祖,他打算□□我。我捅了他一刀,以为他死了。三姐给了我三百块钱,我坐着车连夜逃到北城的。”

         现在想想,当年如果不是救了江止1号一命,那她现在的命运只怕完全不同。一个身无分文的小女孩,尤其是长得还不错。在偌大的北城会遇上什么,谁都说不清楚。

         说完这些,柳元元显然陷入了沉暗的情绪中,一声不吭。

         江止看了看时间,十一点十分了。他该感谢江止1号,这些年对柳元元的照拂。让他能看到这样一个绝强又动人的柳元元。

         他勾了勾柳元元的下巴,“起来,带你去个地方。”

         柳元元不耐烦的拍开他的手,“去哪儿啊。”

         江止跪得久了,站起来的时候很缓慢,稍微活动了一下,才捏着柳元元的手腕往外走。

         走的时候,江止问她,“记得我跟江止1号是怎么患上恐水症的吗?”

         柳元元脸色微微一变,低语一句,“记得。”

         那年她跟江止1号一起被绑架,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折磨江止。将他双脚倒吊起来,不停的拉着绳子,将他淹没在水中,然后在江止窒息的前一秒把他拉起来。

         从此以后江止看到湖泊泳池就难受,落进水里的时候会浑身痉挛,难以呼吸。

         “记得就好。”江止带着柳元元从侧楼梯下去,绕到后院的湖泊。

         柳元元莫名其妙,“来这儿干嘛?”

         江止看了一眼表,伸手将柳元元的抱在怀中,亲吻了一下她的耳垂,低缓的说道:“给你想要的。”

         柳元元还没反应过来,江止抱着她扑通的一声就跳进了水里。

         柳元元睁大了眼睛,江止捏住她的手腕,对着她的唇吻了上去。

         那种天旋地转的眩晕感就在那一刻来临,柳元元恍惚间听到有人在她耳边说,“柳元元,我爱你,要牢牢记住。”

         晕过去的一刹那,她甚至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23点20分,柳元元回到了自己的世界。

         ……

         “你绝对是存心气我的!”江止气急败坏的把柳元元抱起来,迅速的往家里走。

         自从跟柳元元决裂之后,两个人一句话都没说过。一个是两个人的确忙,再来也是可以避免见面。没想到今天柳元元过来见老爷子,一个不注意的就掉进了水中。

         江止想到刚刚那一幕,都觉得神奇。明明柳元元好好的站在湖边,好像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就那么猝不及防的将她拖进了水里。

         在一边的佣人及时把人脱了上来,江止才放下心来。

         把人抱回去之后,江止喊人来照顾她。

         折腾了一个小时之后,江止才进去柳元元的房间,进门之后就看到她在发呆。

         江止慢慢地走过去,戳了戳她的肩膀,生硬的说道:“你跟我道歉,我就原谅你。”

         这些日子他翻来覆去的想过了,元元虽然一直是老爷子的间谍,但她对他的感情都是真的。当时的愤怒渐渐沉淀下去,他又开始想念柳元元,只是拉不下脸找她。

         没想到这次柳元元的态度这么坚决,居然也没有主动联系他。每天跑动跑西的,也不顾自己的身体。而且他还看到……江止想到那件事情,总觉得是个误会。

         柳元元抬头看向江止,就那么哭了出来。

         她满脸的泪水,澄澈的眼眸如同泉眼一般。沉默的、剧烈的哭泣。

         江止一下子就慌了,下意识的抱住柳元元,低声下气的说道:“元元,我错了。那天我不该给你发那么大的脾气,我知道你是故意气我的。”

         柳元元揪住他的衣服,哭了好一会儿情绪才镇定下来,仰着头问他,“最近有遇到什么危险吗?”

         江止迟疑了一下才说道:“前几天差点被一个架子砸到,不过没伤到我。”

         柳元元心头一时间十分复杂,捂着脸半晌不语,不知道该怎么样跟江止说。

         “你的病……”江止扯了纸巾给她,担心的说道:“这次还好很快就把你捞上来了,元元,再有下次你还能这么幸运吗?”

         柳元元胡乱的擦了擦脸,深吸一口气,看着江止正想把关于江凛的事情说出来。

         没想到江止先给了她一个重磅炸弹。

         “他要我尽快跟靳清订婚。”江止坐在床边,看着柳元元问道:“你觉得呢?”

         柳元元攥着一团卫生纸,听到这个消息,远没有她想象的那样难过。她想了想才说道:“你喜欢了靳清这么多年,能有个结果也挺好。靳清的家庭背景也跟你相匹配,跟她结婚之后,你就能拿到剩下百分之十的股份,正式接管天成集团。”

         江止眉头一皱,“你怎么知道股份的事情。”

         柳元元一愣,这才想起来,这是江止2号告诉她的。想到他讲的那句话,柳元元一时间心情复杂。

         “是不是江凛告诉你的?”江止狠狠地捏住她的手腕,“元元,你跟他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什么我会看到他从你的公寓出来?”

         柳元元脑子轰的一声,第一个反应就是,江凛果然知道她跟柳2号互换身份的事情了!这个狡猾的毒蛇,居然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江止以为柳元元默认了,咬牙切齿的说道:“那你对我的喜欢又算什么?”

         柳元元回过神来,看着江止,心不断的往下沉,慢慢说道:“你知道我喜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