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387415209"></rt>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章 滴,走光卡
        小秋开车带柳元元去公司,还是那辆蓝色的比亚迪,但是换了新的坐垫。

         柳元元开门看见的时候,忍不住笑了一声。

         小秋一本正经的说道:“新年新气象。”

         “哦……”柳元元收了笑声,拍了拍副驾驶上的麦兜坐垫,附和道:“嗯,新年新气象。”

         小秋一拍脑门,懊恼,“我口误你还跟着!”

         柳元元坐在车上,心情稍稍愉悦。所有的一切都往好的方向发展,她会越来越适应在这个世界的节奏,希望能够泰然处之。

         到了公司已经上午十一点了,柳元元也不打算吃午饭了,就耗在公司得了。

         结果刚到公司不久,小秋就接了一电话,挂断电话连忙说道:“剧组要拍一组定妆照,咱们先上楼去。”

         摄影棚在十楼,她们上去之后那边已经有不少人了。

         柳元元刚走过去,就听到有人阴阳怪气的说道:“哟,这才刚接了刘导的戏就把自己当个腕儿了。这么多人等你一个,也不嫌臊得慌。”

         她抬眼看了一眼那个人,对方靠在墙边低头刷手机,仿佛刚刚那句话不是从嘴里说出来的一样。

         小秋奉行低调做事的原则,低声说道:“赶紧进化妆间吧。”

         以往柳元元要走通告的时候,服装配置的最差不说,造型每次都跟车祸现场似的。小秋总要花费很大的力气,来求爷爷告奶奶的帮柳元元讨资源。

         今天她粗粗一看,这边的造型跟化妆居然都公司三四线艺人用的。能给柳元元这个待遇,也是给了她面子。什么时候柳元元能养得起御用造型师,那才叫真正的成功。

         “几点通知你的?”柳元元站在门口没动,神情冷淡。

         小秋尴尬的说道:“刚刚。”

         如果要拍定妆照,起码得提前一个小时过来化妆做造型。但是柳元元明显迟到了,这要是传出去,对她的名声实在不好。

         “谁通知你的。”柳元元接着问,很多人都往这边瞧瞧看过来,低头议论着什么,但是柳元元淡然如水,纹丝不动的站着,丝毫不被她们的目光所干扰到。

         小秋飞快的往那边看了一眼,“剧组的统筹。”

         柳元元顺着她的目光一看,可不就是刚刚那位阴阳怪气说她的那个人。

         柳元元拿出手机,走过去揪住对方的工作牌咔咔的拍了几张照片。在对方错愕的眼神下进了化妆间,坐下之后,她对镜子歉意一笑,“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

         化妆师愣了一下,很快走过来,“没事。”

         柳元元没来之前他们也在给别人做造型,没耽误什么事儿。今儿大家本来都打算看柳元元的笑话,毕竟给新人一个下马威这是常事儿。再说了,统筹敢这么做背后也是有人罩着的。没想到没看成柳元元的笑话,倒是被她的架势给镇住了。

         这个剧组的统筹叫冯州,不到三十岁,跟过几个大导演,也算是年轻有为。毕竟统筹这个活儿,还是很需要实力的。

         今天本来十点要给柳元元拍定妆照的,他故意十一点再打电话。这种小事儿让助理做就行,毕竟他一个剧组的统筹,事儿多的很。

         但是他转念一想,还是亲自打了这个电话。

         结果这柳元元来了没跟他赔礼道歉不说,居然还揪着他的工作牌拍了照!

         冯州在门口站了一会儿,走进去笑眯眯的说道:“元元,我是冯州,咱组的统筹。往后有什么事情,尽管找哥哥。”

         柳元元盯着镜子的人,也看不出什么表情,客客气气的说道:“冯哥挺忙吧,多亏您记得通知我拍定妆照。这要是您太忙给忘记了,回头耽误剧组的宣传可就是我的过了。”

         她绵里藏针的一番话,无非是想告诉冯州,这个锅她不背。娱乐圈里混了这多年,踩低拜高的事儿她见多了。冯州这个人她在现实世界也打过几次交道,欺软怕硬的一个货色,常常在剧组对小演员呼来喝去的。

         今天她过来一看,就知道事情是怎么回事儿了。如果由着他把耍大牌的帽子扣下来,将来被他欺负的还在后边儿呢。有些事情能忍,但是有些事情不需要给他面子。

         她柳元元在现实世界娱乐圈混了十年,摸爬滚打的经验已经足够让她淡定又强大的重头走起了。伏低做小?委曲求全?不,她往后的人生要活的随性点。

         冯州也是个老油条了,纵然心里恨不得甩柳元元一个耳光,但是也知道不能撕破脸面。他话里带话的说道:“花无百日红,元元,这是哥哥对你的忠告。”

         柳元元闭上眼睛,不再说话,冯州碰了个软钉子,臭着一张脸离开了。小贱人居然这么不识趣,往后有你好看的。

         柳元元化完妆去拍照,她来之前大家都看冯州的眼色,打定主意要为难她。结果看到冯州都碰钉子了,也就收起了那点小心思,

         拍摄的过程十分的顺利,柳元元自带气场。她换好了衣服走出来,所有看到她的人都不由得愣怔了。

         她穿着一条复古的百褶长裙,陪着一件白色的小西服,外边罩着一件呢子大衣。浑身流淌着青春娇贵的气质,微微一笑,显得肆意大方,活泼从容。

         这才是大家小姐该有的气度,这才是上海年家的千金,年明珠。

         小秋在一旁看着,越发的觉得柳元元像是脱胎换骨一般。从前的柳元元美的是一个模子,而现在的柳元元美的万种风情。

         她站在镜头前,一颦一笑,都像极了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小姑娘。不谙人间疾苦,心怀伟大梦想。那么的干净、纯真、勇敢而热情。

         楼上,方能端了咖啡进去,看到江止的身边还摆放着一些没批复完的文件,可见他今天的效率低的吓人。

         他把咖啡端进去之后,江止问道:“说一下今天的行程。”

         方能立刻把他今天的行程说了一遍,下午要参加一个大导演的开机仪式,晚上还有一个宴会。从早到忙都不得闲,当总裁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他悄悄抬眼皮看了一下江总,发现江总又在看手机。桌上放着两部手机,一部是工作用的,另外一部是私人用的。江总做事情一向专注,但是今天上午不知道怎么回事儿,看了好几遍手机,分心的厉害。

         方能猜测着,莫非是在等谁的电话?

         他揣摩了一下江止的心思,仿佛是不经意的说道:“《沉沙》的剧组正在楼下拍摄,您要下去看看吗?毕竟这个剧公司投了不少钱,马虎不得。”

         江止捏着笔沉吟了半分,点头说道:“也好。”

         方能暗自好笑,这明明是想去看看柳小姐,江总什么时候对剧组的事情上心了。他虽然是《沉沙》的出品人,但是只管账目上的事情,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哪敢样样要他操心。

         江止一路下去,大家都惊奇能看见他,一连问好。

         等快走到地方的时候,江止忽然停下了脚步,问道:“刘导在吗?”

         方能善于察言观色,这么一看就知道江止有些后悔。先前不觉得,这一路走过来是有些招摇了。如果刘导不在这儿,他过来专门看演员拍定妆照,回头要传出去多少风言风语。

         “柳小姐只怕也不在乎这些,毕竟她跟您相识十年了。”方能索性戳破了这层窗户纸,事到临头了,江总反而缩手缩脚的了。这十年江总给柳小姐的优待何止一半点的,只是前些年江总没跟柳小姐怎么接触过,大家都是在猜测着。

         自从上次江总带着柳小姐出席庆功会,外面的人早就把心里的猜测坐实了。

         江止听到方能的话,也觉得自己顾虑多了。只是方能不知道,他现在对待柳元元的心思不一样。从前只把她当做一个必须要照顾的人,将她看做了责任。

         至于现在……

         江止眉眼一敛,不再细想。

         他还没进去呢,里边的人就出来了。

         柳元元从摄影棚出来,正巧对上江止。

         江止抬头看着她穿着一身旗袍,妆容淡雅,却越发显得婀娜多姿。一双美目清光盈盈,显得无比清纯。

         “您怎么会在这里。”柳元元拍完了最后一组照片,正打算去换衣服。来来回回已经折腾到下午了,她实在累得慌。

         江止把目光稍稍错开一点,喉头一动,才说道:“找刘导有些事情要谈。”

         柳元元拍了几个小时了也没听说刘小刚要过来,闻言点了点头说道:“那您忙,我去换衣服。”

         柳元元进去换衣服,隔着帘子听到外边的人窃窃私语。

         “江总有女朋友了吧?你看见他脖子上的痕迹了吗?”

         “还真是稀奇,我在天成传媒工作这么多年了,就没见江总跟谁有过绯闻。”

         “怎么没有,那个柳……”

         “别胡说!”

         她们谈的兴起,似乎刚刚想起她还在里边换衣服。柳元元听到一阵脚步声,知道她们出去了。她十分惊叹于江止的自制力,说句不好听的话,这天成传媒跟个大花园似的。如果江止有心折花,就是任他采撷。

         这么多年除了她一个绯闻情人,居然都没有别人。柳元元一转念又想起靳清,这两个人该不会地下恋很久了吧。不然江止一个正常的男人,怎么可能这么久都没女朋友。

         “柳元元,你……”身边的帘子刷的一下子被拉开,柳元元呆住了。

         江止瞧见眼前两抹香雪,也是一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