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387415209"></rt>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重回帝都(一)
        终于,用时三个月零八天,苏七和轻尘风尘仆仆地到了帝都。

         “终于到了!”远远地看见人头攒动的城门口,苏七几乎是腿一软就想往地上跪,好在轻尘在旁边,挂在他身上,免去了跪倒在地的狼狈相。

         顿了顿衣服,雄赳赳气昂昂地往城门口去。

         “站住!”一个手拿长矛的士兵举起手掌挡在苏七面前。

         苏七抬眸睨他一眼,那个士兵莫名地感到一寒。

         “你们哪儿来的!”士兵口气不善道。

         苏七不答话,后退一步,很显然,这种事儿,就该是轻尘解决,关她什么事儿,是吧?

         轻尘满头黑线地看着苏七,这姑奶奶……

         无奈地摇摇头,上前几步,对着那个士兵说道:“我们原是帝都人,不过因为前些年去外头做生意亏了空,所以才……”

         士兵同情地看了他们一眼,邋遢的衣服使得轻尘的话更有几分说服力。

         那名士兵点点头,“好吧,进去吧。”

         苏七施施然地走进城门内,边走边回头看,那个小兵哥居然还带着一种悲悯的眼神目送他们!

         要不要这么单纯!连户帛都不用查的吗!

         不过啦,既然有这么傻缺的小兵哥,他们也就不用等到今天晚上再进城了,毕竟苏七是没有户帛的人。

         “轻尘啊!找个地方住下吧!我快走不动了!”苏七拖着两条腿跟在轻尘后面,有气无力道。

         轻尘回头看她一眼,活该!谁让你有马车不坐非得步行的?

         不过却轻车熟路地寻了一处客栈,订了两间相连的房间以供休息。

         “啊——”苏七一进房就毫无形象地一屁股倒在了*上,嘴里还特夸张地长吟一声。

         端着茶水进来的轻尘一踏进来便看到如此不顾形象的苏七,不禁有些无力,这个姑奶奶真的是女的吗?

         轻叹一声,走到桌边倒了两杯茶水,拿起一杯就倒入口中。

         喝完便对着手里的杯子发呆,他是什么时候对于这种劣质茶水都能淡定入口的?

         一双眸子瞥过*上的苏七,是了,就是这个妮子来到如倌馆改革的那天,从那天以后,他这头牌的日子便一日不如一日,该克扣的都被克扣光了,不该克扣的全都被偷工减料了。

         当他怒气冲冲地跑去质问苏七的时候,这妮子施施然地对他说:“唉,轻尘啊,这银子不好赚啊,咱们该省就得省!”

         饶是一向自诩容忍大度的他也不禁想骂娘,要省的是你,那每天大鱼大肉的是谁?!

         想到此,轻尘的额头上出现了一个十字路口,有一个就有第二个,最后轻尘终是忍不住开口了:“我怎么就这么倒霉遇见了你!”

         躺在*上的苏七一听,一个鲤鱼打挺翻身下*,然后三步两步来到桌子旁边,抄起剩下的一杯茶,一股脑灌下去,然后对轻尘振振有词道:“你遇见我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若不是我,你现在还在如倌馆里当美男头牌呢!”

         轻尘不说话,嗯,对,这个时候不能说话,因为他知道,他只要一开口,苏七就会想着法儿坑他,所以,绝对不能说话!

         <!——divclass=”centermgt12”></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