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387415209"></rt>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将军府(二)
        再说将军府这边,方才苏镇将白芯扶到厅内的时候,便感觉到有一股气息在周围,隐隐约约,他感觉不太清。

         可他也不敢妄动,如果是宫里来的,是来刺探消息的,伤了自己不要紧,可是芯儿万万不能再受伤害了。

         直到他送芯儿回房以后,那股气息没再追去,苏镇才放心下来,看来不是宫里来的。

         将妻子放在*上,替她掖了掖被角,一双印着薄茧的手才轻轻地抚上白芯那惨白的面庞。

         心里不禁一阵抽痛,自从芯儿嫁给他,不仅鲜少享受好日子,反而是为他打理着整个偌大的将军府打理的井井有条,有时半夜还在挑灯夜战,还要照顾女儿,真是苦了她了。

         如若不是这一次女儿失踪的事情,他也许不会这么快下定决心辞官赋闲。

         只是,宫里那边……迟迟不肯松口,批下准辞官文。

         待到窗边的蜡烛燃到一半时,苏镇褪去了衣裳,掀开被子躺进去,素手一挥,窗边的蜡烛应声而灭。

         这时,房梁上突然响起窸窸窣窣的声音,苏镇如鹰隼般的眸光往房梁上射去,却只看到一闪而过的黑影。

         又是这股气息,到底是谁?

         苏镇并无动作,只是复又搂紧身旁的白芯,缓缓地入眠。

         从将军府出来以后,苏七直奔北街而去。

         不遑多时,苏七已经进入了北街刺盟买下的酒楼,认了认方向,直奔二楼主卧而去。

         过了半个时辰,苏七才从酒楼出来回到小山包。

         不料刚踏进山谷之内,便看见月光下,一袭白袍迎风而动,一眸温柔的轻尘站在山口独自饮酒。

         苏七挑挑眉,走过去夺过酒壶,直接就往嘴里倒。

         半壶下肚,苏七才看向轻尘,问道:“怎么一个人在这儿喝酒啊?”

         轻尘转过头看向苏七,又不像在看她:“没什么,只是突然想喝酒罢了。”

         一双温润的眸子平添了一层隐隐的哀伤,看得苏七一阵诧异,这是,怎么了?

         轻尘似是感到苏七的诧异,眨了眨眼眸,敛去眸底悲伤,又是一副温润公子的模样。

         “怎么?刚从将军府回来?”轻尘语气轻快,好似方才的悲伤不复存在一般。

         苏七眸光一凝,“嗯,没想到,这个苏大将军的武功竟如此高。”

         轻尘好笑地看着她,“堂堂大将军,武功不高如何服人?”

         苏七一噎,这么说来,也是。

         “罢了,不管他。”苏七嘟囔一声,举起酒壶就要往嘴里倒。

         轻尘急忙拦下她,“这酒可不是这么喝的!”

         苏七嫌弃地瞥了一眼轻尘,“今天心情不好,就喜欢这么喝,你管我!”

         语罢,挣开轻尘钳制的手,剩下的半壶尽数进了苏七的肚子里。

         轻尘无奈地叹了口气,姑奶奶,这酒后劲大得很啊!若不然,我也不至于只拿个小杯子一口一口地喝啊!

         倒尽最后一滴酒,苏七不见半分醉态,只是双颊酡红,灵台依旧一片清明。

         将手里的酒壶扔给轻尘以后,步伐略微有些许轻浮地飘回了石屋之内。

         <!——divclass=”centermgt12”></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