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387415209"></rt>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血燕阁(一)
        陆展宸见墨风一脸欣喜,不禁挑挑眉,转脸对一边站着的苏七道:“既是如此,那么我就与你两清了。”

         苏七娇笑道:“这是自然,钱货两讫,互不相欠不是?”

         这丫头!既然说他是货物!

         墨风一听有人诋毁他家主子,正想上去和苏七理论一番,却被陆展宸抬手拦了下来,“你不是她的对手。”

         墨风一阵气结,主子,您要不要这么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啊!

         苏七掩嘴笑道:“当真是过奖了。”

         陆展宸深深地看了苏七一眼,转身抬步离去。

         待到陆展宸走远,苏七敛下含着笑意的眉目,兀自对余在厅内的轻尘道:“此人日后若是相见,如果避不得,那便交好;若能避得,逃得远远的最好!”

         轻尘站在一边眉角微抽,这会子看得倒清楚了,拿钱的时候怎么不说!

         “轻尘,吩咐下去,三天后如倌馆闭馆。我要训练内部人员一个月,然后我们俩挥师帝都!”苏七眼睛亮亮的,好像有什么好事儿一般。

         轻尘心下一惊,这姑奶奶要去京都做什么!

         “为何?”轻尘开口问道。

         苏七旋身走回座位坐下,端起茶盏抿了一口,然后才凉凉道:“这里的钱我收够了,换个地方收钱。”

         轻尘一噎,果然,这姑奶奶眼睛里除了钱还是钱。

         “好,我会马上吩咐下去。”轻尘说罢便要退下。

         “诶,等等!”苏七突然出声唤住轻尘,“让小队调整一下休息时间,白天我训练如倌馆,晚上我会去训练他们。”

         轻尘眉目一敛,“好。”

         这妮子是要掌控这支队伍了么?

         轻尘的办事效率向来不错,不出一炷香功夫,整个如倌馆包括小队楼那边都已接到消息。

         三天休整时间不过是为了让苏七有时间通知那些欢客,用点小手段让他们不会在这三天闭馆之后就跑了。

         她是在这里收够了钱,可是没说钱不会继续收,不是还有凤姐吗?

         三天时间转瞬而逝,闭馆之后苏七将大量的时间用在绘画上,而这绘画的内容,咳咳,自然就是这闺房之事。

         不过苏七可不会教,也不用她教,凤姐拿钱就该办事儿,她只负责查看效率如何就够了。

         白天画绘本,晚上苏七就到小队楼那边亲自授课。

         不得不说,这些人的进步速度很快,前些日子她来看他们的时候,身上的肌肉都还是松松垮垮的样子,现在的一个个肌肉都十分紧致,有一股子气力内蕴的模样。

         苏七舒心地笑笑,既然如此,那么“沙包计划”就可以放心执行了。

         所谓“沙包计划”,顾名思义,就是和沙包有关,可这是古代,哪来的沙包?

         当然有沙包了,只不过这沙包,是人做的,这打沙包的人,却只有苏七一个。

         没错,苏七就是要把这整个小队的人当做沙包来打,每个人每天要和她过上半个时辰的招。每个人总是被苏七打得哼哼唧唧哭爹喊娘。

         原本他们对这个名义上的主子是十分不屑的,因为她除了交给轻尘一些纸上的东西,一点实际的都没有,他们虽说是小倌出身,但也不是那种自甘*的,若非这般,他们又怎么会愿意留下来当这支被训练的部队。

         可是,这连月来的完虐令他们对苏七这个主子打从心底里佩服,尊敬。

         她不仅将自己的所学教给他们,还不断地将他们身上致命之处点出来,告诉他们怎样去弥补,让他们能够拥有更多的生机,甚至还和他们一样训练。

         主子这份气度,不是一般人有的!

         苏七可不知道,她不过是将前世爷爷教她的东西沿用下来教授她的部队而已,就将一干贫寒出身,不得已干出卖柔体而活的年轻人带成了死心塌地的下属。

         时间过得很快,一个月的时间已经到了,如倌馆那边苏七全权交给了凤姐,不过小队这边,她还需要稍稍整理一番。

         “主子好!”苏七迈着豪气的步伐踏进小楼,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声招呼吓了一跳。

         皱皱眉,厉声喝道:“你们是暗卫,不是侍卫!”

         苏七的话并没有说完,但是底下的人都懂得是什么意思。

         “好了,今天是训练结束的最后一天,我来是来宣布一些事儿的。”苏七一身白色劲装,双手背在身后,“我们这支队伍已经建立了许久,却还未有名字,内部结构也不完善,今天,我就将它们完善起来。”

         <!——divclass=”centermgt12”></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