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吃过饭,所有兽人都准备休息,除了负责值班的兽人警惕的驻守在各自的位置上。

     看着冽进来,林修挪出了一个位置给他,冽走过来又拉过他的脚踝看了一下,林修收回来:“没事了,已经好了。”

     冽点了下头,在雌性的身旁躺下,然后伸手自然的把林修揽过来抱住,闻着怀里雌性身上熟悉的味道,冽很安心的闭上了眼睛。

     可是被抱住的林修却有些受不住,这也不能怪他,任谁被一个硬物顶着也不会太好过,偏偏身后的雄性还好像没事人似的抱着他。

     已经尝过那东西威力的林修可不敢大意,他可不想和雄性在这荒郊野岭之地来一场。

     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趴好,林修闭上眼睛,遮好的帐篷依旧能听见,穿过谷间呼啸着的风,林修暗暗庆幸自己准备了这么一个帐篷。

     晚饭的时候已经有人来请教过帐篷的制作方法,林修并没有隐瞒的大方告诉了他们,想着下次应该很多人都会用上了。

     本以为会很难入睡的林修,迷迷糊糊的就睡了过去,可是恍惚间又好似听到了什么一般,很快那声音就越来越大,林修睁开眼睛仔细一听,当下就红了脸。

     隔壁夏青和牧还真是分秒必争的不忘做那事,而且声音还那么大,这是刺激谁不成。

     感受到怀里雌性的不安稳,冽紧紧了手臂,凑过去道:“想要?”

     “!!!”林修心理咯噔一下,忘了时刻关注他的雄性,连忙推了一下冽的肩膀:“我不想要。”

     冽静静的看了他一眼,随后伸手摸向他的腿间,吓得林修本能的坐起来夹紧腿:“别,不能在这。”

     冽再次静静的看了一眼林修,确定雌性确实不想在这里□□,索性也不在动作,重新搂住雌性:“睡吧。”

     林修松了口气,可以无视了某人的物件。

     迷迷糊糊半睡半醒间林修感觉到身旁人起身出了帐篷,林修睁开眼睛看了一眼,翻身打算继续睡,就听到帐篷外面传开一个有几分熟悉的声音:“冽,那个我过来就是想和你说,你救回来的雌性你又不了解,你对他那么好,要是哪天他走了,你......我的意思是,你要是愿意,我,我可以给你.......”

     “不用,你找别人吧,以后离他远点。”

     已经睡意全无的林修睁着眼睛,有几分不敢相信想着,他这是被挖墙脚了,不过显然墙角还比较结实。

     只不过这个挖他墙角的人还是让林修默默记住了,柳俊是吧!

     冽不知道干什么去了,回来的时候身上一身的凉气,林修没介意的翻身凑过去,感受到对方的那个物件消了下去,林修不禁想着这人该不会是去解决了吧。

     这么想着的时候,林修心理隐隐感动,主动伸手抱住雄性,凑过去蹭了对方一下,随后再次被顶住!“.......”对不起,他真不是有意要撩的。

     一夜睡的还算安慰,林修醒来的时间精神很好,再看夏青面色红润,显然是被滋润的很好。

     简单的吃了一口早饭就启程继续赶路。

     路上,林修总是若有似无的感觉到有人看他,每次看过去,又没有人,夏青看了他几次,问他怎么了,他摇了下头:“没事。”

     因为有林修普及,这次路上其他兽人也踩起了酸果和辣果,见到类似的蘑菇也来问问林修,林修挑了一些,告诉他们吃的时候还是要先试验一下。

     “嘁,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雌性,就敢让别人吃这些不知道是有毒还是没毒的东西,要是出了什么事,你能补救吗?”苏宿一副不屑地道。

     不等林修开口一旁本身就看不惯苏宿的夏青就开口道:“你眼睛瞎了还是耳朵聋了,没听见林修已经说过吃的时候要先试验,而且林修自己也有踩,要不是林修,你这辈子大概也不知道辣果怎么吃,嫉妒你就直说。”

     “你,夏青你不就是仗着有牧在吗,再说牧都没承认你是他的雌性,你狂什么啊!”苏宿显然也不是好欺负的当下就往夏青软肋上戳。

     “就算没承认也好过你没人要的强!”夏青起身不甘示弱的道。

     “你说谁没人要?”显然没人要这句话杀伤力实在太大了,以至于苏宿当下就准备撸袖子干架了。

     林修伸手拉了一下夏青,示意他看朝这边走过来的柳俊和牧还有冽。

     见雄性过来,众人纷纷安静下来。

     “冽,我东西丢了,你可一定要帮我找找,那是我姆父唯一留给我的东西。”说这话的时候刘俊隐隐的红了眼圈,他本身长得就不似其他雌性那般雄伟壮说,这般模样,倒显得有几分柔弱。

     林修看着对方意有所指的往他这边看,身子却好似站不住似的往冽的怀里歪,不禁蹙了下眉,对方的意图实在太明显,都不需要他可以去猜。

     柳俊的好基友苏宿一见到他这么说,当下就道:“柳俊你东西丢了,一定是他们偷的!

     伸出的手指直直的指着他们,林修真是要被这人气笑了。

     即使再讨厌他们,麻烦也掩饰点好吗!

     还真是耿直。

     “你胡说!”夏青忍不了的回道,林修拉着他对他摇了下头。

     柳俊闻言看着苏宿:“苏宿你别瞎说,我想也不会是林修拿的。”

     林修没有接话,目光看向不远处的雄性,对方也同样看着他:“你丢了什么,在什么地方丢的,什么时候丢的?”

     一句话问了三个问题后,冽转头看着柳俊。

     第一次被如此正式的看着却不似他想要的目光,让他不禁有些埋怨,不知道自己那点比不上对方,居然让眼前的雄性甘愿放弃他。

     “今天早上刚出发的时候,我不是去了趟河边打水,回来就不见了。”说着看了一眼林修。

     林修挑了下眉,早上出发之前怕这一路找不到水源,林修特意多装了一些水,回来的时候确实碰见了柳俊,没想到对方是在这个地方给他下套呢。

     “那你丢了什么?”

     柳俊咬了咬唇,眼睛在林修身上扫过,伸手似乎很忧郁地指了一下林修脚踝处露出来的一点蓝色。

     柳俊可以发誓,前几天林修脚上还没有那东西,今天就出现了,肯定不会是他自己的,而且别人也没见过,就算他说是他的肯定也不会有人怀疑。

     只不过一听柳俊说冽送他的护晶是这个雌性姆父留下的遗物,林修忍不住轻勾了下唇角,提起裤脚:“你指的是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