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等两人封好窗户,屋子里顿时暖呼呼的,林修就忍不住笑:“感觉是不是暖和了。”

     冽点了头,林修又问:“你以前都是怎么过的,冬天不好过吧?”

     “嗯,用兽形还好。”

     兽形!林修眼睛不禁一亮,这么久还没见过冽的兽形,心有些痒:“你兽形是什么?”

     冽抬头看他:“狼。”

     林修眼睛更亮了,心想有机会一定要见识一下。

     冽好似知道一般伸手摸了摸他的头:“有机会让你看。”

     林修笑的更灿烂了。

     转眼就入了冬,有了之前的准备,屋子里点上火,被窝里就暖和和的,再炖上一锅热汤,偶尔开门看看外下的雪,别提有多惬意了。

     不过林修发现冽最近总是天没亮就出去,很晚才回来,林修没问他去了哪,因为看的出冽并不想说,只是每次回来,雄性身上的寒气都很重。

     这一天冽依旧是早早的出去,很晚才回来,一进门林修就闻道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当下就迎了上去,而这时冽终于体力不支倒了下来,林修本能去扶,入手的冰冷让林修心理颤了一下,费力的脱去冽的衣服,看着身上的抓痕,林修不知道那是什么动物,但从那么大的爪很来看,肯定很厉害。

     林修检查了一下雄性的情况,虽然看起来吓人,但都不是致命伤,煮了一锅的热水,林修翻出之前家里的那些药草,捣碎。

     先用布巾给雄性擦了一下身体,然后把捣碎的药草敷上,林修看着睁开眼睛看着他的冽:“不想说就不说,我什么都不会问,还有力气吗,吃点东西再睡。”

     林修洗了手,给雄性端去了肉和汤。

     看着冽吃下,林修又看了眼他身上的药草,摸了摸他的额头,见不热多少放下心来,不过保不准一会会发烧。

     “睡吧。”林修把东西收拾了,回来爬上炕,拉过被子盖在两人身上,冽伸手把他揽进怀里。

     林修就听到一声:“对不起。”

     林修叹息,转身抱住他:“你没事就好。”

     “下次不会了,已经解决了。”冽蹭了蹭林修的发顶闭上了眼睛。

     林修见雄性不多说,也不多问,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有些秘密并不会因为多亲密而改变,强求的不多便也不会太在意。

     第二天一早,夏青跑过来一脸苍白的看着冽:“牧呢?”

     林修不解的看着两人,想着难道昨天牧也跟着去了,该不会?想到昨天雄性一身是伤的回来,林修不禁有些担心。

     “他走了。”可是没成想冽给出这么个答案。

     林修愣了一下,走,是他理解的那个意思吗?

     “他走了?”夏青顿了一下又重复了一遍:“他真的走了。”没有带上他,果然没想过要和他在一起。

     林修见夏青脸上的神色不像是悲伤,倒像是失望一般。

     “你什么时候走?”夏青突然抬头看向冽,就见冽将目光落到林修的身上,而什么都不知道的林修一脸懵懂的看着两人:“什么意思?”

     “很快。”冽吐出两个字便不再多话。

     夏青转头看了一眼林修,什么都没说转身走掉了。

     林修蹙了下眉,尽管不太明白他们两个是什么意思,但夏青刚刚的那个问题,让他有些在意,再去看冽,对方也同样看着他,林修很快移开目光,去做饭。

     三日之后,当冽一早离开后没有再回来的时候,林修看见夏青过来。

     林修看着他:“他走了。”

     夏青嗤笑了一声:“看来你也被抛弃了,我以为你和我会不同。”

     林修摇头:“没有什么不同,不过他要走留也留不住,日子照样还得过。”以前以为在这个地方会有不一样的地方,可是原来还是如此,不过他从来也没敢抱有希望,所以倒也不是很失望。

     只不过原来那天晚上的对不起,是这个意思。

     “你就不难过吗,林修,冽他对你那么好!”夏青看着平静的林修很是不理解,他多希望能有个人和他一起抱头发泄一下。

     “可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他的身份,所以他走了,我也并不是很意外,其实你也一直都知道牧会离开你,所以也没有报什么希望,如此也就没有什么可难过的了。”

     夏青退后一步坐到椅子上:“冽和牧是上层星系下来历练的,具体是什么身份我也不得而知,我知道这些也是一次牧无意当中说漏的。”

     对于夏青的话,林修并不意外,毕竟随随便便拿出那些东西来的冽,不能普通。

     “你找我来,想做什么?”林修看着夏青。

     “我本来以为你和我一样会不甘心,可是现在看到你,我很怀疑你和冽在一起,是不是真心的。”

     “这种事情只有两个人都是真心才有意义,一个人的真心只是自作多情。”林修伸手将披散的长发拢起,果然他还是喜欢短发,明天早上剪了它们:“你来找我是想和我一起去找他们?”

     “有这个想法。”夏青倒也不矫情,直接承认。

     “见面了你想干什么?”林修对于寻找雄性倒是没有那么热衷,只不过脚踝上的护晶终究还是要还回去,当初就说了的。

     虽然知道对方未必会在乎,但他不能因此而贪墨。

     “揍他一顿出出气。”

     “那也得找到人才行。”林修叹气,拍拍一旁空出来的地方:“上来睡觉,明天再商量。”

     夏青眼睛一亮:“你同意了?”

     “嗯,有个东西要还给他!先睡吧,明天再说。”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