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林修醒来的时候,身旁的雄性已经离开,摸着微凉的被褥,显然对方走了一会了。

     原本以为经过昨夜的疯狂,今天一早必定浑身酸痛不已,却意外的很舒适,唯独那个令人难以启齿的地方有些酸胀,倒也没有什么粘腻的感觉,显然对方给他清理过。

     在温暖的被窝里蹭了一会,林修才起身去穿衣服,被子落下的瞬间,露出满是痕迹的身体,林修脸颊一红,匆匆的穿好衣服,只不过以往还不觉得粗糙的衣服,这会穿起来磨着胸前有些破皮的两点,意外的有些难受。

     微蹙了下眉,林修伸手去拿裤子的瞬间,表情一僵,难怪刚刚就觉得那个部位酸胀异常。

     看着自己微微隆起一些的小腹,林修终于意识到兽人和人类的区别了,再看到埋在自己身体里的白色玉石,林修很不愿意承认知道那是干什么用的。

     想着这是这里的习俗,为了能够孕育更多的子嗣,这里的雌性一般都是如此。

     默默念着入乡随俗,林修快速的穿好裤子,拉开罩在窗户上的帘子,入目的阳光,让林修眯了眯眼睛。

     冽推门进来就看到自己的小雌性已经起来,将手里已经弄好的烤肉放到一旁走过去,自然的揉着林修的腰:“难受吗?”

     明白对方的意思,林修摇了下头,哪怕都已经和对方做过最亲密的事情,但依旧让他有些尴尬:“你今天没去狩猎?”

     “嗯,过段时间是狩猎会。”

     所以现在是修身养性,以便到时候可以更好的发挥?

     读懂了眼前雄性的意思,林修抓住在他腰上揉捏的手:“别弄了,我没有不舒服,今天天气不错,一会把被子晒了吧。”

     “好。”冽看着自己的雌性确实没有表现出疲惫不舒服的样子,也就不再动他,转身将刚才放到一边的烤肉放到桌上切片后递给雌性。

     林修看着千篇一律永远都不会变的食物,只觉得就算他再不挑也实在是有些腻了。

     “过两天的狩猎会,我能去吗?”想着若是能出这里,他倒是要看看有没有什么可吃的,虽然兽人都以肉食为主,但总是如此,实在让人受不了。

     “腿好了就带你去。”冽说着看了一眼他还缠着药草的脚踝。

     林修伸手摸了摸:“快好了,今天都不疼了。”

     冽点了下头:“要养。”

     “我知道,不行的话我不会勉强的。”

     “嗯。”眼前的雄性应了一声,林修知道这是同意了。

     笑着将分给自己的烤肉吃了,他倒是有些期待狩猎会的到来了。

     吃过饭,冽似乎有事,和他说了一声就出去了,林修把被子抱出来搭在一旁的晒衣竿上,想着等晚上抱进去一定会有股阳光的味道。

     唯一可惜的是里面不是棉花,而是一种兽退下的毛。

     将被子挂好,林修伸手拍了拍就看到夏青从对面出来,一看到他就笑着走了过来:“林修你这是干什么?”

     “晒被子。”

     “天气不错,晒晒也好。”夏青笑着点点头,想着要不要把家里的被子也抱出来晒晒,就从林修的身上闻到一股属于其他兽人的气味,顿时眼睛一亮,凑到林修身旁仔细的嗅了一下:“林修,你和冽做了?”

     林修没想到会被夏青看出来,顿时脸颊一热:“你怎么知道?”

     “你还问我怎么知道,你现在全身上下都是冽身上的味道,你还问我,昨天晚上你们一定很激烈,而且冽是不是给了你好多.......”

     注意到夏青的目光带着羡慕的落到自己微隆的小腹,林修当下整个人的冒烟了:“别胡说。”

     “嘿嘿,不用不好意思,看来冽真的很喜欢你,想和你快点有崽子呢!”林修看着夏青满是羡慕样子,忍不住道:“怎么你家牧还喂不饱你吗?”

     想到雄性兽人的持久力,林修很难想到有哪个雌性能承受的住。

     “牧虽然对我不错,不过我大概还要再努力一些才能获得帮他孕育子嗣的权利。”

     林修看着好似下了什么重大决定一般的雌性,再次意识到雄性地位的不同,不知道怎么安慰夏青,其实林修更想告诉他,如果对方不愿和他交心,又何必委曲求全呢!

     不过想到这些人大概还不能理解他的想法,索性什么都没说。

     “你们来干什么?”夏青一反方才的轻声细语,林修偏头去看着走过来的两个雌性,并不陌生,就是之前在集市上见到的两个。

     “我们过来怎么的,这地方写你名了吗?”

     “苏宿你别没事找事,冽已经和林修在一起了,你们没机会了。”没想到夏青会突然这么说,林修看着眼前的两只雌性眨了眨眼睛,这是所谓的情敌?一下来两个?

     没想到那个雄性魅力还挺大的!

     “就凭他?”苏宿嫌弃的上下打量了一番林修转而看着夏青:“你开什么玩笑?”

     林修摸了摸鼻子,觉得自己还是不要多言的好。

     “开不开玩笑,等一会冽回来问问不就好了。”夏青嗤笑一声。

     “你以为你是谁啊,让我们问我们就问。”苏宿不爽的瞪了他一眼:“你,别以为冽把你救回来,就能懒上他,冽喜欢的可是我们柳俊,你没机会的。”

     林修闻言下意识的看了一眼他旁边一只没出声,也就是昨天跟在雄性身边,却被雄性问“你是谁”的雌性。

     感受到他的目光,柳俊抬头看了回去,尽管尽力装作不在意又很温柔的样子,那藏不住的嫉妒却让林修觉得好笑。

     “你笑什么!”苏宿不满的看着林修勾起唇角,这该死的雌性,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就勾引人,心里一阵不爽,就伸手要去抓林修垂在胸前的头发。

     感受到对方的目的,林修微微侧了一点身,再对方抓过来的一瞬间,因为失力点关系,重心不稳的向前倒去。

     啪唧一下摔在上,还是在他最讨厌的人面前,苏宿一下子就恼羞成怒地跳了起来,回首就再次朝着林修的脸抓去。

     没想到眼前雌性如此得寸进尺,林修也没客气地一脚踢了过去,要知道他以前可是练过的,为的就是让自己看起来不显得那么单薄瘦弱。

     这里的雌性因为数量的关系,除了承担生育之外,还要撑到一些狩猎的事情,因此就算瘦小,有些伸手也不为过。

     看着被踢飞出去的苏宿,一旁的夏青长大了嘴巴!

     柳俊白着脸看着倒在地上起不来的苏宿,觉得这个家伙不仅没帮到忙,还让他如此丢脸,刚想转身离开,就看到心心念念的雄性正朝这边走了过来。

     当下就红了眼圈蹲在苏宿的面前:“苏宿你没事吧......”

     冽大步走过来,目光直直的看着自己的雌性,近了把人揽进怀里,上下看着。

     林修被对方这样旁若无人的抱在怀里有几分尴尬,正要说什么,就被对方一把抱起来:“!!!”

     “冽,他伤了苏宿。”柳俊红着眼圈可怜兮兮的看着眼前的雄性:“苏宿要不是为了我也不能.......”

     “滚开!”冽冷漠的吐出两个字,抱着自己的雌性进了屋。

     被留在那里的雌性一脸的不敢相信,自己又一次被无视了!

     夏青嗤笑一声,转身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