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突然被雄性抱回屋放到床上,林修看着蹲在自己面前,抓着他受伤上的脚踝一脸严肃的雄性,想说他没事,结果对方轻轻一按,他就蹙起眉疼的不行,显然刚刚踢人的时候,重心都压在了这只还不能太使力的脚上。

     有些后悔刚刚的举动了。

     踢人一时爽,然而脚疼确是自己的,看着雄性严肃的样子,林修有些心塞的想着过几天的狩猎会到底还能不能去上了。

     “那个.......喂.......你别.......舔......”本来想说自己没事的,结果就见对方大开药包,然后用布巾擦了一下,就低头舔上了他的脚踝,林修吓了一跳的同时,也有些羞耻。

     然而看着对方专注又正经的样子,林修用手挡住了眼睛,那舔在他脚踝处的温热却怎么也忽视不了。直到过了很久,对方才放开他,林修羞耻的看着对方小心地将他的脚用布缠好:“这样就没事了。”

     林修闻言这才想起来,兽人的唾液都有治愈的效果,只不过舔舐伤口这种事情实在是太亲密了,一般也只有伴侣之间才会如此。

     只不过就算如此林修也觉得挺难为情,而且瞄到对方下面凸起的一块,林修腾地一下就红了脸,赶忙坐起来:“差不多该吃饭,我去.......”

     “你歇着。”冽按住他,转身没有理会自身的异样,去圣火烤肉了。

     偷偷用眼睛瞄着干活的雄性,林修屈起膝盖把下巴搭载膝盖上,对方的温柔他感觉的很清楚,感动的同时也有些不安。

     “想要?”对方突然转过头说了这一么一句。

     与之四目相对的林修愣了一下:“什么?”

     冽叹了一口气,虽然满足雌性是身为雄性的职责,可是雌性要是不吃饭也会饿的。

     看着刚刚还在干活的雄性突然起身走过来,然后弯腰,在他脸上亲了一下:“等吃完饭,就和你□□。”

     “!!!”什么情况,他有表现出那种意思吗?

     林修被这句话弄的有些风中凌乱,然而雄性却已经好似安抚完一般的继续回去干活,顿时林修整个人都不好。扑到床上缩进被子里,林修暗自想着自己刚刚真的有很.......

     等吃过饭,林修被抱起来的时候,一下子就炸了毛,他以为已经过去的事情,没想到对方还真打算付出与行动,连忙推着对方:“别.....不行......今天不行......我不想要......下面还疼.....”

     终于在最后四个字落下的时候,对方停止了动作,看着他一会便蹙起眉头,没等林修反应就已经褪了他的裤子,分开了他的腿。

     突然如此的举动,让林修下意识的就要合上腿,可是对方却卡在中间,目光静静地看着他那里:“只是有点红,没坏。”

     “唔.....”要不要这么老实。

     看着对方伸手去碰那里的玉势,林修没敢再忍,直接伸手推开对方,扯过一旁的裤子盖住:“我不想做。”努力的用眼神传递着他的想法,就见眼前的雄性看了他一会:“昨天的还没有吸收完,过两天也好。”

     “.......”林修觉得他真不是那个意思,不过又不敢解释,万一哪一句话说多了,让对方觉得他很在意这个事就不好了。

     然而眼前的雄性却伸手摸了摸他的头,似乎在安抚他一般的道:“放心,我只会和你生崽子。”

     “.......”这句话是他想的那个意思吗?

     这么宠溺真的好吗,万一他因此傲娇了怎么办?!

     不过最终林修也没解释,但好在对方也没有强迫他,只是抱着他躺在床上打算就这么睡了。

     林修连忙推了他一下:“被子还在外面,你去拿进来。”

     雄性依言起身去外面把被子抱了进来盖在林修的身上,然后抱着他重新躺下,自然的拍了拍:“睡吧!”

     睡什么!外面还是大白天呢好吗!

     林修看着已经不上眼睛,打算就此安眠的雄性,忍不住道:“今天那个雌性,你真不认识?”

     冽睁开眼睛:“我和他没关系。”

     看着对方一副极力撇清的样子,不禁对那个雌性有些同情:“我知道你们没关系,不过他好像挺喜欢你的。”

     “我不喜欢他,我喜欢你。”

     林修觉得这天没发聊了,他真的不是变相的索要表白好吗?

     “呃.......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我踢了那个雌性,虽然是他先动的手,不会给你惹麻烦吧?”

     看着雄性因为他的这句话而瞬间蹙起的眉头,林修心理咯噔一下,难道对方在这里挺有背景的?

     “他想动你?”

     “......他想要抓我,不过没抓到。”

     “嗯,我知道了。”

     “.......”知道,知道什么了啊?到底什么情况,这是没事的意思??突然被按住头贴在雄性胸膛上的林修表示有点懵!

     不得不说,兽人的唾液治愈效果确实不错,之前用草药治疗了很久的脚踝都没好,只不过被对方舔了几次就好了。

     林修觉得以后小伤小痛的就自己没事舔舔,比吃药强多了。

     腿好了,林修打算去问问夏青狩猎会都需要准备什么,本来也可以问冽的,不过想到对方大概会说,“不用,有我在。”林修就觉得还是算了吧。

     只不过走到夏青家门口,准备敲门的时候,就听到里面传出声音,仔细一听,林修就红了脸,大白天不关门,就那啥,他已经感觉到来自兽人的豪放了。

     转头快速的离开了夏青家门口,林修若无其事的回到家,冽不知道去干什么,林修蹲在那里捣鼓着之前冽拿回来的那些果子,这几天他没来得及吃已经有些干了,林修索性就把它们摊开打算晒成干。冽回来就看到自家门口摆了一小摊水果,没有多问,看着出来的雌性,将手里的东西递了过去。

     林修看着递到自己面前的蓝色手镯有些不解的看着冽:“这是什么?”

     “给你,防护晶。”冽说的很自然,林修却有些不淡定,这样打磨如此细致晶石又极为透亮的防护晶,就算是再不懂也知道这价值不是上次在集市上看到的那些可比的。

     拿过来一看,上面刻画着四颗星星和一个盾牌。

     “这太珍贵了,我不能要。”尽管这么说,但林修不得不再心理暗想着对方能如此随意的拿出这件东西,莫非还有什么不同的身份?

     冽伸手把防护晶拿回来,蹲下抓起林修的脚踝,在林修的惊呼中,给他戴上了,然后起身道:“戴着,否则不准去狩猎会。”

     “.......”他就知道这只雄性,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老实,都学会威胁他了,而且命中死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