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二章
    冽没有回应身后飒的召唤,而是目光落向远处幽深的黑洞,他的雄父和雌父很有可能就在那里,正等着他来营救,而他现在并不能马上过去,因为在这之前,他还要去做一些事。

     “我已经派人先过去探路了,有消息会第一时间通知你。”飒知道冽再想什么,适时地开口,只希望冽不会意气用事。

     “回去吧。”冽转身,淡淡的吐出这句话。

     见自己的话似乎起了作用,飒松了口气,想到之前牧发来的消息,准备一会返航的时候,就告诉冽。

     回到飞船上,飒已经给他准备了一份晚餐,尽管没什么胃口,冽还是坐下来开始进食,他不想回去后,让他的小雌性为他担心,哪怕小雌性并不会担心,他也想让自己看起来好一些。

     飒安静的看着冽吃饭,等他拿起餐巾擦嘴的时候,将一块光板递给他:“这是牧发来的消息,我觉得你应该感兴趣。”

     冽伸手接过,低头看着上面的内容,过了好一会才抬起头看着勾着唇角笑着的飒:“你想说什么?”

     “难怪你当初会拒绝蓝衣,原来是因为这个。”以为这才是真相的飒,之前被冽搞出来的情深意重刺激到的幼小心灵,好像得到了些许安慰。

     然而冽却将光板还给他道:“我刚刚才知道。”

     一句话让原本唇边还挂着笑容的飒,瞬间僵那里:“这怎么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就像他不知道林修的身份一样,到现在他都没亲口对小雌性说出他的身份,还不知道等到小雌性知道他的身份后,会不会生气。

     万一小雌性现在已经从别人的嘴里知道了他的身份,冽就已经开始隐隐的有些担心了。

     虽然他一项很低调,知道他身份的人并不多,但小雌性万一就认识那么一个知道他身份的人呢,不敢想象。

     看着面前的冽脸色变了又变,飒忍不住道:“你再生气,他隐瞒了他的身份?”

     冽冷淡的看了他一眼:“不,我在想怎么对他说出我的身份。”

     飒:“……”卧槽,你俩孩子都生了,还不知道彼此是干啥的呢?

     觉得严重受到刺激的飒,直接起身离开了冽,再留下去,他难保再听见什么让他整个人都不好的真相了。

     关于林修是不是真的是凌家雌性消息的传闻,再凌玄出现在双子星学院之后,彻底的达到了最高峰。

     这个再首都星内都很少出现的凌家家主,公然的出现在这里,可见他对凌修的重视并不是传闻那么简单。

     然而凌玄到达的那一天,林修并没有出现。

     他并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妥,凌玄来这里为了他不假,但他也不想特意出现来表达出一种迫切想回到凌家的意思,所以他像每天一样,坐着自己该做的事情,等待着那个人的到来,然后亲手为他做一顿饭。

     凌玄站在林修的住所外,此刻站在他不远处的凌风和凌飞两人正在瑟瑟发抖,哪怕凌玄对于他们的行为,至始至终都没有什么惩罚训斥的意思,但越是这样,越让他们不安。

     跟在凌玄身边的侍从轻声问道:“少主住的地方有些简陋。”

     “想必他在下层星系住的还不如这里。”显然来的时候,已经将一些事情调查清楚的凌玄淡淡的开口,平静的声音里听不出任何怒气。

     不是很了解他的人,甚至不敢想象用这样语气说话的人,对凌修有这那样的疼爱。

     “我去敲门。”侍从轻声说完就要上前。

     可是凌玄却道:“你们等在这里,我自己过去。”

     他想他的孩子,现在应该并不想见到他以外的人。

     侍从止步安静的站在一旁,目送着凌玄走进这座不大的院落。

     听见敲门声,林修将煮着汤的火调到小火,才走过去打开门,看到门外的凌玄,有些陌生,也有些熟悉,陌生是作为林修而言,而熟悉是作为凌修而言。

     “您来了,请进吧。”对于这个世上唯一可能真心对原主好的亲人而言,林修给出了尊重。

     凌玄看着眼前这个失踪多日的唯一幼崽,已经没有当初再他身边时的娇惯任性的感觉,此刻仿佛长大了一般的凌修,让他既心疼又觉得欣慰。

     这是他的孩子,多好的孩子。

     “您来的刚好,我煮了东西,一起吃一些吧。”林修客气的邀请,转头看着站在那里的凌玄脸上闪现出的些许惊愕,忍不住笑道:“您坐一会。”

     然而凌玄却并没有听他的,似乎对林修能做饭这件事情很好奇,跟着走进了厨房,当看到从进来就闻到食物的香气是从那个小锅里煮出来的,凌玄终于相信了林修的话。

     隐去心头的那一点酸意:“很香。”

     “那您一会多吃一些。”林修转头对他笑了一下。

     等两人落座,凌玄看着放在他面前的餐具:“你过的不错。”

     “算是因祸得福,让我学会了很多,也意识到自己曾经的任性,给您造成了很多麻烦,对不起,希望我如今的表现让您感到欣慰。”林修说这话并不是虚伪的要表现自己和过去的原主不同的一面,而是希望凌玄看到从挫折中成长起来的孩子的欣慰。

     “你长大了。”凌玄看着面前的林修轻声道。

     “在您面前,我始终是个孩子,姆父,您不尝尝吗,事实上听说您要过来,但又不知道您具体哪天来的我,已经准备好久,就希望您见到我之后,能夸奖我一下。”略带一些调皮的语气落下后,林修朝着凌玄眨了眨眼睛。

     这个雌性对原主的包容,让林修不忍心告诉他真相,只能如此的拉近他们彼此的距离。

     果然再看到林修调皮的一面后,凌玄绷紧的神经松懈了下来,仿佛看到曾经幼崽的样子,凌玄眼睛有些微红:“你受苦了,我应该早一些找到你的。”

     “您不需要多想,只当这是对我的一次历练,事实上我并没有受到什么苦,有一个好心人救了我,他对我很好。”

     林修推了一下凌玄面前的汤,因为不知道凌玄身体如何,所以饭菜准备的都偏于清淡一些:“您喝一些,先暖下胃。”

     “我会感谢他的。”凌玄端起汤,轻轻抿了一口,事实上并没有对饭菜抱有太大希望的凌玄,再一口味道润滑又口感适中的汤汁入口后变惊讶的看向等着他反应的林修:“很好喝。”

     林修轻笑:“那您多喝一些。”

     没有对自己的厨艺多说什么,林修一直照顾着凌玄吃完饭,对于凌玄的饭量他没有什么印象,但是看到凌玄吃下一小碗饭又喝下两碗汤后,放下示意自己吃好的时候,也没有再劝说一下。

     “他是个什么样的人?”突然听见这句话,林修愣了一下,知道他在问谁,便淡淡笑了一下:“他很好,虽然之前有点小误会,但现在已经解决了,您无须担心。”

     看着林修眼中的自信,凌玄终于彻底的意识到,他的孩子是真的很和以前不同了。

     目光扫过这座二层小楼,林修一直安静的看着凌玄,任凭他打量着这里,他知道他的所有事情,恐怕眼前的雌性已经全部调查清楚,所以并没有开口多说什么。

     而凌玄再看过之后,目光再次落在林修的身上缓缓的开口:“你现在过的很好,是吗?”

     知道凌玄这句话的意思,林修点点头:“如果您需要我,我可以回凌家。”

     这句话已经让凌玄完全知道了林修此刻的态度。

     面对林修的成熟冷静,凌玄一面觉得欣慰,又有几分失落,自己的孩子终于长大,不再需要自己的呵护,既高兴又觉得自己好像从此不再被需要而有些难过。

     “凌飞父子的事,你想怎么办?”如果是以往,凌玄自然会用自己的方法来处理凌飞父子,但如今面对已经长大的林修,他觉得有必要尊重自己孩子的意思。

     对于凌玄的尊重,林修对他有了几分好感,看来这个对自己幼崽异常宠爱的雌父,也并不只会盲目的给予爱。

     “他们欺负我,姆父难道不该帮我出出气吗,还来问。”

     突然听见林修幽怨的声音,凌玄露出笑容:“好,我帮你出气,那凛呢,虽然是殿下,但不过一个养子而已,你不需要太顾忌,如果需要我帮你,你可以直接说。”

     “他就不用了,我自己处理。”林修坚定的道,但又凌玄这句话,他到底是不再怕给凌玄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凌玄不再多说什么,只是再坐了一会之后,就离开了这里。

     不过走的时候,林修特意道:“姆父,如果您不急的回去的话,要不要来参加三日后我店面的开业典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