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三章
    面对林修的邀请,凌玄自然不会拒绝,对于林修开店的事情,他一早就已经从调查中清楚了。

     “好,我等你。”凌玄温柔的看着林修,最后还是没能忍住伸手抱了抱林修:“看见你没事,我真的很开心,修儿你现在很好。”

     目送着凌玄离开,林修收起挂在脸上的笑容,黑色的眼中出现一丝复杂。

     亲情对于他来说从来没有过温馨的回忆,而有的都是些带刺的伤痛。

     不过刚刚凌玄的那个怀抱,也还是让他感受到了温暖。

     隐去笑容的脸上又一次情不自禁的扬起笑容,林修觉得自己既然想不明白,就顺其自然吧。

     看着家主出来,一直等在外面的侍从连忙上前:“我们回去吗,大人?”

     “回去吧。”说出这句话,凌玄淡淡的看了一眼不远处因为他的出现而表现出一副寒蝉若惊样子的凌飞父子。

     侍从轻应了一声,眼睛看了一眼已经关上门的二层小楼,并没有问,林修为什么没有和他们一起回去。

     凌玄走后,林修去了一趟寄卖行,因为之前合作都很愉快,尽管马上秦岚的护晶店面也要开业,但是林修并没有打算要终止于寄卖行的合作。

     看到他过来,苏白连忙放下手里的活,邀请他上楼去谈。

     关上门,苏白给他倒了杯水,笑道:“本来我以为你那边差不多就要开业了,就不会再来我店里了。”

     林修知道他这话的意思,其实如果不是之前合作上,苏白对他还不错,他也就趁着这边开业,断了这边的合作了。

     放下手中的水杯,林修把带来的护晶拿出来放到桌上:“这里的寄卖我并不打算取消,不过放在这里寄卖的护晶,或许比不上那边的,如果你介意的话可以和我说。”

     对于林修话,苏白也理解,毕竟那边是林修自己的店,对方没有一下子就断了在他这里寄卖的货源,而把话说的这么清楚,甚至把主动取消合作的权利放到他手里,他已经很感谢了。

     和聪明人说话,一项不需要说太多,对方就能理解。

     “我怎么会介意,就算你放在我这里寄卖的护晶不如你店里的那些精品,但也是别家店没有的,这份情谊,林修我会记得的。”

     林修摇摇头:“应该的”当初他来这里,苏白并没有因为他的身份而忽视他,这已经很难的了。

     苏白也不多说,只是默默收好林修这次拿给他的护晶,然后道:“你那边开业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话,可以和我说,另外来我这里打听你的消息的人越发的多,恐怕也要瞒不住了,林修你是什么意思?”

     “我没事,如果实在难为你,你告诉对方也无碍。”这种事情恐怕再他正是开业之后,也就真的瞒不住了,好在他从来也没想着要瞒着。

     苏白点头:“公开了也好,到时候你的护晶也会更抢手。”

     林修淡淡一笑,起身道:“我过去看看,就不打扰你了。”

     “好。”苏白亲自把人送到门口,直到林修消失才回到店里。

     林修来到店里,还没进去,就看到夏青脸色铁青的看着面前的牧。

     知道是怎么回事的林修叹了口气走了进去,就见夏青生硬的朝他扯了下唇角:“你过来了,林修。”

     牧看到林修过来,也知道自己不受他们待见,但是他就是想帮着夏青,不希望他那么累。

     “你走吧,别再过来了,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我不会和你在一起了,你找别人去吧。”以前从来不会说种话的夏青,现在说这种话说的也很溜了。

     林修见牧脸色因为夏青这话而突然白了起来,心里叹了口气,转头对夏青道:“你吃饭了吗,夏青?”

     “还没。”他本来想着早上过来,把店里面打扫下就去吃饭,可是还没等他干完,牧就过来了,一直搞到现在他都还没吃上饭,一想就火大。

     林修一想就是:“那你赶紧去吃饭吧,这里有我。”

     夏青也不想在这里和牧纠缠,转头就走了。

     见夏青头也不回的出去,牧抿了下唇,表情有几分失落。

     林修看着高大的牧,手里拿着抹布的样子,想着这人以前恐怕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如此,和冽相比,牧身上有着这里雄性都有的共性问题。

     牧虽然放在林修以前的世界就是妥妥的渣男,但是在这里,对于大部分的雄性都如此的兽人世界,其实算不上渣,毕竟这是一个普遍的社会现象,很多雌性也已经习以为常。

     但如今牧有了这样的改变,事实上对于牧来说,这种改变恐怕还是相当大的。

     也因为这一点,林修才觉得牧并没有他们心中想象的那么坏。

     特意把夏青支走,也是想问问牧究竟是如何想的,对于来到这里第一个朋友,林修也同样希望他能获得幸福,而林修也看得出,夏青对于牧也并不是如表现的那么坚定,毕竟是自己曾经爱过的,现在如此纠缠,一方面是对自己的不自信,一方面也是害怕再被伤害。

     如果真的不在意,夏青也就不会每次见到牧都那么暴躁了。

     “你喜欢夏青?”开门见山的一句话,让牧愣了一下,然后老实的点点头,想到林修是冽心心念念的雌性,肯定也是有特别之处的,而且夏青也很听他的话,如果他肯帮他的话,夏青或许会听,可是他也不觉得林修会帮他,毕竟他和夏青关系那么好,他当初又彻彻底底的抛弃了夏青。

     这么想着牧觉得自己前途真是黑的连一点光都没有,不禁有些绝望。

     “有多喜欢?”林修的再一次开口,这个问题却让牧有些疑惑,有多喜欢,那自然是非常喜欢,不然他也不会如此来求夏青的原谅,有些不理解的看着林修。

     林修并没有意外的看着牧露出疑惑的表情,淡淡的开口:“喜欢到可以一辈子只要夏青一个雌性吗,喜欢到不论什么人质疑他的身份配不上你高贵的背景也毫不动摇吗,喜欢到为了他放下你现在生活,和他回到过去过那种需要为了解决温饱而打猎的艰苦生活吗?”一连三个问题,看着牧脸上出现的恍惚和惊愕,林修又一次开口:“我说的这些你有仔细想过,或者能做到吗,如果你想好了,并且能够做到的话,我想那个时候夏青才会真的原谅你,别再去做无用的举动了,好好想想夏青究竟想要的是什么,他很没有安全感,也不够自信,所以你给不了他想要的,就别来再打搅他的生活了。”

     尽管林修看似没有说什么,语气也是平平淡淡的,但是每一句话都狠狠的敲击在牧的身上,让他觉得这些日子以来所做的一切都是那般的无耻。

     他从来没有真的去考虑过夏青需要的是什么,他想的全部是如何才能让夏青重新和他在一起,至于之后会如何他从来没有考虑过,所以从根本上他就没有任何的改变。

     而今日林修的这一席话,才真的让他明白过来,自己有多么不堪。

     “我现在才知道,冽为什么会喜欢你,你真的很不一样林修,很高兴夏青有你这样的朋友,你的话我会好好想想的,另外,冽应该快回来了,我先走了。”

     目送着牧离开,林修看着藏在一边的夏青:“出来吧,都听到了吧。”

     夏青白着脸走出来,林修过去把他按倒椅子上:“觉得我的话说重了吗?”

     夏青摇了摇头:“谢谢你林修。”

     “这一次,他再来找你,你就使者原谅他吧,给他也给你自己一次机会。”林修拍了拍他的肩膀,夏青终于是忍不住哭了出来,伸手抱住林修点点头。

     等夏青好好发泄出来,红着眼睛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林修:“可不可以别告诉秦岚,要不他又该嘲笑我了。”

     林修给他递了些纸:“那你就赶紧恢复过来,不要让他看出来,他可精明着呢!”

     夏青破涕为笑的点点头:“你真好,林修,哦,对了,刚刚好像听见冽快回来了,林修你怎么打算的,已经接受他了吗?”

     林修没否认也没承认只是道:“等他回来,我打算带三只小崽和他吃次饭。”

     “看来你这是打算接受他了,真好,这样你们一家也终于团聚了。”夏青傻傻的替林修高兴着,眼中隐隐的都是羡慕。

     林修揉了揉他的头发:“不要羡慕我,夏青幸福都是自己去争取来的,你的幸福也不会远的,好了,赶紧去吃饭,下午我没事,帮你一起把这里收拾下。”

     “好,等我一下,很快回来。”说着夏青跑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