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八章
    在面前的那道门关上以后,冽趴在那里好久才起来,他觉得自己现在这种反复无常的行为很让人讨厌,无形当中他已经扮演了他心里最为不耻的那种人。

     因为从小看惯了那些对于雌雄不负责任的雄性,也因为从小雄父的教导,他一直认为自己不会做出那种事情。

     可是现在他却做了很多错事。

     尽管他心里从来没有想过要抛弃小雌性,想着等解决完这边的事情,就去找他。

     可是他错了,林修根本不需要他,他可以一个人生活,一个人把孩子们照顾的很好,一个人再陌生的环境也可以顽强的活着,有他没有其实都没有任何的区别。

     意识到这一点的他,让他害怕。

     或许再心底不耻成为那种抛妻妻子,拿雌性当作万物的人,但事实上他潜意识里还是没把林修的位置同自己摆到一个水平线上,不然当初即使有再多的不得已,他也不该不告而别,哪怕那样会因此给林修带来一些麻烦,可他又怎么会知道林修解决不,会在意呢?

     所以他不仅自己为是的认为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不仅抛弃了林修独自孕育了三个幼崽,又让他们一路千里迢迢的来到这里,下层星系到达上层星系有多困难,他又怎么会不知道。

     想到这些,冽觉得自己比那些被他曾经厌恶的混蛋还要混蛋。

     活该小雌性不原谅他,活该被关在门外。

     傍晚,林修出门把三只小的从幼儿院接回来,整个过程没有看蹲在他门口的雄性一眼,即使雄性此时兽型的关系,整个眼神都是弱弱的祈求原谅的样子,也没有理会,再经历了那多事情之后,他早已经不是可以随随便便就能心软的人。

     他本来以为他走出去,雄性没有跟上,就已经明白他的意思自行离开。

     可是等他把三只小的带回来,冽依旧蹲在那里,只不过见到他们原本没什么精神的耳朵瞬间立了起来。

     尾巴尖一甩甩,眼睛更是盯着他们不放。

     最先看到院子里蹲着一只大黑狼的是小星星,一见到就忍不住叫了一声:“是大狼狼!”

     大概是因为血缘的关系,让小辰辰蹙起了眉头,他没有像弟弟那般欣喜,而是转头不解的看向自己的姆父。

     小月月则有些害怕的拉紧了林修的手。

     “唔!”冽试着朝三只幼崽叫了一声,小星星转头去看林修:“姆父,他是谁?”

     自从他们出生,就没有见过自己的雄父,照顾他们的一直都是姆父,此刻出现和他们兽型一样的大黑狼,而且气味也很熟悉,小星星其实更想问的,他是不是就是姆父口中去打怪兽的雄父。

     不过看到姆父似乎不是很开心的样子,到底没敢问出口。

     林修没有理会冽的叫声,带着三只小的进了屋,他并不是害怕冽和三只小的接触,对于他来说,哪怕离婚了,孩子见父母也是正常的。

     只是必须要确定冽对于他们来说,没有任何威胁。

     他不想因为冽那些连七八糟不能说出口的理由,而伤害到他的儿子们。

     再次看着那道门被关上,冽拉耸下脑袋,再确定今日林修不会再出来之后,换成人形走出了院子。

     牧看着消失一下午,再回来气压低的仿佛要落进尘埃里似的冽,忍不住道:“出了什么事?”

     冽解开扣子:“出去。”

     冷漠的两个字,牧哪里还敢多留,不过再他出去前还是不忘开口道:“下午蓝衣来找过你了。”

     冽闻言转头看他:“告诉他,以后别来找我,至于原因,就告诉他,和蓝家的联姻我从没考虑过,他若想拜托任人摆布的命运,我可以帮他,但联姻我不接受。”

     看着冽认真又严肃的表情,牧哪里还敢多说什么,他可不是飒,赶紧点点头,转身就跑了出去。

     牧离开后,冽颓然的坐在椅子上,重重的喘了口气,然而心里的那一股吐不出来又咽不下去的感觉,让他难受的要疯了。

     林修洗完澡出来,就看到三个儿子,大儿子再给二儿子擦头发,而小儿子趴在床上不知道干什么。

     走过去,摸着小月月半干的头发,显然大儿子已经先帮着小弟弟擦过头发了。

     “再画什么?”林修低头看着小儿子本子上出现的一头野兽。

     “再画今天见到的那只大狼狼。”小月月有几分不好意思的抿了下唇,然后仰头看着林修:“姆父,我觉得今天的那只大狼狼好像不开心呢!”

     小星星听见弟弟话凑过来:“是啊,我觉得他一直盯着姆父你看呢!”

     没想到冽只是蹲在那里什么都没说,就已经引起了两个孩子的注意,心里隐隐有些无奈,他也知道血缘这种东西,没有任何解释,本身就是很神奇的事情,是他不能阻止的。

     不论他和冽是什么关系,总不会把这些带给他的孩子们。

     “你们很喜欢那只大狼狼?”林修把小儿子抱进怀里,尽管小家伙已经上学,但小身子还是软软的,还带着一股子的奶香。抱在怀里感觉好的不要不要的。

     “可是姆父好像不喜欢,姆父不喜欢我们也不要喜欢。”小星星凑过去抱着林修的脖子,依偎在林修的颈间撒娇的蹭了蹭。

     林修伸手把他揽进怀里,心里感动儿子的贴心:“现在大狼狼太大,你们又太小,等你们长大一些,才能再和大狼狼玩好不好?”

     “可以吗,我们可以接近大狼狼吗?”小星星满眼期待的看着林修,小月月也忍不住抬头看着林修,好笑的摸了摸儿子们软乎乎的小脸:“可以,不过现在你们乖乖上床睡觉,不然明天早上要起不来,快去。”

     听见他的话,三只小的嗷呜一声,朝着自己的小床跑去,等躺好了,林修过去把他们窗前小灯关上。

     这时一只没开口的大儿子拽住林修的衣服:“姆父,可以说说话吗?”

     林修走过去坐到大儿子旁边:“辰辰想和我说什么?”

     小辰辰小脸严肃的看着林修,和小星星小月月相比,大儿子始终要懂事的多,这会他居然从儿子的眼中看出一丝担忧。

     低头亲吻了一下儿子光洁的额头:“小辰辰在担心我吗?”

     “姆父,他是雄父吗?”看着大儿子眼中的认真,林修不想因为他的年纪就对他有所隐瞒,而且大儿子早慧又早熟的个性,也让他不能像对待两个小儿子那般对待,摸了摸他的头,轻轻点点头:“是啊,不过他已经和姆父分开了,以后也不可能再住在一起,但是你们想要亲近他的话,我不会拦着你们的,不要担心我会反对,只要你们好就够了。”

     小辰辰伸出小胳膊抱住林修:“我只要姆父就够了,我们可以不要雄父的,姆父就够了。”

     林修没有把大儿子的话当真,只当作是孩子担心他伤心的安慰,但依旧让他感动:“我明白小辰辰的心意了,睡觉吧,晚安。”

     “姆父,晚安。”

     夏青一直忙到很晚才下班,晚饭也是匆匆解决的,累了一天的他,只想回去洗澡睡觉。

     却没想到会在路上撞见最不想看到的人。

     而牧也没想到会再次见到夏青,看着小雌性一个人这么晚还在外面,牧忍不住走过去:“这么晚怎么不回去?”

     没想到雄性主动过来和他说话,夏青脸色不怎么好的看着好似他们间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的雄性:“和你没关系。”

     说完就要绕过他走掉,可是牧却伸手拉住他:“我送你回去吧。”

     不忍心看着小雌性一个人回去,牧下意识的说。

     夏青从他手中抽出手,看着牧:“不用了,你还是留着照顾其他雌□□,我就不劳您费心了。”

     没想到再他身边时一项乖巧的小雌性,也能说出如此犀利的话,让牧心里有些难过:“你还在生我气吗,我可以解释。”

     “我不需要你的解释,我现在只想过自己的生活,我们以后最好不要见面,即使在路上见到,我也希望我们能装作不认识。”

     实在不想眼前的雄性多说什么,夏青再次迈开步子超前走去。

     牧却再愣了一下之后,转身又一次追了上去:“夏青,你听我解释,当初冽的雄父和雌父突然失踪,我和他又都在试炼中受了伤,我当时因为受伤严重不得不先回来,所以没来得及和你道别。”

     夏青停下脚步看着他:“我说了你不用解释,不管什么理由,我和你都没关系了。”

     再一次推开挡着他的牧,夏青一点不留恋的朝家走着,来不及,去他的来不及,伤好之后难道连一则通讯都不能给他发吗?

     说到底还是没有动真心。

     他才不会再傻兮兮的因为他的几句话,而原谅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