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九章
    被推开的牧,愣然的看着推开他头也不回的小雌性,左侧的部位第一次出现明显的不舒服,好似有什么东西,再也回不到过去了一般。

     生硬的勾起唇角,牧伸手摸着自己不舒服的胸口,不解又似乎不敢相信似的笑着。

     林修看着气喘吁吁的夏青:“怎么这么急?”

     夏青呼出一口气:“刚刚见到牧了,我跑回来的。”

     “跑?”林修有些不解的看着夏青,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跑。

     “我现在生活挺好的,我不想和他在接触,看到他我就跑了。”夏青吐吐舌头,似乎也觉得自己这样做实在是有些太怂了。

     林修哭笑不得看着他:“行了,去洗洗吧,吃饭了吗?”

     “吃过了。”夏青点点头,然后道:“对了,你之前教我的那些我有练习,一会你帮我看看,我总觉得哪里不对。”

     “好,你洗完来找我吧。”

     “嗯。”

     ……

     飒看着面无表情吃着晚餐的冽:“你就那么让牧跟蓝衣表达了你的意思?”

     冽看了他一眼:“我也很明确的对你表达了我的意思。”

     飒拿起面前的水杯喝了一口水:“我以为你好歹能忍两天,那个雌性对你的影响力就那么大?”

     飒就不能理解了,怎么放着那么多雌性不喜欢,非要这一个,当初看到冽受伤还执意回去见那个小雌性,他就恨不得把人打婚了带走。

     后来好不容易经过他的游说,又非常诚恳的表达了,目前局势不稳,带着这么一个弱小的雌性回去,不如把人留在这里安全,冽再沉默了许久之后,才点头答应。

     他本以为把人弄回来,两人一分开,什么小雌性不小雌性的,见到更好的谁还会不心动。

     怎么这家伙就如此执着呢,难道这就是所谓的遗传吗?

     想到失踪的陛下,飒不得不佩服陛下对王后的专一。

     “我不管你的计划如何,但是联姻不行。”这一次冽很直白的表达了自己的想法,他觉得再这一点上如果再依照飒的提议去做,哪怕他心里不是这么想的,也觉得自己该出去枪毙了自己。

     飒耸了下肩膀,见谈判再次失败,也终于意识到冽的决心,依照他对冽的了解,如此直白的表达出来的意思,往往都是不可逆的。

     “放心我不会再强迫你做不愿意做的事情了,因为你就算后悔也来不及了,蓝衣已经同意嫁给凛了,我现在都已经预料到,长老会将有一半倒戈。”

     一旁没有开口的牧愣了愣,然后看着冽:“看来蓝衣没有接受你的提议。”

     冽扫了他一眼,没有开口。

     飒勾起唇角:“蓝衣很现实,谁能给他想要的自然就会跟谁,所以你的那些好心,他未必会领情,反倒可能还会觉得你是在利用他。”

     “难道我之前没有利用他吗?”冽冷冷的看了飒一眼。

     飒摸了摸鼻子:“你不还是没有坚持到最后吗!”

     “这件事情以后不要再提了。”冽说完,就起身回房,飒看着他的背影忍不住道:“有时间不请我见见你的小雌性吗?”

     回应他的是砰的一声关门声。

     牧无语的摇了摇头,觉得这人简直欠揍,明知道对方什么地方痛,还偏要去戳,贱死了!

     就见飒转过头看着他:“我听说……”

     “你闭嘴!”牧直接起身跑开了,不用飒说完,他都知道这人嘴里指定没好话!

     蓝衣和凛的婚事再第二天就传的沸沸扬扬,哪怕主角之一的凛此时并不在双子星上,但依照蓝衣的背景,受到关注也很正常。

     林修再听到这个消息时,有那么一点点惊讶,明明之前这个雌性还找他试探过,过去没几天,就要和另一个雄性结婚了。

     对于这里雌性与雄性间的那一点事,林修表示过了这么久,他儿子都生了也还是不怎么能理解。

     下课的时候,看到出现在他面前的蓝衣,林修停下来道:“有事吗?”

     他不觉得他们之间有话可说,看着蓝衣眼中压抑着的情绪,林修有些不解,既然这么痛苦,何必同别人结婚呢,而且这种事情来和他说恐怕他也帮不上什么忙吧。

     “我要结婚了。”蓝衣其实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跑到林修面前特意说这件事情,可是他却很想看看他的反应。

     “恭喜。”林修眨着眼睛,这么说应该没毛病吧?

     “你和冽认识吧?”蓝衣的眼神因为这个问题而变得迫切起来。

     林修笑了笑,然而笑意却没有到达眼底,但依旧让他本就好看的五官,但依旧点亮了他好看的五官,让他面前的蓝衣心里,隐隐的泛着一丝嫉妒和羡慕。

     “认识怎样,不认识又怎样,和你也没什么关系,既然选择和别人结婚,就别惦记其他人盆里面的食。”林修说完这句话,对呆住的蓝衣点点头,饶过他径自的走了。

     他不是好脾气的人,对于蓝衣三番两次的试探,他也不可能一点都不回击。

     只不过没走出多远就看到罪魁祸首跟了上来,林修暗自蹙眉,哪怕他可以不在意,但也架不住,冽那明晃晃的一个雄性跟在他后面,目光还殷切的看着他。

     他不用想也知道,恐怕不久传言就要转向了。

     午餐是在无视眼前雄性中解决的。

     吃过饭,林修去了一趟寄卖行,把这些日子做的护晶拿去寄卖。

     苏白一见他就主动迎了上来:“你可算来了,你不知道你那批护晶,都没过夜就卖光了,这几天不断有人来问我有没有货,怎么样你这次带来了多少?”

     看着苏白眼中忽闪着的亮光,林修笑着将自己带来的护晶交给他,一共五枚,这已经是他最快的速度了。

     看到只有五枚,苏白小小的心塞一下,不过又想到好在有五枚,心里多少有点安慰:“我打算把价格提升一倍。”

     林修忍不住道:“会有人买吗?”

     毕竟林修给出去的护晶等级都不高,也不是说品质特别好,只能算一般。

     但苏白却笑着看他:“不怕没人买,就怕到时抢啊!”

     林修见他如此笑着点点头:“那就随你,到时候卖出去,你的抽成也高一倍好了。”

     苏白愣了一下,俨然没有想到林修会这么大方,再他看来林修应该比较缺钱,不过见林修几乎没有犹豫就说出这句话,苏白对他的印象更好了。

     摇了摇头:“等你以后厉害了,还想着我这里就好了,抽成还是按照之前说的来,因为你的关系,我店里的生意比以前好了很多。”

     见苏白如此,林修也不强求:“那就谢谢了。”

     “不用谢,我们是合作关系,互利的,你好我好,大家好!”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苏白最后那个笑,林修忽然对这个人有了重新认识,原来外表白白净净的人也可以表现出很猥琐的样子。

     林修回去的时候特意去夏青的店里转了一圈和夏青说了几句话才回去。

     这几天下午都是徐老的专业辅导课,一般这个课对于林修来说就是自修,有问题留出来随时可以去找徐老问。

     而徐老对他一直都是放养状态,所以林修的时间很自由。

     想着这几天一直忙着适应环境,也没做一顿像样的饭菜。

     难得下午有时间,林修就把之前准备的食材拿出来,和下层星系甚至中层星系相比,上层星系各个方面对比前者高出很多。

     不过在饮食方面,不知道是不是兽人的关系,哪怕和其他两个星系相比,已经好了太多,但对于来自舌尖国度的林修还是有些粗糙。

     弄了一锅糖醋排骨,又煲了一个清淡解腻的汤,最后又做了一道香辣咕咕兽,才算完,把这些放到一边温着,想着等人都回来了,就可以开饭了。

     做完饭,林修把房门打开,打算清理一下就看到蹲在他门口的大黑狼。

     林修:“……”

     冽:“!!!”

     目光扫到,冽身后那一条蓬松的大尾巴好似不想别人发现一般,缓缓的摇着尾巴尖的举动,让林修心里有那么一瞬间痒痒的。

     不过林修很快就转过头,好似根本没有看到他一般,转身进屋干活去了。

     望着这一次没有关上的门,冽一直保持着坐姿,犹如一只保卫家园的战士一般,静静地注视着在屋子里忙碌着的小雌性。

     他还记得小雌性想法很多,能把冷冷的屋子变得很暖和,也能把难吃的肉干变得很香。

     想到那个味道,冽就闻到了或者说他一早就闻到了从屋子里面飘出来的食物香气,那个味道熟悉的让他心里发颤。

     让他不愿承认自己心里的那点渴望。

     因为只要承认了,对小雌性的渴望与渴求,就仿佛洪水猛兽一般席卷着他整颗心,让他恨不得下一秒就把小雌性抢回家,做出可怕的事情。

     然而他却不想如此,再伤害到他,只因为他已经错了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