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二章
    “啊呜~!”大狼狼快看我和你一样哒!

     林修没想到小星星会如此,此刻看着一大一小对视着,内心忍不住抽动了一下。

     冽伸出前爪放到小星星的头上,小星星仰着小脸蹭了一下,然后掂掂地跑到大狼狼旁边蹲了下来:“呜呜~”大狼狼你怎么长这么大,吃了什么?

     “呜~!”冽低头蹭了他一下,小星星伸出爪子去扑冽,冽逗了他一会,小星星就翻到在地把肚皮露了出来。

     一旁的小辰辰见到走过去,把玩的四仰八叉的小星星抱起来拍掉他身上的草:“我们该回去了。”

     小星星一听自家大哥如此,也不敢再弄,乖乖的变回人形,跟在小辰辰后面,只不过转头看着冽的目光还有些恋恋不舍,小月月怯怯的走在小哥哥身边:“哥哥,你不怕他了?”

     小星星转头看着自家小弟:“我决定打入敌人内部从内部瓦解他们的核心。”

     “赶紧去洗澡身上脏死了。”小辰辰不爽的打断小星星的话,随后看着小月月道:“你也过去洗手。”

     “好的大哥。”小月月乖乖走到小辰辰身边,转头朝着小哥哥眨眼睛。

     小星星鼓着腮帮子,敢怒不敢言的跑上了楼。

     见小辰辰把两个弟弟管理的有理有条的,林修没多说什么,转身关门的时候,看了一眼外面的雄性,又一次无视了雄性眼中流露出的显而易见的期盼,关上门。

     秦岚摇着头:“我真是搞不懂这些雄性脑子都在想什么,你看他一副舍不得的样子,当初干什么去了。”

     林修看着秦岚一副无语的模样,忍不住笑:“所以这就是不找对象的原因?”

     秦岚愣了一下,随后道:“也不是,我总想着能遇到一个和我眼缘的,顺其自然吧,反正我的人生我做主。”

     林修笑笑:“反正你的人生,你不后悔就好。”

     “那你后悔了吗?”秦岚看着林修,第一次想问问他有没有后悔跟过那样的一个雄性。

     明白秦岚的意思,林修想了一下道:“我和夏青的情况不同,当初如果不是冽救了我,我现在大概也不能好好站在这里,当然不是为了报恩,他那个时候提出来的时候,我想着如果以后要找一个雄性的话,这一个似乎也不错。”

     “你的不错,就是他抛弃了你。”

     林修忍不住笑着道:“我觉得你可以这么理解,也可以不这么理解,我知道你可能会觉得我有受到伤害,但其实我觉得也还好,他突然离开,我确实也有惊讶,但后来想想也没什么。”

     秦岚看着林修脸上的表情不像是强颜欢笑,他知道林修是真的没有往心里去,忽然就有些同情起外面的雄性来。

     “你应该不喜欢他吧?”

     林修抬头看着秦岚,随后勾起唇角笑道:“谁说过在一起就一定要喜欢呢。”

     看着这样的林修,秦岚,不知道该说什么。

     而林修显然也不需要秦岚理解他,对于他来说,很多事情只要不抱有太多的希望,那么就算结果很糟糕也不会太失望,所有的事情就还都处于掌控之中。

     对于从来没有拥有过什么的林修来说,失去的本来就是他不曾拥有过的东西,所以也就无关紧要了。

     明白了这一点秦岚,不知不觉的意识到,事实上在林修和冽之间,还真说不好随更凄惨一点。

     毕竟一个是用了心,而一个却没有心。

     晚上徐老突然回来,一进门就嚷着要吃饭,每次都如此,林修已经习惯,因此每天晚上不管徐老回不回他都会留一些饭菜给他。

     端出来放到桌上,徐老狼吞虎咽的吃着,林修看他吃的急,给他倒了杯水:“慢点吃,还有。”

     徐老抬头看他:“你怎么样了,这段时间太忙了,都没时间问你。”

     “还好,等你有时间帮我看下,徐老最近在忙什么?”

     “别提了,你知道陛下和王后失踪了吗?”徐老扒下最后一口饭,神秘兮兮的对林修道。

     林修愣了一下,他还真没听说,事实上他根本也不关心这些。

     见林修摇头,徐老喝了口水:“现在两个皇子争那个位置呦,可把我们这些老家伙折腾死了。”

     徐老摇摇头,不转而继续道:“这几天那个雄性来没来找你?”

     林修没想到过了这就徐老还没忘,点了下头:“天天来。”

     徐老嘿嘿一笑:“你怎么想的,我听说那雄性身份不简单,你给他生了三个崽子,可不能白生。”

     看着徐老一脸八卦的样子,林修有些好笑:“那我怎么能不白生?”

     “找他要东西啊,好东西他肯定有。”

     林修哭笑不得的摇摇头:“我没想过,我也不想。”

     徐老叹了口气:“我就知道,行了,收拾吧,我还要回去,不过你那雄性身份真的不简单,你真的不考虑下我刚刚的话?”

     林修再次摇头:“不考虑。”

     徐老撇撇嘴:“我还真是第一次见你这么无欲无求的。”

     目送着徐老离开,林修把桌上碗筷收拾下去,林修想着刚刚徐老的话,冽的身份不简单,他早在最初的时候就意识到,只是能被徐老承认的,恐怕比他想象的还要厉害吧。

     冽回来就看到牧坐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什么,看到他回来才有点反应:“你回来了。”

     “今天怎么没出去。”难得冽今天心情还算不错。

     牧好似感觉到一般:“他原谅你了?”

     冽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夏青原谅你了吗?”

     一句话把牧弄得脸腾地一下就红了:“我,我不知道,我……”

     一见他这样,冽也懒得在搭理他,如果说他是个渣,那牧就是个渣渣。

     然而他不想说了,牧却起身跟在他后面道:“冽,你说一开始一个雌性对你百依百顺,你也觉得不错,但是也就是不错,后来这个雌性突然不理睬你了,你就觉得心里不舒服,好像有点堵,这是为什么?”

     冽倒了杯水转头看着跟在后面一脸懵懂得样子:“你说为什么?”

     “我要是知道就不问你了。”

     “夏青不理你了?”冽看着他道。

     牧不怎么情愿的点点头,就见冽喝了口水:“那你打算怎么办?”

     “我不知道,我连现在自己怎么都不知道。”

     “那他以后永远都不理你,甚至跟别人在一起,你也不知道?”

     “那怎么行,夏青怎么能跟别人在一起?”

     静静的看着说出这句话的牧,冽没有再说什么,把杯子往桌上一放:“你的病只有夏青能治。”

     牧愣了一下,看着冽忍不住道:“你就没想过林修配不上你吗?”

     “你觉得自己能配得上夏青?”冽反问,牧没有回答,但是冽知道牧就是这么想的。

     “我没有觉得林修配不上我,不然我也不会和他结成伴侣,林修他很优秀,他知道很多你和我都不知道事情,他很好,我很喜欢,这一点和他的家世背景没有任何关系,只是单纯因为他是林修,我喜欢的林修,我现在很后悔,非常后悔当初把他留在那里,我那个时候认为那是我最正确的做法,可是现在我不认为了,他一个人带着三只崽子到这里,我不知道也不敢去想他吃了多少苦,而这些都因为我没在他身边我是个不称职的雄性,我渴望他原谅我,但我也希望他能理智的再做一次选择,我很矛盾。”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冽有些颓废的回到房间,没有理会呆立在那的牧。

     听了冽的话,牧从没有思考过这些,作为一个雄性,有很多东西,他其实不需要太费心思就能得到,也许就是因为如此,才造成他不懂的珍惜。

     如果他改变,夏青还会原谅他吗?

     但是不试试的话,夏青大概真的不会原谅他了吧。

     牧试着想了一下,如果夏青和别的雄性在一起,他会怎样,大概是完全不能接受的。

     所以绝对不能把夏青让给别人。

     这么想着,牧仿佛打了鸡血一般打开门冲了出去。

     而刚好撞见回来的飒,看着疯了一样跑出去的牧,飒下意识的躲开,然后朝着那成为虚影的背影的喊道:“疯了吗,大晚上跑什么!”

     回到屋子关上门,飒上楼去找冽,推门看到冽坐在那里出神,最近已经见到冽不止一次出神,飒已经习以为常,淡定的走过去:“凛已经确定,后天会到。”

     冽看了他一眼:“嗯。”

     “你就嗯,没有表示了?”飒不解的看着冽。

     “表示什么,他来就来,难不成我还要列队欢迎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