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五章
    见眼前的雄性蹙眉,唇齿间囔呢着雌性的名字,蓝衣心里冷笑,没有多理会这个雄性,如果不是因为蓝家的关系,他根本不会多看这个虚伪的雄性一眼。

     “你和他熟吗?”好似没感觉到眼前雌性眼中的厌恶一般,凛抬头看着蓝衣自顾的问道。

     “不熟。”蓝衣不想多说,直接抬步向前走去。

     凛愣了一下,随后跟上:“别忘了,蓝家可是要你配合我。”

     听见这句话,蓝衣顿时停下脚步转头看他:“配合你什么,帮你追求别的雌性?”

     “别忘了,身为雄性,我若是选择其他雌性也是可以的。”

     蓝衣讽刺的一笑:“你还是先想想怎么得到那个位置再想其他吧。”

     望着头也不回走掉的雌性,凛眼中闪过一丝锋利,那个位置一定会是他的,他要让那些瞧不起他的人看看。

     林修心情不错的回到家,就看到冽已经蹲在那里,见到他回来,眼睛和耳朵依旧做出了反应,尾巴尖一甩一甩的凸显着他此刻的心情。

     林修走过去,意外的停在他面前没有象每次那般直接无视他进屋,而是看着他:“除了蹲在这里你就没有其他事情要做了吗?”

     冽起身;“呜~”低头蹭了蹭林修的腿。

     林修没有动也没有躲开,任凭眼前的雄性蹭完他的腿,抬头一副渴望垂涎的模样看着他,明明是该威武霸气的狼,可是硬装作一副萌态可掬的样子,林修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冽的头,嗯,看着就很光亮的皮毛,果然触感很好。

     过足了手瘾的林修转身无视了因为被摸头而变得越来越僵硬的某个雄性,开门进屋关门,好似刚刚的一切都和他没关系一般。

     而被摸头的冽满眼疑惑的想着,小雌性是什么意思?!

     等牧过来蹲守夏青的时候,就见一旁的冽低垂着头,神色恍惚不在状态的模样。

     “嘿,怎么了?”

     冽无反应。

     “其实我一直好奇,你再这里蹲这么久,林修都没原谅你,这招真的好使吗?”牧有些不确定的看着冽,犹犹豫豫的问出了心声。

     冽终于有了点反应,偏头看他,随后直接趴在地上,用爪子搭在头上,一副不想搭理对方的样子。

     牧没想到冽会拒绝的如此干脆,默默的变成兽型,蹲在那里,心道,再没有更好的办法之前,先暂时这样吧,只希望今晚不要再把人吓到。

     对于这件事,他昨天晚上回去都没好意思和人说。

     见到凛的反应之后,林修的心情不错,不然也不会对冽做出那样的事情。

     对于他来说,只要引起了对方的注意,他不怕对方不来找他,尽管他对凛这个雄性不熟,但记忆中这个雄性似乎很喜欢做一些备受瞩目的事情,而且心眼似乎也不是很大。

     想到今日那雄性见到他时表现出的样子,想必用不了多久,就会来找他。

     事实上林修没有猜错,甚至对方来的速度比他想的还要快很多。

     当第二天下课后往回走的路上,见到等在那里的人时,林修隐去心里的那一点点惊讶,装作不认识一般,径自从凛的面前走过。

     看着对方因为他的这举动而露出一丝惊讶,随后叫住他:“凌修。”

     林修没有任何停留的继续走着,直到对方又喊了他一声:“林修!”

     停下来转头看着对方:“你有事?”语气算不上冷漠,但也不热情。

     凛走过去,而这个过程,眼神一直紧紧盯着林修那张漂亮的脸不放,好似要从这张脸上看出他想要的答案一般:“你不认识我?”

     “……凛殿下。”林修愣了一下,随后略带几分恭敬的重新叫了一遍。

     凛:“……”他要的不是这个答案。

     “我的意思是你不认识我了吗?”明明长的一模一样,不可能是别人,怎么却从这个人眼中感受不到任何熟悉呢?

     “怎么会不认识,我想整个兽界应该没有人会不认识您。”故意曲解对方的话,林修依旧是一副恭敬有却又疏离的语气。

     “你叫林修是吗?”凛见这么问问不出什么,转而换了个方向。

     “您刚刚不是已经叫出我名字了吗?”林修觉得这人有些好笑。

     “咳,我是想问,你之前有没有其他名字还有你家人也是上层星域的吗?”凛尽量显得自己脾气很好的样子,还对林修露出了一丝笑容。

     然而林修却蹙起眉头:“殿下,您既然已经有了伴侣,还过问我这样的事情,您觉得好吗?”

     凛:“……”他没那个意思好吗!

     不等凛解释,林修直接道:“抱歉,我还有事,恕不奉陪。”

     丢下这句话,林修当真是没再停留直接转身离开了。

     凛望着林修决绝的背影,眯了眯眼睛:“真的不是吗?”

     然而他没看到的是,林修再转过头时勾起的唇角。

     再次见到蹲在院子里的冽,就见对方嘴里居然叼了一个花环,见到林修回来,冽起身走到他面前,然后再他面前蹲下,把嘴里的花环送到他面前。

     看着面前的花环,林修微微勾了下唇角,伸手接过:“换方式了?”

     “嗷呜~!”

     林修伸手把花环放到冽的头上,看着威风凛凛的大黑狼,因为这么一个花环而瞬间变得呆萌起来,心中微微一软:“兽型的时候不能说话?”

     “呜呜~!”

     “那会叫吗?”说完这句话,林修想了一下:“像这样,汪!”

     冽:“……”小雌性把他当成狗了吗,难道他霸气的外表不够明显吗?

     见冽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林修笑着摸了摸他的头,然后叹了口气道:“对于你的离开,事实上我并没有那么生气,所以你真的不用每天这样,你应该也有很多事要做吧,去做吧冽。”

     说完这句话林修径自朝屋子走去,留下的冽僵硬的蹲坐再那里。

     刚刚小雌性说的每句话他个字他都明白,可是合在一起他却不那么明白,是原谅他还说根本就从来没有生过他的气?

     如果是前者,冽觉得是因为有错在先所以祈求原谅是他应该做的事情,只要林修不原谅他一天,他就做到让林修原谅他,可是如果林修根本就从来有生过他的气,就算他再傻,再没经验,冽也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林修大概可能从来没有对他动过心,或许不讨厌他,但是也绝对不会有他对他的那样的心动。

     忽然意识到这一点的冽,心里的滋味完全不知道怎么形容,他换成人形,转头忘了一眼紧闭的门,抬步走出了院子。

     一直站在二楼默默看着雄性离开的林修,悄然的叹了口气。

     他想着冽应该明白了他的话,就不会再他身上浪费时间了吧,毕竟他和他心里所想的可不一样。

     冽回到住处,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他想静静。

     等牧像往常一样来蹲守的时候,并没有见到冽,牧不免有些惊讶,向来很有原则的冽,居然半途而废,难不成今天出了什事?

     可是之后一连几天,冽都没有出现,他回去冽也一副很正常的样子,他越发的觉得不解起来,难道林修原谅他了?

     这么一想,牧就坐不住了,不理会冽冷的像要挂了霜的脸:“林修原谅你了?”

     冽淡淡扫过他:“并没有。”

     “……那你?”牧愣愣的看着从他面前走过的冽。

     冽看着他:“他不喜欢我。”

     “啊?”牧越发的觉得自己理解不够了,不喜欢,孩子都生了,又不喜欢了?

     “可是我却喜欢他,怎么办?”

     “那就追啊!”牧眨着眼睛,不理解冽为什么要这么问,对于他来说,喜欢就追啊,为什么要犹豫?

     冽静静看着牧,然后点点头:“我知道了。”

     望着冽拿起外头,出去,牧都没弄明白冽到底明白了什么?

     一连几天林修都没有再见到冽的出现,已经意识到雄性或许真的死心了。

     就在秦岚惊讶怎么没有看到蹲守的另一只雄性时,林修淡淡的道:“他或许不会来了。”

     “什么意思?”秦岚不解。

     “我和他说清楚了。”林修没有隐瞒的打算,不过见秦岚不解,继续道:“我和他说,我明白有生他的气,所以他不需要继续这样下去。”

     “所以他就走了?”秦岚睁大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林修,只不过看着林修淡定的模样,秦岚忽然意识到:“你该不是再委婉的告诉他,你根本就没喜欢过他吧?”

     这样的话,还真是有些可怜啊!

     林修点头:“他明白,所以应该不会来了。”

     而就在这时,秦岚起身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窗外,随后道:“我觉得也未必是你想的那样。”

     林修望着秦岚转头看他时的笑容,好似明白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