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一章
    林修回到家,夏青一见他就忍不住道:“还顺利吗?”

     林修点头:“嗯,他们呢?”

     “秦岚给三只小的买了衣服,正带他们换呢,你上去看看,我把这里收拾下。”

     林修看着忙碌的夏青,眼中有些犹豫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把见到牧的事情告诉夏青。就再他犹豫的时候,感受到他异样的夏青抬起头来:“怎么了,林修?”

     看着夏青干净的眼睛,林修想着其实夏青之前也没有想错,知道与否,最差也就是和现在一样。

     “我刚回来的时候,见到了牧。”

     最后一个字的落下,面前的夏青已经不由得睁大了眼睛;“你说谁?”

     “牧。”林修叹了一声,拉着他坐下道:“他看起来不错。”

     “他,他有说什么吗?”夏青这句话问的很小心,而林修也知道他在期待什么,可是他摇了摇头:“夏青,你觉得这里如何?”

     “很好,林修他没有问我是吗?”不死心的夏青还是问出了最想知道的答案。

     “你们再见面,我想他会和你说清楚,夏青不管结果如何,我希望你能振作。”

     夏青无神的点点头,林修拍了拍他的肩膀:“一会我们去给小崽子们办理入学手续,你和我们一起去吧。”

     夏青摇了摇头:“我想一个人呆一会。”

     “好吧,有问题记得和我说。”林修转身上楼,觉得自己似乎错了,他不该说这些,或许这些该由他自己去认证。

     见林修进来,秦岚笑着把已经换了新衣服的三只小的推到他面前:“看看怎么样?”

     穿上干净好看的小西装,三只小的眨巴着大眼睛看着林修,好似期待他说点什么似的小模样,林修笑着点头:“差认不出这是谁家的小崽子了!”

     “主要小家伙们长得可爱,穿什么都好。”秦岚看着自己的杰作也是满意的不得了。

     林修笑着摸了摸儿子的头:“谢谢。”

     “你已经说过好几次了,求你别再说了。”秦岚夸张的道,转而又道:“我们走吧。”

     两人出门,秦岚就注意到不在状态的夏青,忍不住道:“怎么了夏青。”

     “你们出去啊?”夏青抬头看了他们一眼问道。

     “嗯,你……”秦岚欲言又止,偏头看了眼林修,没有继续问。

     “没事,你们走吧。”夏青说着抬步上了楼。

     看着夏青回到房间,秦岚转头看着满眼担忧的林修:“怎么回事?”

     “我见到牧了,昨天你也看到了,就是餐厅那个!”林修叹了口气,看见仰头看着他的小月月眼中闪过的担忧,林修摸了摸他的头:“我告诉夏青了,不过我想我不该告诉他。”

     秦岚闻言,蹙了下眉:“我并不觉得你做的有错,他们遇上是迟早的事,而且那个雄性的身份,似乎并不简单。”

     “我希望他能振作。”林修望着楼上紧闭的房门由衷的道。

     “他会想清楚的,我们走吧。”秦岚转身推开门,走了出去。

     其实在秦岚心里,夏青的状态并不让他意外,相反林修的过分冷静,怎让他有些意外。

     一般被抛弃的雌性,多半都会表现出夏青的状况,但很少会出现林修这般冷静的。

     有的时候他都忍不住要想,究竟是谁抛弃了谁?

     不过这种事情他不打算去问,毕竟这种等同于扒开别人伤口的事情,只有当事人或者与之患难与共的人才有权利。

     他和夏青相比,注定还是差了这一层亲密的。

     三只小本来就遗传了林修和冽的好模样,这会有经过秦岚的精心打扮,更是回头率百分百。

     小辰辰一直牵着两个弟弟的手,小表情绷得紧紧的,面对时不时落到自己身的目光也好似浑然不在意一般。

     到是小月月有些惊恐的望着四周,紧紧的攥着自己哥哥的手。

     至于小星星则好奇地一直问着:“他们为什么总看我们呢,哥哥,你看那个有我了!”

     小辰辰自然不会回答他的话,对于他来说,那些人为什么看他们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要保护他的弟弟们。

     不过秦岚却低头笑着道:“因为他们没见过这么可爱的宝宝啊!”

     “真的嘛?”小星星眼睛顿时一亮,转头去看林修:“姆父,他们是因为我们可爱才看我们的吗,可是我觉得姆父才是最好看的啊!”

     “林修,你儿子可真会说话!”秦岚忍不住羡慕道。

     林修摸了摸小星星的头:“好好看路别摔了。”

     “不会的,姆父我可是小雄性,小雄性长大是要保护姆父的!”小星星挥了挥自己的小拳头,一脸的认真。

     “我也要保护姆父!”小月月仰着小脸尽管声音没有哥哥的声音大,但眼中也是满满的坚定。

     林修心里一暖:“那一会考试的话,你们可要好好表现,考上了以后就能和我一起在这里读书喽!”

     三只小的对视一眼,皆是一直的点点头。

     蓝衣不知道刚刚牧把冽找出去说了什么,只见回来的人表情格外冷漠,蓝衣隐去内心的好奇道:“下午齐域老师那边你好过去吗?”

     “嗯。”冽点了下图,起身拿起自己的东西,径自离开。

     被留下的蓝衣愣了一下后,抬步跟了上去,尽管冽的过分冷漠让他有些受不了,但是想到家里的安排,他却不能拒绝,只因为这个雄性除去冷漠,各方面与他都是最配的。

     所以哪怕对方总是拒人千里之外,他也还是会忍耐着对方,想着对方迟早会看到他好,而事实上这已经比最初好了太多,他不该放弃。

     跟着冽一路来到幼儿院,因为齐域老师的关系,他们一般都会抽一些时间来这边给幼崽们做授课导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