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七章
    见徐老如此有精神,林修到是不担心了,又给他添了一碗汤。

     次日上课的时候,林修课间见到一个年轻雌性,炫耀地拿出一个护晶给其他人展示,看到那熟悉的外饰,林修眨了眨眼睛,有点意外,他昨天刚刚送到寄卖行,今日就看到买家了。

     听着对方展示时说的话,林修到是真没想到按照自己想法设计出来的款式,好像很受欢迎。

     不过仔细想想倒也不难发现,这里的护晶多半都已实用为主,外表也仅仅只是最简单的效果,不过一旦出现这种好看又实用的,不受欢迎就怪了。

     想通了这一点,林修想着苏白大概很快就会找他了。

     果然没让他想错,几乎就是同时,林修的终端通讯就响了起来,看到苏白给他的转账信息和附上货已清仓,请及时补货的话,林修忍不住勾起唇角。

     “林修,有人找!”突然传来的声音,让林修愣了一下,随后看着喊他的雌性,朝着外面指了一下。

     林修朝着对方点点头,忽视了对方语气中显而易见的嫉妒,走到门口,看着昨天中午和他搭讪过被他拒绝的雄性。

     他没想到对方还会来找他。

     “有事?”声音算不上冷淡,但也不算热情,平平淡淡的一句话,林修很好的表达了自己的意思,只希望对方能明白,作鹏宇或许可以考虑,但更进一步就没有必要了。

     “我这里有两张竞技场的票,晚上你有时间吗?”莲略有期待的看着林修,在他来看林修对他的那些疏离和拒绝,不过都是欲拒还迎的手段,他不介意对方如此,一方面这让他觉得有挑战性,一方面也觉得像林修这么漂亮的雌性也该如此。

     “没有时间,还有其他事,没事的话,我要上课了。”林修没有任何犹豫就拒绝了对方,看着眼前雄性一闪而过的惊诧,林修叹了口气,他觉得这个雄性似乎并不明白的意思:“我对你没有那方面的意思,也不是欲拒还迎,希望你明白,不要再我身上浪费时间。”

     “你是因为以前的雄性伤害过你才拒绝的吗,我会对你好的,我保证。”莲没想到林修会如此直接的拒绝,一时间有些不甘心。

     林修觉得这地方最不值钱的大概就雄性的保证,所以他要那种不切实际的东西做什么呢!

     叹了口气,正打算否定的时候,就听对方又一次开口:“我也会对你的崽子好的,这一点你不用担心。”

     林修要被这家伙的自以为是气笑了:“我想你误会了,拒绝你并不是因为这方面的原因,而是你真的不符合我的择偶标准,所以我们不要浪费彼此的时间,抱歉,我要上课了。”

     这一次林修干脆利落的转身,没有再给后面雄性任何废话以及补脑的时间。

     在旁边听着两人对话的其他兽人,皆是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林修就这么轻易地拒绝了一个雄性的告白,这得需要多大的勇气。

     然而林修却全然没有在意的回到了座位上,仿佛刚刚发生的一切都和他无关一般。

     林修的这个举动自然会引起一些人的嫉妒和反感,当然也会有一些人佩服他的勇气。

     毕竟并不是所有雌性都有勇气去拒绝来自一位雄性的告白的,那诱惑不是一般的大。

     冽坐在那里,脸上没有一丝表情,一双深色的眼睛静静的看着前方。

     而坐在他旁边的牧则僵着脸只想下一秒就消失在这里,他一点都不想参与到两个人的对话当中。

     飒站在他们面前,眼睛却直直的落在冽的身上,他虚长冽几岁,作为冽的左旁右臂,此刻的他觉得冽的行为是完全不理智的,似乎从下层星系回来就已经不理智。

     “我再说最后一遍,目前最有效解决你和凛争端,让长老会都站在你这边的最直接的办法,就是和蓝家联姻,难不成你想等着蓝家偏向凛那一边在后悔吗,冽?”

     “我拒绝你的提议。”冽的声音很轻,却已经很好的表达了自己的想法。

     飒只觉得自己脑仁疼的不行,他从来没发现冽会如此固执,怎么蓝家的那个雌性就那么面目可憎不可下咽吗?

     还是说,想到什么的飒不敢想的看着面无表情,却又强烈的表达出拒绝的冽:“你不会还在惦记那个小雌□□?”

     在飒看来,这么简直愚蠢至极先不说那小雌性长相如何,就单单只是身份,收在身边当个玩物还行,若是伴侣,怎么能配的上冽。

     然而冽却没有回答他,也是变相的默认。

     飒简直要哭了:“你是认真的吗,冽?”

     “他是我的伴侣,唯一的,从来没变过,蓝家也不行。”冽看着飒的眼睛,语气虽然很淡,但却很好的在提醒对方,不要再给他提议和蓝家联姻来获取成功的办法,之前接受飒的做法,让他拖住蓝衣,以求拖住蓝家和凛接触,已经让他难受的快要疯了,更不要说,他和蓝衣的接触还有可能让林修误会。

     只要想到这一点,他就烦躁的想杀人。

     “他有什么好?”然而作为多年的好友飒虽然不想见到冽如此,但是也感受到了他的认真。

     “我喜欢。”简单的三个字,几乎简单又粗暴的回答了飒的问题。

     牧为了不伤及自己,已经挪到了沙发末端,随时有跑路的意思。

     飒叹了口气:“你要想清楚,如果让凛得到蓝家的辅佐,那个位置对你来说就危险了,别说你不在乎。”

     冽没有出声,再知道他的父亲和母亲遗落外星域消失不见得时候,他就已经预料到,静默了多年的凛会再此刻出手夺得他想要的一切。

     见冽没有出声,不死心的飒再一次开口道:“所以你真的想清楚了吗?”

     冽抬头看他:“我说的还不够清楚吗,如果你觉得我非要走那条路的话才能夺得王位的话,你们这群人也可以以死谢罪了。”

     飒愣了一下,忽然笑了:“我只是提出最有效的解决办法,并不代表我们会怕他,既然您放弃了直接有效的办法,那我们自然会走另一条粗暴一些的路,到时候还希望我的殿下能表现的狂野一些,没准您的小雌性会回心转意也说不定呢!”

     看着丢下这句话离开的飒,牧只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果然和变态在一起,自己也容易觉得自己不正常。

     话已经和飒说的很明白,戏也不用在演,冽起身走出房间的时候,牧下意识的问了一句:“去哪?”

     回答他的是冽无情的背影。

     出现在教学楼公共区域的冽,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林修走出教室的时候,就看到立在门口倚靠着墙站着的雄性,见他出来,对方站直了身体,目光很有侵略性的落在他身上。

     顿了一下的脚步重新抬起,林修无视了对方的视线,打算去餐厅吃饭,因为夏青找到了工作,接下来的午餐他依旧要一个人解决。

     冽看着走过他的雌性,没有因为他的无视而放弃,而是抬步跟在对方的身后,保持着一个若近若离的距离。

     他这一举动再次引来了轰动,让刚走出的蓝衣脸色一瞬间变得苍白起来。

     林修知道那个人一直跟着他,但是他却不想理会,低着头走近餐厅,点了自己想吃的午餐,又看着对方点了同样的午餐坐在他对面。

     整个餐厅因为他们两个的举止都变得异常安静。

     一直到吃完,林修将餐盘送到洗漱区,出了餐厅,冽也一直默默跟在他身后,一直到林修回到住处,关上门,冽才停在门口,看着那扇被用力关上的门,低下头,想着自己怎么做才能求得雌性原谅。

     父亲曾说过什么,雌性都很容易心软,尤其是对雄性的兽型很难抗拒。

     林修回到房间,没有人的房间显得很安静,他坐在椅子上,想着今天雄性的举动。

     不难看出雄性有求和的意思,可是什么都不打算说,就来求和吗?

     林修觉得他还没有那么大度。

     “喂,你是哪家的雄性,这么没节操,跑到这来秀,赶紧滚蛋,告诉你这里没人会喜欢你的兽型。”突然传来徐老头的声音,林修连忙起身来到窗前,就看到楼下徐老头朝着一直蹲在门口的黑色“大狗”挥着胳膊驱赶着。

     林修担心徐老受伤,快速的走下楼打开门:“徐老,怎么回事?”

     “我还要问呢,我一会来就看到这头蠢狼蹲在这里。”徐老不爽的等着蹲在旁边,因为他的出现而瞬间吐出舌头眼睛晶亮看着他的“大狗”哦,不,是狼。

     林修觉得他知道这是谁!

     “你回去吧,我们没什么可说的,你不要来了。”林修把徐老请进屋,关门的时候对外面的大狼说了这么一句话。

     重新关上门,徐老站在那里看他:“他就是你的小情人吧?”

     看着徐老一脸的嫌弃,林修有些想笑:“他确实是三只小的父亲,但却不是我的情人。”

     “……”还不都一样,徐老默默的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