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四章
    林修回去后把见到冽的事情和夏青说了,夏青看着林修淡定的样子,觉得自己相较于林修来说实在有些没出息。

     林修见他如此,也知道他在想什么,叹了口气,事实上他心里也全然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淡然,拍了拍夏青的肩膀:“我可能要留在这边,你呢,怎么打算的,再见过牧之后你还要回去吗?”

     夏青摇头,他现在很迷茫,他没有林修那个运气,也没有林修的心理素质,他现在都有些怀疑自己怀疑人生,明知道牧不可能和他在一起,自己为什么还要执着的过来。

     看着倍受打击的夏青,林修摸了摸他的头,如同对待三只小崽子一般道:“还记得我之前说的话吗,我说我学会了就教你,你想和我学吗,我可能没有徐老头那么多经验,但是你想学我就会全心全意的教你,反正你回去也没有什么亲人,不如留在这里,你说呢,夏青?”

     如果这个时候夏青对自己的人生充满迷茫的话,林修不介意自己给他树立一个目标,哪怕这个目标最后无法实现,但总好过没有,而且夏青并不笨,林修相信他很快就会振作起来。

     然后等他真的找到自己想要的,再做其他的打算,他也不介意。

     没想到林修还记得当初的话,夏青心里感动的同时也不忘问:“教我不会影响你吗,你还要帮徐老参加比赛。”

     “不会,教你的同时也等于我复习了,我们一起进步,至于其他的我们暂且不要想了。”

     “好,我听你的,林修,谢谢你。”夏青这句话说的很认真,他自己也清楚,林修就算不管他,也是正常的,然而林修不仅开导他,还要教他护阵师的技艺,让他暖心的同时,也感动的不知道怎么样才能报答这份恩情。

     林修怕他有负担笑着道:“不要觉得我在帮你,你在还能帮我分担下对小崽子们的照顾。”

     “放心,我会像对待自己孩子一样照顾他们的。”夏青一本正经的样子,让林修心里一暖。

     “别太宠他们,他们骄傲就不好。”林修笑着说完拍了拍夏青的肩膀:“早点休息吧。”

     回到房间,林修把三只小崽子明天上课准备用的东西装好,又在他们的小包包里装了些给他们磨牙用的小肉干。

     看着熟睡中的三只小的,林修想着,算了,只要冽不做出伤害他们的事情,管他为什么会突然离开,就算有苦衷,又和他有什么关系,从他离开的那一刻起,他就没打算要和他同患难,或许冽的离开是不想牵连自己,但是被当成弱者一般的对待,林修并不觉得这是冽对自己的呵护,相反就是没把他放在同一立场对待罢了。

     将东西收拾好,林修又拿出护晶开始刻画起来,有备无患总好过临阵磨刀。

     然而林修并不知道,他这几日来的出现,已经在双子星学院内部,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不单只是林修出色的外表,同时引起众人关注的还有那三只幼崽,能成功诞下三胞胎又都是雄性,这足够说明这个雌性的生育能力,再加上这个雌性的姿色又是如此的非凡,林修就是想不出名都难。

     牧看着双子星学院内网论坛上的八卦帖子,汗颜的悄悄关上,心里默想着可别让冽看到,否则非炸了不可。

     “你怎么还在这?”冽洗漱出来,看着他留在他这里没有离开的牧,很是烦躁的道。

     “那个飒刚刚通知我说,凛去拜访了蓝家。”说这句话的时候,牧的声音明显带了点心虚。

     冽闻言就知道飒要说什么,蹙起眉:“我对蓝衣没兴趣,让他老实的给我好好按照计划行事!”

     “知道了,知道了,你也别这么激动,你不想我们谁也不能强迫你的。”牧起身三两步走到门口,开门的时候还不忘笑着道:“早点休息,睡好了才能心情好。”

     冽转头看他:“夏青的事情你最好给我好好解决,我不希望到时候因为你再惹他不快!”

     至于惹谁不快,冽即使没有说,牧用脚趾头也知道说的是谁。

     “我会解决的,你放心。”牧说完再不敢多留,直接关门走人。

     冽转身坐到椅子上,紧蹙的眉头没有因此而松开,反而越蹙越紧,想到今日林修红着眼睛对他的指责,冽就觉得自己简直是个混蛋,明明他的父亲告诉过他,身为一个雄性最不该做的就是惹自己的雌性哭,可是他却偏偏做了这种事情。

     还会原谅他吗?

     想到林修要和他解除伴侣关系,冽就恨不得揪着凛暴打一顿,要不是这个人渣,他至于被他的小雌性抛弃吗!!!!

     秦岚一早就因为有事,先离开了。

     林修给三只小的收拾妥当,又送他们去了幼儿院,才转去自己上课的地方。

     徐老自从之前出去,就还没回来。

     林修一出现在教学楼里,就引起了不小的关注,尽管林修想装作没发现,可是那些如实质的目光实在他刺眼,忍了了一会,林修就蹙起眉头来。

     一路走进上课的教室,他一进去,就听见后面有人指着他道:“真的是他,还以为之前是传言呢!”

     “跑来这里上课,不是为了勾引人的吧,没瞧见他身边没有雄性吗!”

     “生了三胞胎又怎样,还不是被雄性抛弃了!”

     听着四周不断回响着声音,林修想着他还真是怀璧其罪了,他不会去和这些人吵架,毕竟这些人已经因为嫉妒,不要自己的脸了,他又何必去给他们脸呢!

     如果说之前因为这些人的注意而有些烦躁的心情,这会已经彻底平静下来。

     他还记得当初最后的那几年,因为身体的秘密被发现,那些人看他的眼光也是如此恶劣,最后他也不是坚持下来了吗,现在已经比那个时候好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