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41 死丫头,你怎么才回来
    话筒里‘嘟嘟’的忙音像是千斤重的石锥敲打着林惜的内心,一声一声全都是另人窒息的煎熬,终于,在林惜快要绝望的时候,电话被人接了起来。

     听着那边熟悉的嗓音,林惜忍不住哽咽,“若若是我,我现在遇到点麻烦,你能来帮帮我吗……”

     岑溪若正好在电视台录节目,离着酒店近,她让助理开车过来,不过也才二十分钟。

     一路赶来,脑海里全都是林惜的声音,时隔五年再一次亲耳听到,她差点当场就犯了脑溢血,那声音她听过千百次,绝对不会错,就是她!

     一句话,让岑溪若站在电视台的候机室哭的泣不成声,助理和经纪人吓坏了,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报了一个地址,节目都顾不上录了,在她心里,没有什么能比林惜更重要。

     她回来了,她没死!

     岑溪若一会儿哭一会儿笑,只把助力吓得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从保姆车上下来,岑溪若在地下停车场等电梯,她没让助理跟着,径直上了十六层,按照林惜电话里说的房间号找了过去。

     铺着高级静音地毯的走廊上,岑溪若站在房间门口,1603,手抬起放下了好几遍就是没敢敲下去,她害怕,害怕敲开门赶过来的人不是林惜,而是别人。

     就在她犹豫不决时,房门忽然从里面被拉开了,林惜小心翼翼的探出半个脑袋,看到站在外面的人真的是她时,眼睛倏地红了一片,还没开口已经泣不成声。

     岑溪若也好不到哪儿去,闪身进了屋子,直接一把抱住她,身体抖得像筛糠一样,“惜惜,真的是你,真的是你,我还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你了呜呜……”

     林惜心中动容,曾经历历幕幕在眼前闪过,她待自己一直都超越了朋友,更靠近亲人。

     这些年过去,她已经学会了独立,学会了冷静,学会了克制自己的情绪,可还是在她抱过来的瞬间,眼泪决堤。tqR1

     嘴巴张开右臂上,半晌,她轻声说了句,“若若,我回来了。”

     “死丫头,你怎么才回来!你知道我这些年找你找得有多辛苦吗?我差点以为再也找不到你了,你怎么忍心一走就是这么久……”岑溪若怨她,怨她瞒着所有人,也瞒着她,当年得知消息时,她直接晕倒在片场,过了半年才缓过劲儿来。

     “当年离开,我有苦衷,不是万不得已,我不会这么做的。”林惜满腔苦涩,微微松开她,视线落在眼前哭的七荤八素,眼线都花了的脸蛋上,竟然没心没肺的笑了,“若若,你的脸……”

     岑溪若瞪她,“现在是说妆的时候吗,你没心没肺一走了之,警方说你是自杀了,那时候差点抑郁,你知不知道?”

     她说着,险些又哭出来,拉着她的手舍不得放开,“这些年,你都是怎么过的?”

     林惜微微垂下视线,其实这些年她身体上不苦,只是心里苦,这样的苦,不是三言两语便能道尽的,真要问起来,她不知道要从哪里说起。

     两人见面,情绪都很激动,沈念安刚才被林惜藏在了卫生间里,虽然妈妈千叮咛万嘱说不要出来,可听到外面的哭声,沈念安着实不放心,就怕妈妈出什么事。

     迈着小步子走到门口,小手打赏门锁,轻轻一旋,门推开,露出光洁的额头和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

     岑溪若没想到卫生间里还有人,顺着看过去,是一个小朋友,能看出是一个小女孩,只是孩子半张脸都挡在门口面,她看不清,“这是?”

     林惜伸手将沈念安从卫生间牵出来,微微弯下身子,温柔的跟她说话,“安安吓坏了吧?”

     刚才听到外面有声音,怕是韩延琛那些人,便让她到卫生间去等。

     沈念安胆子倒也真大,卫生间里亮亮堂堂的,她也不害怕,摇了摇脑袋,声音脆脆的,“妈妈,我不害怕!”

     “真乖。”林惜指了指身前的人,“这是妈妈最好的朋友,叫阿姨。”

     沈念安大大方方的站着,仰头看着岑惜若的视线也不闪也不躲,很淑女的小声喊了句,“阿姨你好,我叫沈念安。”

     岑溪若木了,双眼瞪大看着身高还没到自己胯骨的小屁孩,从她在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她就傻了,那长相简直跟林惜像了八成,然后听到小屁孩喊林惜‘妈妈’,她更是有种被砸晕的感觉。

     现在小屁孩说什么,沈念安,孩子姓沈?

     林惜料想到她会有这样的反应,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若若?”

     岑溪若回神,看了眼沈念安,又看了眼林惜,表情有些凝重,“这孩子是……对吗?”

     她一句话藏了半句,怕小屁孩听到了心里会难受,这个年纪大小,能听懂大人之间的对话了。

     “是。”林惜摸了摸沈念安的脑袋,眼底都是为人母亲的光华,“我今天叫你来,是想让你带安安离开酒店,刚才楼下大厅,我撞见韩延琛了。”

     岑溪若目光复杂的望向她,“要是不撞见他,你还不打算联系我是吗?”

     林惜无言以对。

     的确是这样。

     如果没有碰到韩延琛,她现在应该在去机场的路上了,飞往美国,更是两条平行线。

     沉默片刻,岑溪若别开脸,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用纸将脸上的化妆品痕迹收拾好,知道现在不是叙旧的时候,蹲下身来想跟沈念安套套近乎,可惜从来没照顾过孩子,实在是嘴拙,只知道拿糖引诱,“安安要不要吃糖果,阿姨这里有很多。”

     沈念安很有礼貌的摇头,“不用了阿姨,妈妈说不能乱吃别人的东西。”

     林惜勾唇,“若若阿姨不是别人,她的你可以吃。”

     沈念安仰头,“真的吗?”

     “真的,不过你只能吃一颗。”

     得到允许,小包子这才从岑溪若摊开的手掌心里拿了一颗粉色包装的硬糖,真的就听话的只拿了一颗,看得岑溪若心都软了。

     林惜既然叫她来,就是不想让韩延琛得知这个孩子的存在,说到底还是想瞒着沈怀瑾,岑溪若不知道帮她瞒着是对是错,但就当年那件事来说,岑溪若心里对沈怀瑾是有怨恨的,如果不是他,林惜怎么会苦了这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