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72 我不能让我的孩子叫一个野男人爸爸
    不知道过了多久,林惜累的晕过去,又被他折腾的醒过来,反复几次,蛰伏在身上的男人像是一只不知疲惫的野兽,肌肉因为用力高度贲张,硬的像石块一下,却跟她的柔软极致融合。

     好不容易消停下来,她体力严重透支,房间里弥漫着一股奢靡的气味,她皱着鼻子,微微侧脸看着躺在身侧的男人,那人也好不到哪去,眼角泛红体力流失的征兆,此时那双深邃的眼睛紧紧闭着,英俊的面容透出一丝疲乏。

     有力的手臂缠着她的细腰,他抱得很紧,放佛只有这样才能睡得安稳。

     林惜恍惚了一下,放佛置身于五年前,无数个白天黑夜,他们都是这样拥着彼此入睡醒来。

     顿了顿她忽的冷笑,可就是这样一个男人,却给了她最深的算计。

     想到这,林惜浑身冰凉,被他搂住的地方像是被毒蛇缠绕,她伸手掰他的手臂,那双臂却像铁链一样紧紧锁着她。

     沈怀瑾最终被她不安分的动作扰醒,浓密的眉毛压向眉心,眼底带着一点被人扰醒的不悦,却在看到她时消失殆尽,声音尽是温柔,“别闹。”

     一场情事过后,她发丝微湿,不少黏在她白净的脸颊上,沈怀瑾看着碍眼,伸手替她拂开,见她躲,清润的视线落在她眼睛里,“怎么了,不舒服?”

     林惜没说话,静静看着她,搁在被子底下的小手紧握成拳,指甲抠着手心的嫩肉。

     “抱歉,五年没有你的日子实在太难熬,刚刚有些控制不住。”他翻身覆在她身上,两只手臂撑着身体的重量,怕压到她,细细柔柔的啄吻着她的眼角,眉头,鼻尖,“惜儿,其实我一直都还……”

     林惜见他要吻下来,双手抵在他坚硬有力的胸膛上,“既然沈总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希望以后沈总不要再来找我们母女的麻烦,也希望您高抬贵手,不要针对Rank财团。”

     沈怀瑾身体倏地僵住,眼底那抹惺忪睡意全无,那就‘爱你’硬生生卡在了喉头,睁开眼看到她就在自己身边的温存美好,被她一句话彻彻底底的浇灭,像是睡在干冰中,四肢脑袋都是僵的。

     他差点以为自己幻听了,看着她毫无血色的面容,那上面根本没有一丝幸福和愉悦,全都是对他的避之不及。

     他忽然冷笑着勾唇,看得林惜心里打鼓。

     “刚才你主动,是因为这个?”

     男人从床上坐起身,精壮的上半身暴露在空气中,他却像是没有丝毫的不自在。

     倒是林惜脸热的别开视线,不想跟他在刚才的问题上讨论,“关于孩子的事,你是孩子的父亲,血缘关系,我否认不了,如果你想探望她,我们可以进行协商,保证你每个月都能见到她,我也不会阻拦孩子对你的感情,这样可以吗?”

     男人深沉森然的视线压过来。

     林惜忽然嘴巴有些干,承受不住他这样的目光,“或者你有其他想法,也可以说出来。”

     她身上裹着被子,可肩头还是裸着的,白皙的皮肤像是细致的蛋白,脖颈和锁骨处布满他激动时留下的痕迹,可他此时看着却燃不起一点火。

     林惜被底下的身子一丝不着,在他面前总归是底气不足。

     她事后说这话,是在恶心他。tqR1

     高级的羊毛地毯上散落着两人的衣物,沈怀瑾捡起穿上,转眼又是那副冷冰冰的样子。

     走到床边俯身,一只手臂撑在她身后的床头上,一只手狠狠的捏住她的两腮,俊颜阴翳,“上了床碳交易,这么娴熟的姿态,看来有过很多次?你拿上床跟我做交易,问过我愿意了吗?”

     林惜纵然心里有这样的想法,可是被他如此说出来,仍然难堪不已。

     其实在到这间屋子之前,在被他按在床上之前,她从来都没想过要用这样的方式,即使她真的走投无路,也不会出卖自己的身体。

     可当她清晰的认知到自己今天躲不掉时,她故意这样激怒他,侮辱他,讽刺他,让他也难受恶心。

     只是看着他眼底划过的那抹受伤,心里却没有想象中那么痛快。

     两腮被他捏的很疼,嘴巴都不受控制的张开一点,林惜甩不开沉默的跟他对视。

     而这样的态度无疑让男人体内的怒火更加旺盛,半分钟后,他松开她,一拳狠狠砸向床头上的墙壁,‘砰咚’一声闷响,格外吓人。

     林惜缩了缩脖子,视线微垂看到他落在身侧关节红肿的五指。

     “不想做沈太太,非要做不值钱的床伴,好啊,我成全你,林惜,今天我明明白白告诉你,你,我不会放手,孩子我也不会给你,你所担心的那个野男人,我沈怀瑾要是让他好过一分,就他妈白当你男人!”他气大了,爆了粗口,镌刻的脸上竟然涌上一血,让他看起来十分暴戾。

     恨不能一枪崩了床上的女人,可偏偏对她一点都暴力都使不出!

     除了嘴上狠点,他还能怎么样?

     一觉醒来,美梦还没做完,她一盆冷水把他浇了个透心凉,五年不见,她就不想他?

     就没有一点点对以前的眷恋?

     从头到尾,他都像一个跳梁小丑,他允许她侮辱自己,却不允许她侮辱这段感情!

     林惜被他浑身的浊气吓到,特别是听他说的最后一句,那股狠劲儿,让她身体都忍不住颤了一下。

     可是他刚才说什么?

     孩子不会给她,这是什么意思?!

     林惜揪紧胸前的被子,神色紧张的问他,“沈怀瑾,你想对安安做什么”

     他冷笑,审度的视线流连在她裸露的肌肤上,“做什么?孩子是你的,也是我的,我作为孩子的父亲,条件比你好,理应当该由我来照顾她。”

     林惜大惊失色,小嘴都微微张开着,两只眼睛又圆又大此时像是要瞪出来一样,哆哆嗦嗦,难以置信的又问了一边,“你、你说什么?!”

     他走到茶几旁拿过烟盒抽了根烟点燃,白色烟雾挡住他眼底的刻意,“既然你提起来,我也不瞒着,孩子我一定会争取,不是说爱上别人了,那行,你走,孩子留下,我不能让我的孩子叫一个野男人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