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6 给自己留点尊严
    此时,林家却因为公司资金链断裂,走到了要宣布破产的地步。

     林宝华开始还怀有一丝希望,到处奔走,哪怕是低三下四也不在意,只为求一线生机,无奈华控集团的影响力实在太大,沈怀瑾又做的这么明显,明摆着‘谁敢帮我就针对谁’的态度,弄的整个J市没有一个人敢跟他为伍。

     渐渐地,林宝华从开始的奔走,到了现在连东山再起的气势都没有,奋斗一辈子的事业忽然没了,连续几天不睡觉,年过半百的人此时看起来可怜又可笑。

     叶玲玲看着一屋子的清冷,不,现在连这房子也不再是她们的了,因为公司破产林宝华名下的不动产也要被银行没收抵账,,其中也包括这座别墅。

     没了金钱的滋润,一朝之间叶玲玲像是老了十岁,每天看着镜子里干涩却无法保养得面容,她都觉得胆战心惊。

     本来安排在林氏公司里的陆铭,当时林宝华对他还有所防备,哪怕跟林夏订婚了,也只给了他一个不上不下的职位,现在想直接让他进入高层,陆铭却是心不在焉。

     好的时候防着他,现在公司成了这个样子想起来让他当接盘侠,就以林氏现在的这一堆烂摊子,也绝对不是他一个人就能收拾得了的。

     况且好说歹说,他也是国内一流大学毕业出来的金融学人才,让他在一个岌岌可危的公司里,他本身是不愿意的,尤其是现在看着林氏每况愈下,没有还击能力时,他更是不愿意。

     特别林夏还总时不时的跟他闹矛盾,热恋时没显现出来的那些毛病也都浮现出来,一言不合就像泼妇一样毫不讲理,总是对他疑神疑鬼,让他连伪装的热情都消磨殆尽。

     而恰逢此时,原本林氏投资者其中之一的公司向他抛出了橄榄枝,看中他的学历和才识问他愿意加入与否,说白了就是挖墙角。

     陆铭几番犹豫后,还是跟负责人约见了一面,却不知道林夏在哪里得到风声,闹到当场,一桌人不欢而散,那抛出意向的老板也不再言语。

     陆铭丢不起这个人,去楼上酒店开了个房间,林夏气势冲冲的跟上去,刚一进门,陆铭一改沉默的作风,直接发飙的把她甩到了墙上。

     “你有病啊!”陆铭气急,扯开领结,直接爆了粗口。

     林夏被磕的后背一疼,脚底下高跟鞋一崴,脚脖子差点扭断,登时气的朝他吹胡子瞪眼,“你竟然敢跟我动手?!陆铭你竟然敢……”

     陆铭冷笑着打断她的话,“我有什么不敢,你当自己还是林家那个高高在上的大小姐?认清现实吧,你现在都快无家可归了,林大小姐!”

     闻言,林夏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好啊陆铭,你终于把心里想说的话说出来了,看我流落到这一步你也落井下石?当初你跟我在一起是不是图林家的钱,你说!”

     陆铭冷眼看着被怒火扭曲了面容的女人,此时她早已没了大家闺秀的模样,有的只是一张嫉恶的脸,竟是像极了叶玲玲。

     陆铭扭过头,不愿再看她一眼。

     林夏被他这样的举动彻底激怒,顾不上脚腕传来的阵阵疼痛,瘸着腿走到他跟前,“现在林氏还没倒,我爸也不会允许你自己出来单干,要是让他知道了你觉得会闹成什么样,你觉得我这么做不好,我是为了你好,怕你被我爸发现你知不知道!”

     “你爸知道,以他现在的能力,知道了又如何?”陆铭眼神从未有过的冰冷,那种毫不遮掩的嫌恶看得林惜浑身发凉,“林氏现在就是一个空壳,除了一屁股的债什么都没有了,这时候想起我来了早干嘛去了?林氏破产,总不能我也跟着当陪葬的!”

     “你、你……!”林夏指着他。

     陆铭一把拂开她的手,“你要是觉得不好开口我可以自己去说,你爸如果接受不了,那我们就分手,谁也别拖累谁。”

     ‘分手’两个字说出来,林夏脑子嗡的一声全乱了,一直以为跟陆铭的相处之中,她都是占主导的那一个,陆铭对她也都是言听计从偏多,偶尔有意见也会表达的很委婉,林夏觉得陆铭对她是百依百顺的,因为他太爱她,离不开他!

     从没想过有一天这两个字会从他的嘴里说出来,一时之间林夏竟然呆住在原地。

     见她终于消停了,陆铭冷笑一声,将裤子口袋里的车钥匙仍在床上,“你的车,哦不,现在应该是银行的车了,还给你。”

     说罢,他拎起外套起身往外走。

     林夏像是发狂了一下,连跑带跌的往门口跑去,从身后一把抱住陆铭的腰,死死的搂着不让他走。

     “不要!不要陆铭,我错了,是我错了,我不该这么说你,你别走,这件事我们就当作没有发生过,我什么都不会说好吗,你别走呜呜呜呜……”林夏哭的声嘶力竭,眼睫毛和眼线糊了一片。

     陆铭不为所动,他看着自己腰间缠着的手,只剩下厌恶,有些感情一旦崩了就再也伪装不下去,他强忍着心里的恶心一根根的掰开。

     最后一根手指终于松开时,林夏看着两手空空心里慌得不行,她转身站到他面前,一把搂住陆铭的脖子,另一只手竟是扯着自己身上的衣服,“陆铭,陆铭……”

     陆铭蓦地一僵,看着她把自己衣服扯得乱七八糟,眼底里却没有一丝高涨的情色,只有无边无尽的冷漠。

     他没有制止林夏,直到她全身上下只剩下内衣物,陆铭才往后退了一步,那神色像是在路边躲开不干净的东西一样,他声音不带一丝情绪,“林夏,给自己留点尊严。”

     林夏早已不管不顾,只是不想他离开,也不在乎自己现在是怎样的姿态,哭着求他,“阿铭,我爱你,我不能没有你,留下来好不好,留下来我陪着你,今天是我不好,我不该这样,你原谅我吧……”

     “林夏,你不爱我,你只爱你自己。”他淡淡的说,像是在说一个不相干的人。tqR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