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67 结婚证
    其实沈怀瑾也不知情,他只是让冯伦去预约包场,没想到冯伦知道他的意思后直接吩咐人布置成了这样。

     他看了眼身侧有些呆住的小女人,心里很是满意,难得绅士的替她拉开椅子,“坐吧。”

     林惜本来挺自在的,被他这么一整反而拘谨了,这种环境下也不好说什么,她把围巾大衣脱下来服务员立刻替她收好,衣服掠过头发带起了静电,发丝微扬有点炸毛。

     沈怀瑾看着她呆萌的样子,唇边划过一抹笑意,伸手替她拢了拢微乱的头发。

     两人已经很久没做过这么亲昵的举动,林惜本能的往后躲闪了一下,却听到男人低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别动。”

     “……”不动才怪了。

     很快,服务员来上了开胃酒,每种酒都搭配着不同的杯子,一共三种,等服务员走开,沈怀瑾指了指最边儿上的一杯浅黄色液体,“你就喝这个。”

     林惜顿时明白他指的什么,她两次醉酒失态都被他撞见,估计也知道她酒量不怎么好……

     她有点窘,端起杯子小小的抿了一口,她对酒没有研究,一口下去有点酸有点苦却不难喝,液体顺着食道滑下去很清爽的味道,林惜咂咂嘴,果然贵的东西就是好,这一杯小小的酒还不知道要多少钱。

     法国菜讲究主次,从开胃菜到主菜到最后的甜品都十分精致,一顿饭吃下来花的时间也长,林惜拿着刀叉戳着盘子里精致好看的食物,面对对面男人不时飘过来的眼神,嗯,吃的有点艰难。

     这种诡异的气氛,肉麻的布置摆设,画风实在是有些耐人寻味啊……

     好不容易最后的甜品上来,林惜象征性的吃了一口,一顿饭下来跟刚打完仗似的,内心长舒一口气,“我吃完了。”

     沈怀瑾其实也没怎么吃东西,一直看着她,听她这么说点点头,配合的放下餐具,转身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个长条形的蓝色缎面盒子从桌面山推到她面前。

     林惜脑子有点不够用了,“干嘛?”

     该不会是礼物什么的吧……

     果然,沈怀瑾没让他失望,只见那人从椅子上起身走了过来,直接把盒子打开,是一条蓝宝石项链,没有LOGO看不出是什么牌子的,但是那泛着冷光璀璨夺目的蓝宝石,和周身镶嵌的三圈细钻,光是看一眼都知道肯定价格不菲。

     没有一个女孩不喜欢鲜花珠宝,林惜也不例外,于是视线不自觉的在那条项链上多停留了几秒。

     就在这几秒的空档,沈怀瑾已经解开项链围到了她的脖颈后。

     男人微凉的指尖触到她的皮肤,林惜瑟缩了一下,回过神来,胸前已经多了一条稍有重量的项链。

     此时此刻,她脑袋里一片空白,已经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了。

     他说最后一次找她,她还以为是散伙饭,现在这是什么情况?又是浪漫晚餐又是项链的,把她都搞懵了啊!

     “喜欢吗?”男人的声音前所未有的柔软,林惜抬眸这才发现周围的服务员早已退下,偌大的玻璃餐厅只剩下两个人。

     玻璃窗外灯火阑珊的夜色那么迷人,可衬在这个卓尔不凡的男人面前却成了陪衬,他只要站在那里哪怕什么都不做,也令人无法忽视。

     这样的环境,这样的气氛,这样的一个人,实在是太容易让人沦陷。tqR1

     林惜赶在脑袋发热之前,从座位上站起来,伸手便要将项链解下来。

     沈怀瑾依然淡淡看着她,“别弄了,这个解不下来。”

     他特地找意大利国际知名设计师设计的,项链带上之后会有一个暗扣,想要解下来必须用一根配着的很细很细的针。

     他给她戴上,就要为了不让她摘下来,又怎么会给她这个机会?

     林惜动作僵住,而后收回手,他这样的温柔的诱惑让她心慌,不由得抬高了声音,“沈怀瑾,你这是干什么,是我那天说的不够清楚还是你没听懂?好,那我再说一遍,我已经结婚了,结婚的意思就是我有法律上合法的丈夫,所以我们现在的关系是不正当的关系,你对我的感情不管是怎么样的,也是不正当的感情,我接受不了你,你明白吗!”

     沈怀瑾看着她眼底的微红,搁在身侧的双手暗自收紧,“就是因为这个身份,所以你才无法接受我?”

     林惜没说话,可神色中的坚定的执拗已经表达了她的立场。

     男人脸侧动了一下,是他紧咬牙根的隐忍,半晌他有些艰难的开口,“你所谓的名义上的丈夫,他从来没有见过你,也没有关心过你,甚至于没有认真了解过你这个人,连你的名字也都是隐隐约约的记得,除了给你一纸婚约和束缚什么都没给过你,即便是这样你也甘愿为他放弃二十岁该有生活?”

     “这是我的选择。”林惜说着,猛的想到什么,瞪大眼往后退了一步,“你、你怎么会知道这些?”

     她结婚一年多的时间里,过的有多么清冷只有她自己知道,连林宝华和叶玲玲都不相信她是自己一个人,他怎么可以那么笃定的说出这些,就好像……他是当事人一样!

     胸口处的心跳声一阵快过一阵,毫无规律的敲打着她的五脏六腑,透过血液传递到四肢,她的大脑几乎因为失序的冲击无法思考,有什么东西在脑海边越来越清晰,却又一闪而过快的让她抓不住。

     沈怀瑾紧紧盯着她的双眸,在她交织着震惊、惶恐、失措的情绪中,伸手拿出早已准备好的两个坚硬的小本子搁在她的面前。

     林惜低头看去,上面陌生的英文她无法全部看懂,可在这一片外文中,那两个熟悉的中文名字却更加的显眼。

     脑里砰地一声,像是炸开了一朵硕大的蘑菇云,把她仅剩不多的理智也分散的七零八落,她怔怔的看着眼前的结婚证,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头皮发麻,“怎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