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84 怎么这么可爱
    他说着,已经开始伸手解她的睡衣扣。

     林惜按住他乱动的大手,脸蛋一片绯红,“我、我还没准备好……”

     这样的事情她总共就经历过一回,还被他这么暴力的对待,实在不能指望她对这档子事有所期待啊。

     男人视线落在她按着自己的手背上,铜色肌肤和她的柔白形成鲜明的对比,性感的喉结滚了滚,声音喑哑下来,“你不用准备,我来。”

     她脸上的表情他身为男人再清楚不过,她不是真的拒绝他。

     沈怀瑾俯身亲吻着女孩僵硬的身体,轻轻的,缓缓的,像是要把那晚带给她不好的回忆一点点覆盖,他身体滚烫且紧绷,额头因为克制出了一层细密的汗水,这份小心翼翼的模样林惜看着说不出话来。

     她抬手攀上他的脖颈,眼角带着水润,“沈怀瑾你别再像那天那样了……”

     他心疼不已的将人收进怀里,烫人的唇落在她的额头,“一定不会了,别害怕宝贝。”

     沈怀瑾仿佛要将有生以来所有的耐心和温柔用尽,一寸一寸的安抚着她,直到她身体渐渐放松下来,他俯下身子沉在她耳边,在占有她的一瞬间,低声轻喃,“太太,喊老公……”

     林惜整个视觉感官都被眼前侵占性极强的男人填满,她抬头大眼朦胧的看着他发丝凌乱的模样,承受着他发间落下的汗水。

     所谓迷情,大致如此。

     男人嗓音沙哑的不像话,在她耳边轻哄低诱,“乖,喊老公。”

     林惜无措的紧揪着枕头,丢了魂一样只知道跟他走,“老公……”

     沈怀瑾心都被她喊得酥了,两个字一个称呼却胜过一切情话密语,他轻抵她的唇边,笑的魅惑人心,“太太乖。”

     给你,只要你想拿去,我的一切都给你。

     而我,只要你。

     ***

     翌日醒来,林惜终于知道什么叫被推土机碾过的滋味了,全身上下就没有一个地儿是不疼的,脑海里回想起昨晚,整个人都冒着热气。

     要死要死要死。

     把脸埋进被子里,闷了一会儿,她又忍不住伸出来。

     身侧的男人还在浅睡,不知道是不是被她动作吵的,那对整齐好看的眉毛微微向中间拢起,透出一股不耐的气势。

     林惜伸手触上去,替他抚平,嘴角挂着笑意,“睡着了脾气也这么臭!”

     清晨的阳光照射进来,白色的窗幔像是流动的牛奶瀑布,林惜被他揽在怀里,近到能闻见彼此身上相同薄荷香的沐浴乳味道。

     这种只有亲密之人才有的小情趣,林惜很喜欢。

     她低下头,男人睡袍外露出的胸膛几道细小的血痕极为暧昧,林惜脸红着慢慢将脸颊贴上去,耳边是他一声一声强而有力的心跳,清晰,稍显急促,鼻尖嗅着他身上跟男性气息混合在一起的清凉味,一切都显得不太真实。

     一个学期过去,她的生活好像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开学的时候她还只是一个天天打工赚钱,有老公嫁却没老公管的穷丫头,每天穷呵呵的计算着自己的生活,如今却在这样一座好看的房子里,跟自己喜欢的人一起醒来等待清晨,像是一场太过美好的梦,不真实的让她总觉得下一秒会被打回原形。。

     这么想着,她便抬头,却不期然的撞进一双黑黢深邃的眼眸中。

     四目相对,林惜笑的有点尴尬,“你醒了啊……”

     男人墨眸清明,不像是刚睡醒的样子,目光锁在她白嫩的小脸上,声音带着晨间初醒的慵懒,“在想什么?”

     林惜平躺下,随便扯了一个借口,“想今天下午返校的时间。”

     沈怀瑾拿过床头静音的手机看了眼时间,翻身压在她身上,眼神很深,“一大早还有力气瞎想,嗯?”

     他字咬的重,话里有话,林惜被他说的脸红,往上拉了拉被子盖住自己的大半截脸,只露出一双大眼睛不安的看着他,“你再不起床上班就迟到了。”

     “昨晚痛不痛?”老男人脸皮厚的,不依不饶的问。

     林惜裹在被子里的小脚踹他,“走开走开!”

     男人挑眉,看着这团害羞的恨不能把自己藏起来的小姑娘,又无奈又好笑,“大清早就赶人走,小白眼狼,很无情。”

     听听,他这都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三十岁的人一张老脸不要了!

     林惜完全不说话了,沈怀瑾权当她默认,心情不错的下床去浴室洗澡。

     很快,浴室里哗啦啦的水声响起,林惜松了口气,掀开被子下床,准备趁他没出来前溜去客房洗澡。

     她走到衣柜前将小的抽屉打开,里面整齐叠放着内衣物,都是她的尺寸,也不知道这人什么时候准备好的。

     林惜脑海里浮现出男人西装革履帮,她买着这么私人的东西时……脸更红。

     她随手抓了一件出来,余光扫到旁边紧贴着一栏,深色的男士内衣物,林惜转头看了一眼浴室,刚才进去也没见他拿……

     思忖片刻,她看也没看的随手拎了一条,三两步走到浴室门口,烫手山药一样给他放在门边的衣篓框边上,紧接着飞也似的跑了出去。

     ……

     二十分钟后,沈怀瑾慢条斯理的擦着身上的汗珠,年轻时在部队练了一身有型的肌肉块,如今保持的也不错,满意的点点头,骚包十足的朝外面喊,“太太,我忘拿衣服了,帮我拿一下。”

     等了半晌,外面一点动静都没有。

     又喊了一声,没人要回应,沈怀瑾旋开门把直接走了出去,卧室里一片清净,床上被子被掀开堆到一边,至于那抹较小的身影早就不见了踪迹。

     跑哪儿去了?

     男人眉头轻皱,转身的瞬间却瞟到衣篓上的裤子时,他微怔,伸手拿了过来,抬眸看到衣柜中间还没来得及关闭严实的小格子,眼中的笑意更浓。

     小狗似的把他东西拿来又慌忙跑开,这幅样子沈怀瑾没看到都能脑补出来。tqR1

     男人勾唇,清朗的笑声从喉咙溢出,太太啊,怎么这么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