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2 不请自来
    林惜心里像注进了蜂蜜,从来不知道这个冰冷傲娇的男人能说出这样的甜言蜜语,她伸手勾住他的脖子,像只偷了糖吃的小老鼠,眯着眼睛感慨,“沈怀瑾,我才发现你比我大十岁其实也是件好事。”

     除了平时有些刻板严谨,在生活上他确实有着比小年轻更加成熟稳重的地方,霸道是霸道了点,可做的决定总归不会错。

     大十岁……沈怀瑾并不是很想搭理她,不过还是挑了下眉,‘嗯’了一声,应下她所有的夸赞。

     “对了,李阿姨说你今年在这边过年,你不回家吗?”林惜试探性的问道。

     她明显感觉到抱着自己的身体瞬间有些僵硬,紧接着听到他有些艰涩的开口道,“我父母已经过世了。”

     林惜有些惊讶,他从来没有跟她说过自己的过去和家人,除了对他这个人,其他的她几乎一无所知,却不知道原来他的父母已经过世了。

     一时间,林惜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安慰呢,显得很刻意,不安慰呢,更刻意。tqR1

     在她寻思着怎么自然的开口时,男人淡淡的声音已经传了过来——

     “在我八岁那年,我母亲过世了,我一直跟我的母亲生活,姓氏也随我母亲。”不算太沉重的语气,更像是再说别人的事,可让人听了就只有心疼。

     在中国这么封建的社会,生在有权势的大家族里男孩子跟母姓只有一个原因,无法被外界所知悉,无法被家族内部所接受,所以只能跟着母亲的姓氏,游离在双方之间,小心的生存。

     林惜敛下眼睫,生怕自己眼中的情绪被他误读,两只小手用力的环住他的腰,抱紧这个让人心疼的男人,想起季子遇告诉她他小时候的遭遇,林惜这才明白,她曾经经历的那些自认为的绝境并不是绝境,总有人比你经历更加残忍的事情。

     她以为她已经是最不幸的人,母亲早早离世,父亲小三苟且然后结婚,年幼时面对后妈和没有血缘姐姐的毒打恶骂,吃不饱穿不暖,每天含泪吞血的生活,原来他比她还要辛苦百倍千倍。

     沈怀瑾感受到她的情绪,爱怜的摸摸她的脑袋,“不想告诉你,就是怕你这样。”

     事情过去这么久,即便曾经的经历绝不是常人能忍受的,他挺过来就是挺过来了,当年身处绝境他亦能浴火重生,如今区区回忆又算得了什么?

     说出来,伤心难过的也只有在乎他的人而已,既然如此,不提也罢。

     “我要是能早点遇到你就好了。”林惜埋在他怀里闷声闷气的说。

     沈怀瑾听着她孩子气的话,埋首在她耳边不知道小声说了句什么,惹得怀里的小姑娘瞬间红了脸,十分跳脚的模样。

     再开口,他换了个轻松的话题,“年后韩延琛他们几个提议出来聚一下,一起去?”

     林惜也不是没见过他的朋友,不假思索的答应下来,“如果你们方便的话,我没问题。”

     沈怀瑾挺喜欢她这个落落大方的性格,“方便,他们都想见见你。”

     他愿意把他的朋友介绍给自己,林惜当然不会打退堂鼓,点了点头,“好,那就一起去。”

     每年过完大年,关系好的几人总要出来聚一聚,开始是因为沈怀瑾一个人,韩延琛怕他无聊,喊他回韩家一起这人又不乐意,于是就提议年后大家都忙完聚一下,时间久了,反而成了一种习惯。

     沈怀瑾一直想让林惜跟他们熟悉熟悉,这次也算正好有机会。

     然而令所有人没想到的是,聚会当天却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

     延鼎食府,晚上六点,VIP001包厢,韩延琛正叼着一根细细的香烟刷着手机,偌大的包间全部都是红色的高级静音地毯和烫金壁纸,雅间旁的餐桌足足有正常一间屋子那么大,围桌而坐也能坐三十来人,高端气派。

     “哟,韩少还抽上女士烟了?”伍奕泽一进门就忍不住刺挠他。

     韩延琛眼皮都没抬,嘴边的细烟因为说话上下抖动,“这叫品味,你懂个屁。”

     伍奕泽哎呦一声,连忙说,“那是那是,小的怎么能跟韩少相提并论呢,韩少如此卓尔不群,不是尔等凡人能相提并论的。”

     韩延琛一愣,伸手摸过一旁的烟盒就朝伍奕泽扔了过来,笑骂,“有病啊!”

     一旁,宋修明正端起茶碗抿了一口顶级的毛尖,附和着打趣他,“韩少这是找不着女朋友开始冲着女士烟使劲儿了,你就放过他把,依我看这光棍得打到明年。”

     说别的还行,说到这个韩延琛立刻炸毛了,“呸呸呸!老宋你别诅咒我啊,什么叫打光棍啊,小爷我这不是找不到,是高标准严要求好吗!”

     伍奕泽眼神戏谑,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说真的,你去我公司挑,随便相中哪个哥帮你约时间。”

     说到这,韩延琛忽然想到在他公司里那个姓岑的死丫头,顿时后压根一咬,“去去去,你公司那些妖魔鬼怪当我看得上?”

     伍奕泽挑眉,他一国际知名的娱乐公司,多少一线女明星都在他旗下,怎么在他嘴里就成妖魔鬼怪了?

     宋修明笑,“你别搭理他。”

     包间里说说笑笑正热闹,延鼎经理忽然走了过来,他俯身在韩延琛耳边说了几句话,没等说完后者就变了脸色。

     只见他腾地一下站起来,烟头落在按平方算钱的高级地毯上,烧焦了一块他也不觉得心疼。

     宋修明,“怎么了?”

     还未等韩延琛说话,门口已经有人走了进来,女人一头利落的短发,身穿高级羊绒大衣,脸上画着淡淡的妆容,所有人的目光都朝她看去,她也并未见一丝紧张局促。

     在场的几人,除了韩延琛还在部队时见到过苏韵一次,其他人都是只闻其名未见其人,看到她除了眼生还是眼生。

     “苏、苏韵姐?”韩延琛一出口,几人面色都变了,看向苏韵的目光也有些异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