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6 你爱我吗
    沈怀瑾从十几岁以后再也没有过惊乱的感觉,而此刻他的心却像是被人从五百米的高塔扔了下来。

     “我想了很多,现在我甚至不知道我是不是真的了解你。”三十岁,这样的年龄放在一个事业有成的男人身上,他有让她仰望的资本,也有让她看不懂的城府。

     林惜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无理取闹,她只是心里很难受,很委屈,很想大声的质问他,质问他自己在他心里到底算什么?

     “你是我太太。”似乎看出她的想法,沈怀瑾如是说。

     林惜笑了,在唇边百转千回的话此刻脱口而出,“那你爱我吗?”

     没料到她会突然发问,男人身体猛的僵住,其实在这段感情里,林惜一直是被动的那个,他的强势也衬得她更加含蓄。

     如今她这么直白的问题,一时间,沈怀瑾竟然被她问住了。

     林惜盯着他的眼底深处,在他的沉默中声音也轻轻颤抖着,“你爱我吗?”

     爱吗?

     沈怀瑾反问自己,开始时对她是一种生理上的吸引,她让他克服了心里上的障碍,而对她这个人不过是觉得好玩,可是久而久之的接触下来,不仅是在身体上,看不到她会慌,找不到她会想,恨不能把她时时刻刻都装在身上。

     甚至他也曾在某个深夜想过有关于她的未来,这样算爱吗?

     林惜久久等不到回答,心底一片冰冷,她哗的一下从床上起身,光脚踩在柔软的地毯上,脊背挺直的往外走。

     沈怀瑾回过神,几步走到门口,不顾她的激烈反抗将人拉进怀里,“我曾有过一段阴暗的人生,那段日子让我失去了爱人的能力,你问我是不是爱你,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在我心里跟着心脏一起跳动时的感觉,那么鲜活激烈,穿过四肢百骸流淌全身,这样的感觉我从来没有过。”

     林惜恍惚的停下挣扎的动作,心里空洞漏风的地方被他一席话再次填满。

     他说他不知道爱不爱她,但是他的心里有她。

     林惜缓缓闭上眼睛,眼眶酸疼的厉害,爱一个人是不是都要这么辛苦?

     试探着,小心着,就这么一步一动往前走,让你绝望的时候又给你希望。

     你爱我吗?

     在她问出这句话时,她的心已经先替自己做出了回答。

     我爱你,所以你爱我吗。

     ***

     林惜终究没听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在离开学还有一个礼拜时,她提前回了学校,她觉得自己现在需要冷静,在这份感情愈演愈烈却得不到回应前,在她想要得更多而他给不了之前,她需要冷静。

     沈怀瑾在书房看着她上了车子,搁在裤子口袋里的手渐渐收紧,那晚她的问题让他不得不直面自己的心,她问他爱不爱他,爱就一个字,不爱就两个字,可他不敢轻易说出口,他知道林惜有多倔,他不给出一个答案,她不会就这样待在他身边。

     视线里,载着她的车子消失在视线之中,沈怀瑾仰头闭上眼睛,却阻隔不了头顶透过眼皮刺进来的光线。

     他在这个世上已经经历过太多残酷无情,就让他一个人再苟延残喘一会儿,再……等他一会儿。

     ……

     林惜回到学校,像往常一样安置着自己的东西,离开学还有一段时间,寝室里只有她一个人,整栋宿舍楼也不过寥寥几人,她曾经一度抱怨因为宿舍太吵隔音太差没法写作,如今安静了她却有些惧怕这样的静谧。

     一旦静下来,脑海里总是不由自主的浮现出,那晚他看着她剧烈晃动不安的瞳仁,还有他最终一言不发转身离开的背影。

     她觉得自己就像一只断了线的风筝,被他一路牵扯着飞到高空,又忽然在猛烈的风中迷失了方向,没有一点的安全感,找不到正确的方向。

     对待这份感情,她甚至有了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想法。

     她不了解他,比她自己想象中的还要不了解,更可悲的是,这个男人似乎并不打算让她了解。

     难道他们就要这样遮掩的生活一辈子?tqR1

     每当她刚要进入到他的领地时谁都被他赶走,然后第二天再像没事人一样生活在一起?

     这种折磨,林惜不想要,也不愿意自欺欺人。

     他的过去多少不堪,多少难以启齿,她不是不懂,不是不谅解,没有要逼着他必须都说出来,她在乎的是他全然拒绝的态度。

     一连一周,林惜都没接到沈怀瑾的一通电话,她的心也随之沉到谷底,她甚至开始安慰自己,他或许只是在忙只是没腾出时间,可是安慰过后又禁不住想再忙打通电话的时间还是有的吧?

     在她开始胡思乱想的时,林惜决定充实自己,通过编辑接了一个剧本,只是参与改编,同时规范自己的作息,每天都按时睡觉规律吃饭,努力把其他的事情放在脑后。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在她离开南郊别墅后,某个三十岁的老男人在折磨完集团高层后,又开始折磨自己。

     季子遇看着坐在真皮沙发上连续喝了两晚上酒的男人,终于忍不住一把夺过他手中的杯子,“别喝了,你胃受不了。”

     “给我。”沈怀瑾抬眸,神色不悦的盯着他。

     季子遇被他盯着看的发怵,不过还是硬着头皮没把酒杯还给他。

     缓了几秒就在季子遇以为他终于要放弃时,只见这人垂眸重新从桌上拿起一只新的酒杯,倒满威士忌就要往嘴里灌。

     饶是季子遇这么温和的性子也被他气的够呛,眼都不眨的直接把几万一瓶的酒扔进了垃圾桶,愠怒道,“你这么喝有用吗,喝醉了就不用面对现实了?”

     沈怀瑾嗤道,“我单纯的喝酒不行?”

     他没想买醉,也没想逃避现实,只是身体里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清的情绪找不到合适的出口,他纯属想要发泄而已。

     季子遇不想理他口是心非的样子,“那天回去跟林惜又吵了?”

     身侧的人没回答,季子遇想想也知道肯定是吵了,换作是别的女人到了门口被自己男朋友赶走,还是没有理由的那种,估计直接就闹开了,要他说林惜都算很不错的了。

     半晌,男人薄唇轻启,“她问我爱不爱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