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52 苏韵的癫狂
    亲眼看到这一切,苏韵感觉自己的心像是被刀子割着,她求了十多年的感情没有得到,反倒是被一个才陪在他身边没多久的女人抢走,她不甘心!tqR1

     林惜,她怎么可以这么无耻,怎么可以破坏她和沈怀瑾的感情?

     苏韵死死的盯着地上的照片,每一张都让她窒息般的难受,她不能接受也绝对不会原谅这样的事情,她要把所有阻拦她和沈怀瑾的人全部清理干净!

     想着想着,她忽然又笑起来,癫狂了一样,用气得颤抖的手拿起桌子上的电话,拨给了李深,“林夏最近情况怎么样?”

     她的声音因为咆哮变得嘶哑,电话那头李深听到她沙哑的声音皱了下眉,“我找了人每天都堵她,并且让人冒充是林惜的意思,最近一次找人打她,直接打得快咽了气,不过林夏看起来似乎已经没了开始那股劲头,像是认命了。”

     顿了顿,他问道,“你声音怎么了?”

     苏韵仿若未闻,唇边的冷笑让她整个人看起来异常阴森,“把你今天发给我的照片全部发给林夏,认命?从她掺和进来的那天起她就没资格认命,她现在除了一副皮囊什么都没了,那就找人给她毁容,逼到她对林惜下手为止。”

     李深半天没作声,他喜欢苏韵,从他开始接手负责她的日常生活开始,当初沈怀瑾找到他作为苏韵的陪同去了新西兰,他知道这个女孩有着极为痛苦的病痛,可还是被她的笑容吸引,渐渐爱上了她,以至于到后来,他心甘情愿的为她做任何事。

     可是现如今,听着话筒里几近扭曲的声音,他竟有些恍惚,眼前这个人还是曾经那个乐观开朗的苏韵吗?

     得不到李深的回答,苏韵激烈的情绪终于缓和了一点,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她软下嗓音对他说,“我嗓子最近不太舒服,你别担心,上次林夏的事情差点牵扯到你,你最近要小心,别……让我担心。”

     苏韵强忍着恶心轻声嘱咐,她知道李深对她的感情,但是她对李深却没有任何男女之情,她觉得只有沈怀瑾才是跟她天造地设的一对,至于李深,不过是对她有利的一颗棋子罢了。

     而现在她需要这颗棋子,所以只能安慰他。

     李深心中动容,沉沉应道,“好,我知道了,林夏的事我会看着办。”

     苏韵暗自松了口气,挂了电话,她又像变了个人一样,重新将地上的照片一张张收起来,她用剪刀从照片中间剪开,染只留下沈怀瑾的那一半,目光迷恋中透出一股病态,她喃喃道,“阿瑾,你只能是我的……”

     ***

     林夏自从被J大退学后,叶玲玲就逼着她出去打工,之前将陆铭的积蓄用掉,真的是身无分文。

     她找了一家不起眼的餐厅,不敢去那些高档的消费场所,怕会碰到之前的熟人,她不想让别人看到落魄的自己,对外她一直谎称自己要出国念书了。

     可是真实情况只有她自己知道,每天烟熏火燎的在后厨,不是刷碗就是洗抹布,短短的时间内她纤细的十指已经粗了一圈,甚至还有些皲裂,小餐厅的卫生条件自然不必上大酒店,她一边干活一边对这样的地方嗤之以鼻,因此也遭到了其他人的排挤,觉得她眼界高又没本事。

     这一切她默默忍受着,直到有一天,餐厅人手不够,她临时被调到前面传菜,她被吩咐到十一号桌上菜,刚端着菜品走到桌子跟前,余光忽然扫到一张熟悉的面容,是夏南。

     几秒惊愕后,林夏快速低下头,来不及想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只希望对方不要发现她……

     林夏加快端菜的速度,不知是不是太过着急,端最后一道汤菜时,她突然手下一滑,脱力的瞬间沉重的瓷碗已经倒在了桌上。

     滚烫的汤水洒到了夏南一旁女生的衣服上,她惊呼一声从椅子上跳起来,连忙拿纸去擦。

     林夏心里咯噔一下,转身就往后厨走,刚迈出一步便让那女生拽住了胳膊,“你怎么回事啊,烫到人就算了,连句‘对不起’都不说就想走?”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此时的林夏早就没了原先那股子傲气,只想着自己编织出来的美好谎言别被戳穿,一连说了好几个对不起。

     那女生见她一直背对着自己低着头,觉得自己不被尊重,大声呵斥道,“你现在是在跟我道歉,难道你不应该看着我说吗?”

     话一出口,林夏的脸都白了,垂在身侧的双手不安的揪着腰间系着的黑色围裙。

     夏南也无法接受她这样的态度,从座位上起身,伸手拉过眼前服务员的胳膊,将她转了过来,“你烫到人了,难道不该……”

     他说了一半忽然噤声,两只眼睛倏地瞪大,像是看到什么难以置信的东西一样。

     被烫的女生循着他的视线看过去,这一看也愣住了。

     这、这不是林夏吗?!

     她看着林夏身上几乎可以算得上是肮脏的工装,还有她腰间写着餐厅名字LOGO的围裙,一下子明白了什么,她印象中的林夏没有一刻是不精致的,如今竟然成了这幅模样……

     一时之间,两人都有些难以置信。

     而林夏看着眼前怔住的两人,感觉自己最后一丝尊严都被扒去,这种赤裸裸的感觉比没穿衣服还让她难受!

     “林夏?”夏南首先反应过来,有些不敢确定的喊她。

     林夏强压住心底的慌乱,朝他勾出一抹笑容,只是这笑在外人看来狼狈又难堪,“真巧,在这也能碰到你。”

     “你这是……”夏南其实心中已有几分定意,可还是难以置信。

     林夏将别在身后的双手收紧,强撑着说道,“下个月我就出国学习了,我妈说国外辛苦,非要让我提前体验一下生活,这不,今天第一天过来打工,没想到能遇见熟人。”

     她自顾说着,以为自己这样就能遮掩下所有狼狈,却不知这话让人听了更加的可怜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