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11 就当我犯贱
    这里是医院,她不怕,只要林惜稍有动作,她可以立刻按响通往主治医生办公室的紧急呼叫器,而且就凭她一个二十岁出头的毛丫头,她敢做什么?

     可苏韵没想到,林惜现在什么都不在乎了,她恶心,恶心所有人都瞒着她,恶心他们觊觎着她的血却要她的心,恶心明明做错的人从来都不是她,却要她承受这一切。

     林惜指尖蓄力,按下去的瞬间,苏韵脖子上的伤口已经浸出了鲜艳的红色,这红色中也有她的血啊,她这么厌恶她,却要用自己的血给她续命。

     林惜一阵反胃,再一次用力时,苏韵伸手按响了床头的铃。

     “不要激怒我,沈怀瑾保护你又怎么样,在我面前,你只是个我一根手指就能捏死的废物,你现在能活着是因为我,所以要懂得感恩,不要抬着一张恬不知耻的脸看我,你不配!”

     苏韵瞪大眼睛,她伸手捂住自己的伤口,眼底带了一丝恐惧,她没想到林惜竟然真的敢动她!

     ‘砰’的一声巨响,病房门被人从外面大力推开,林惜站在病床前不知道被谁撞了一下,肩膀火辣辣的疼。

     她看到沈怀瑾和季子遇跑了过来,医生看着苏韵出血的伤口都意味深长的扫了林惜一眼,不一会儿便将她推了出去,准备进行伤口二次缝合。

     静谧的病房中,只剩下林惜和沈怀瑾两个人。

     濒临爆发的沉默中,林惜垂下眼眸,没有看身侧的男人一眼,脚步虚浮的朝门外走,刚走到门口便被一股带着愤怒的巨大力道抓住了胳膊。

     “为什么要这么做!”

     林惜看着他,脸上一点波澜都没有,“你怎么不去问问她为什么?”

     “她局部麻醉还没过,你要我怎么相信你,不是你按伤的?”

     林惜笑了下,那笑容稍纵即逝,似乎只是不屑的敷衍,“你相信她又何必问我,就当我犯贱,献了血又想她死,可以了吗?”

     “苏韵的病情加重,对你没有一点的好处,你伤她就等于是在伤自己,你让我选择,难道我要选择眼睁睁看着她死?”男人深邃的眼眸中锁着化不开的失望,满身戾气却无处发泄,最后一拳狠狠锤在墙壁上,关节处见了血他也不在乎。

     沈怀瑾的话像一把锋利的匕首,直直插进林惜的胸口,她疲惫不堪又愤怒的想辩驳,“她死不死,关我什么事?是我让她死的吗,是她的病,她的血液有问题,难道这一切该我承担?”

     “我救不救她,是我的自由,凭什么要道德绑架我!苏韵酒吧陷害我,教唆林夏绑架我,这么多的事情加起来,她在我这里早就够死一百次了,现在还要我心甘情愿的去救她,你们又有谁替我说过一句话!”

     林惜声音不大却充满了狠劲儿,娇小的身子因为情绪太过激烈而轻颤着,“沈怀瑾,事情发生了就是发生了,我没有办法做到像从前一样,从小我在林家可怜惯了,察言观色满心戒备,让我相信一个人很难,可一旦相信了我会不留余地的信任他,但是如果对方背叛了我的信任,我永远都不会再让他住进我的心里。”

     她说的这些,沈怀瑾又何尝不知,她外表娇柔,可内心却无比的刚烈,她一直都有自己的底线和原则,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眼睛里容不下半粒沙子。

     他知道的,他一直都知道。

     “没有想道德绑架你,我从来都不想伤害你,恨不能现在躺在床上将死的人是我,恨不能跟苏韵血型匹配的人是我,要多少血随便拿去,就是把我的血抽干了我也不会想动你!”男人神情悲怆苍凉,“当年娶你,是因为你的这匹配的血型不假,可是我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爱上你,并且深爱到无法自拔……”

     太太,我的苦衷和无奈,你知不知道?

     林惜闭上眼,眼泪滑落,她的口袋里搁着一只手机,上面是刚才她和苏韵的谈话,可是现在她却不想给他听了,一切都到这般地步,已经无法挽回,又能说得上是谁对谁错呢?tqR1

     林惜仰头,眼底泛起寒潮,“沈怀瑾,如果没有我,没有我这一身匹配的血液,苏韵她会怎么样?”

     沈怀瑾被她问的身子像是被定在了原地,紧缩的瞳孔慢慢滑落,她问到了他最难以面对的地方……

     “如果没有我,苏韵她只能顺其自然的治疗,说不定哪天就停止了心跳,这是她的命,她只能认!可是有了我,一切都不一样了啊,我能就她,可是你都不问问我愿不愿意呢?如果我不愿意,你能做到当作没有我这个人,让她认命吗?这个世界上多少人都是因为病痛离开人世,但是苏韵不行,你情愿强迫我,为什么呢?”林惜自嘲的笑出声,“因为在你心里,反正我也死不了,所以无所谓啊,你们想用就抽,无所顾忌,毕竟身体虚弱比不上人命要紧,我要不给就成了我见死不救,哈哈,我在你眼里是什么,一个没有感情的造血机器?”

     她知道,他没法眼睁睁看着自己救命恩人的女儿死去,可是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每一分钟,都有无数人生老病死,这是人间世最大的无奈。

     苏韵有一句话说对了,对于沈怀瑾来说,有她苏韵的地方,林惜这个名字只能占第二位。

     起码,在这件事情上是这样。

     “你说献血没关系,我不是献血,是源源不断的要抽血给她,会对身体有影响,你觉得没关系,因为你还留给我一口气,所以我是不是还要懂事的说声‘谢谢’?”

     她的声音落在空气中,整个屋子一片死寂。

     沈怀瑾紧紧闭上眼睛,是啊,他一早就知道对她身体没危害是自我安慰的借口,纵使心里再疼惜她,可做出来的事终究是她说的这样。

     “我们这段感情,从开始就注定了结局,开始不幸,结局也不会幸福,彼此来说终究是负担和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