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2 办公室恋情
    话音落下,整个两室一厅的小公寓陷入了一阵死寂,林宝华也终于因为他这句话,脸上出现了另一种情绪。

     他激动地咳了两声,还未说话,叶玲玲已经先沉不住气,想摆出开玩笑的样子却怎么都笑不出来,生硬的开口,“陆铭你这是说的什么话,这种事可不能随便说!”

     陆铭神情很淡,“我考虑过了。”

     林宝华顿时气的涨红了脸,忽然拍了一下桌子‘砰’的一声,“混账!你、你是不是看着林氏没落了就不要夏夏了?!亏我当初那么信任你,你简直是没有良心!”

     此时的林宝华将所有的事情都跟林氏挂钩,却忘了自己当初是怎样防着陆铭的。

     陆铭也不反驳,事到如今也没有反驳的必要了。

     他从衣服内侧口袋里拿出一张银行卡放在了桌上,“我已经决定了,说再多也没有意义,这是我从进入林氏到现在以及我身上所有的收入,现在林氏倒了,这点钱虽然不多,节省点倒也能撑一段日子,算是我对你们的……补偿。”

     叶玲玲看着桌上的卡,虽然生气陆铭现在说要取消婚约,可钱毕竟是钱,刚想着抻一会就拿过来,只见林夏猛地冲了过来,一把将卡夺了过去仍在陆铭身上,“我不用你的施舍!”

     她红着眼眶恶狠狠地瞪着他,“陆铭,你会后悔的,我会让你后悔你今天的所作所为!”

     陆铭似是心累,缓闭了一下眼睛,站起身来,最后看了一眼林宝华和叶玲玲,沉声道,“告辞。”

     “哎!陆铭……”

     “你干什么,让他走!”

     “都给我住手……!”

     ……

     身后,不时传来三人的争论声,陆铭从狭窄的楼道里走出来,曾经他最在意物质,如今一无所有,他却感觉到从未有过的轻松。

     冬日阳光打在脸上,最寒冷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啊。

     ***

     沈怀瑾在得知这件事时,只说了四个字,“我知道了。”

     然后像个局外人一样该干什么干什么,搞得冯伦有点摸不着头脑,“那陆铭……?”

     男人在文件上刷刷几下签下自己的大名,挑眉,“让他爱干嘛干嘛。”

     冯伦嘴角抽了一下,“……是,沈总。”

     办公室门外,李秘书轻轻敲了两下门,“沈总,季先生过来了。”

     沈怀瑾头也不抬,声音沉稳,“进来。”

     办公室门被推开,季子遇跟在秘书后面长腿阔步的走进来,冯伦和秘书退出去,季子遇走到书桌前,双手抱胸悠然的看着坐在椅子上的人,啧了一声,“你秘书连我都拦,训练有素啊~”tqR1

     沈怀瑾恍然抬头,“是比你们院里的护士强点。”

     “……”他院里的护士咋了,一个个肤白貌美医术高,很有素质的好不好!

     季子遇不跟他一般见识,走到沙发上坐下,“我今天没手术,你几点下班,去喝一杯。”

     沈怀瑾,“没空,一会儿回去陪林惜。”

     季子猝不及防被塞了一嘴狗粮,目光幽怨的盯着他,“你现在都不避讳了是吗?”

     沈怀瑾没搭理他,一条羡慕嫉妒恨的单身狗有什么好搭理的?

     继续忙着自己手上的事,过了一会儿便听到季子遇有些磕巴的声音,“我有事想问你……”

     听他正经起来,沈怀瑾这才腾出视线落在他身上,“什么事?”

     季子遇语塞了几秒,伸手抚了一下有些透着微红的耳朵,“就、就感情的事……”

     闻言,沈怀瑾拿着钢笔的手微微抖了一下,笔尖戳到文件上留下一个墨黑色的点,就是林惜那个小犊子,大言不惭说句离经叛道的话他也没这么惊讶。

     缓了几秒,他拿起桌上的内线电话,“合同脏了重新准备一份,还有——今晚的会延迟到明天。”

     ……

     于是,当天下班,沈怀瑾开车跟季子遇去了一个私人酒庄,环境优雅,也没有乱七八糟的人,最适合三两好友喝酒聊天。

     季子遇浅酌着杯中的液体,柔和的灯光下,五官清隽好看,气质不似沈怀瑾那般深沉压人,有一种尔雅慵懒的内敛在里面。

     那双握着手术刀的手,此时正端着水晶酒杯,杯身的棱角折射着头顶的光晕,划破这个男人温润的表明,露出他的睿智锋芒。

     沈怀瑾抿了口酒,饶有兴趣的看着他,“什么女人能让堂堂季大少这么忧虑?”

     “你先别管这个。”季子遇鲜少点了支雪茄,嗓音平静,“我问你,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沈怀瑾思忖片刻,看着眼前琳琅满目的酒柜,他的感情在遇见林惜之前一直都是模糊空白的,季子遇一问他就想起了林惜,漫不经心的道,“大概是总想着见到她,见到了轻而易举就能牵动你的情绪吧。”

     季子遇默了会,“一天两三回算想吗?”

     “算吧。”沈怀瑾笑他,“当然,也看你因为什么事想了。”

     季子遇有些摸不准,最近的他很反常,总是频频的在工作上出神,医生这种要求高度集中力的工作出现这样的现象,让他很不爽自己,同时也想要找出这其中的原因。

     “是那天跟你来凌海别墅的女医生吧?”沈怀瑾回忆了一下,也不能怪他记得清楚,实在是季子遇这些年独来独往惯了,要么自己一个人,要么就是男人,有个女人出现在他身边,总是印象深刻一点。

     季子遇微讶,侧目看过来。

     沈怀瑾端起杯子主动跟他碰杯,“看着还不错,喜欢就喜欢,你一个大男人还磨磨唧唧的?当初你劝我和林惜那会不是很清楚明白吗,再说你们俩中间又没什么爱恨情仇,有什么好举棋不定的。”

     再纠结,有他和林惜纠结吗?

     “她是我手底下带的学生,也是我院里的实习医生。”两人的身份本来就容易被人说三道四,在不能确定对她的感情,或者是她对自己的感情之前,他不会轻举妄动,不然反而是害了她。

     沈怀瑾挑眉,原来是办公室恋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