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49 所谓大金主
    于是,林惜就这么不明不白的被拉走了,庆功宴就订在上面的私人包厢,林惜跟着自己责编在一众知名人士身后进了电梯。

     刚才那位没给她签名的作家看到她有些诧异,能参加庆功宴的可都不是圈子里小有名气的人,莫不是她也是个畅销作家,自己没认出来?

     怕得罪人,她又问了林惜一句,“我怎么对你没印象,你出过什么作品?”

     林惜统共正儿八经的就出过一本,还只是简体的版权,别人问了她也就如实说。

     只见那人轻笑了下,声音不大却满满的都是嘲讽。

     林惜蹙眉,一而再再而三的被她这样的态度对待,心里有里也有些反感,不过碍于场合也没发作。

     反正就这一天,一会儿吃完饭也见不到面,她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大不了她以后不追她的书了。

     一行人陆陆续续进了包间,跟下面年会的场所比起来,清净很多,出乎意料的是在场的不光是总编还有公司的老总。tqR1

     林惜没接触过自然也不认识,别人喊什么她就跟着喊。

     一番寒暄下来,几人刚要入座,包间门被服务员从外面推开,一道凌厉的身影似是带着一阵风般走了进来。

     男人穿着剪裁合体的深蓝色暗纹西装,修长完美的身材比例彰显无疑,头发整齐地梳着油头,鼻梁上驾着一副金丝边框眼睛,领带纹丝不乱的系在领间,干净工整禁欲十足,让人忍不住想要扯开。

     林惜视线定格在那张无比熟悉的面容上,身子猛地僵住。

     谁能告诉她,为什么昨天晚上还睡在身边的人此时会在这里?

     原本已经坐下的公司老板和总编都纷纷站起来,不约而同的伸出手,“久仰沈总威名,今日沈总肯赏脸,实是荣幸之至。”

     沈怀瑾显然对这样的热情回应不大,伸手轻轻跟他交握了一下,淡淡开口,“王总客气。”

     于是主座的位置自然让给了这位座上宾。

     责编见林惜愣着,拉了她一把,“别傻站了,快坐下。”

     林惜这才回过神来,连忙坐在位子上,坐下后又忍不住用余光打量他,恰好撞上沈怀瑾看过来的视线,心头一跳刚要移开那人已经快一步的别开了眼。

     锐利清明的视线在她脸上一扫而过,倒真的像是看陌生人一样。

     林惜松了口气,心底又有些说不上来的感觉,希望他装作不认识自己,可是他真的这样做了,她又觉得有些不舒服。

     不过好在两人之间隔了四五个人,倒也不会太尴尬。

     唯一搞不明白的是……他到底为什么会来这啊!

     “这位是华控集团的沈总,也是我们公司近年来投拍影视的发行方之一,在座的各位可得好好把握机会啊。”总编随口开玩笑,酒席上的人却记进心里了。

     这可是大金主啊!

     总编跟沈怀瑾介绍了几位比较有名气的作家,都是出过影视改编的,自然地也就没算上林惜。

     林惜本来就低着脑袋,眼观鼻鼻观心,恨不能挂个QQ隐身功能,不料王总却忽然点了她的名字,“你还落下一位。”

     总编一头雾水,就见王总指了指林惜,“小林吧?出的书不多,但是质量高啊,沈总很看好你,一定要继续努力啊!”

     林惜这会儿想装死都不行了,终于理解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庆功宴上了,合着点她名的人是沈怀瑾?

     酒席上的人纷纷朝她看过来,只有林惜自己一脸懵逼,责编悄悄拽了拽她袖子,压低声音提醒她,“说话啊!”

     林惜心虚的都不敢看沈怀瑾,两只眼睛盯着王总,勉强扯出一个笑容,“谢谢领导,我会努力的……”

     责编直接无语了,你还能说的更官方一点吗!

     “呵呵,林惜第一次参加年会有点紧张,她去年出的书销量挺不错的,争取今年加把劲能出个影视作品就好了。”责编极力帮她说话,毕竟带出一个做着不容易,带出一个能让领导认可的作者更不容易。

     本来就是客套的一句话,谁也没在意,没想到坐在主位上的男人却挑起眉头,“哦?林小姐想出影视?”

     林惜对上正经的神色,脸上还挂着笑,内心早就把他骂了两遍,转念一想,反正别人也不知道他们的关系,不就是装装样子吗,他会,她也会啊!

     于是,林惜撩了一下耳边的碎发,故作惊讶地看着他,“是啊,沈总感兴趣?”

     “嗯,林小姐的大作我拜读过几章,平时比较忙也没来得及看完,不过就看过的这部分来说,很合我的胃口。”他故意把最后半句加重语气。

     别人听不出来,林惜可听出来了,顿时脸上一臊,好在今天来之前化了妆,有底妆替她遮着,看不出脸上的颜色。

     忽然,桌子底下有人踢了她一脚,林惜侧目就看到自己责编挤眉弄眼的看着她手边的酒杯,嘴巴也不张小声的重复着两个字,“敬酒敬酒!”

     林惜屏息,好吧,演戏也得演全套。

     她端起手边的酒杯,里面是服务员提前倒好的红酒,微微起身朝沈怀瑾所在的方向伸过去,“谢谢沈总的赏识,我敬您一杯。”

     沈怀瑾倒也给她面子,端起自己的酒杯仰头干了。

     林惜一咬牙,看了眼三分之一杯满的红酒,二话不说也干了。

     暗红色的液体触着她的唇边,或许是喝的太急,等她把被子放下来时,整个唇面都染上一层诱人的红色,馥郁芬芳。

     于是,接下来的时间,林惜好像成了席间的焦点,不论他们谈着什么总是偶尔能听到自己的名字,之前在电梯里嘲讽她的作家此时也安分了许多,一来二去间就着聊天的话还敬了她一杯酒。

     林惜第一场本来没喝多少,进了包间反倒是喝的有些上头,最后实在扛不住了干脆直接低头打起瞌睡来,责编见她眼皮沉的抬不起来,不时在旁边提醒她。

     另一边,王总还在不停的讲述着公司下一步的计划和发展,无非是关于钱的那点事,沈怀瑾听的不走心,偶尔应一下,一双视线有意无意的落在不远处小女人的身上。

     见她半天没动静的坐着,眼底闪过一丝柔和。

     这就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