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44 就她没心没肺的样子能行?
    凌海别墅,苏韵看着李深发来的信息,气的止不住发抖。

     她恶狠狠咒骂一声,“废物!什么都做不好的废物!”

     本想着利用林夏和陆铭的关系,让沈怀瑾误会林惜,她很了解那个男人,知道他最不能忍受的是什么,一个女人如果被别人碰了,他是绝对不会要的,见到林惜第一面她就知道,这个女孩是多么的干净,所以她认为沈怀瑾就是看上了她这份干净,因此她特别想毁了林惜。

     只是她没想到,这件事非但没让沈怀瑾和林惜心生芥蒂,反倒是把林夏给赔了进去,甚至差一点也牵扯出李深。tqR1

     而林夏之所以没有把李深捅出来,或许是想让李深继续拆散林惜和沈怀瑾吧。

     想到这,苏韵不屑的冷笑一声,“弱智。”

     她看着短信上的文字,李深说沈怀瑾为了给林惜出气,已经把林家的人闭上了绝境,现在林家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了,而林夏也被J大退学,成了一个完全没有用处的社会闲散人员。

     他没有用最直接的方式对待林家,而是一点点的蚕食,将他们之前富裕的生活慢慢打破,然后再循序渐进的把他们变成最底层的社会人员。

     这样的过程,比直接给一刀还要让人难受,精神上的痛苦比物质上的更让人难以接受。

     而这一切,沈怀瑾都没有告诉林惜,连让她知道都不想,这样极尽全力的来保护一个女人。

     想到他为了林惜不稀用这样的手段对付林家,苏韵就恨得心痒,是有多在乎一个人才肯愿意去做这些?

     如果有人欺负了她,他也会这样做吗?

     苏韵忽然不敢想了,曾经笃定的男人,此时此刻心里已经融下了另一个女人,她年轻漂亮,比她病怏怏的样子不知道活泼了多少,而她这张脸卸掉精致的妆容有多么苍白,只有她自己知道。

     他这么费心的对她好,护她周全,这样细致的陪伴让苏韵开始害怕,她害怕有一天自己会看到沈怀瑾跟林惜站在一起,害怕她们会结婚拥有自己的家庭。

     到时候,她又该何去何从?

     苏韵忽然想到季子遇的话,只要有她在的一天,沈怀瑾都不会卸下重担去追求自己的幸福,她冷笑,眼底早已没了半点人情味道,除了瘆人的冰冷还是冰冷。

     幸福?

     她的幸福就是沈怀瑾,所以沈怀瑾的幸福也只能是她,除非她死,否则这辈子他都别想甩开她!

     这么想着,她心底便生出了另一个计划。

     ***

     南郊别墅,晚上不到七点,沈怀瑾从公司返回到家。

     刚一开门,一道柔软的身子已经扑了过来,他手里还提着公文包,怕她摔了,顾不上放下东西急忙揽住她的腰。

     沈怀瑾看着她不稳重的样子,忍不住轻声斥责,“多大人了还冒冒失失的。”

     林惜整个人都挂在他身上,两只细细的胳膊勾着他的脖颈,“因为我开心!”

     沈怀瑾勾唇,拍了她屁股一下,纵容又宠溺的开口,“下来再说。”

     林惜脸红的松开手,站在他面前扬起脑袋也不过才打到他的下巴,一双大眼里还有未褪下去的兴奋。

     沈怀瑾俯身在她唇上蜻蜓点水般吻了下,“什么事这么开心?”

     小女孩眼睛亮亮的,“我大后天要去H市。”

     沈怀瑾脱外套的手一顿,视线立刻压了过来,想到她要去外地不自觉的有些紧张,“去哪儿?”

     “H市,今天公司给我寄来年会的邀请函了。”林惜只顾着高兴没注意到他的情绪,凑过去挽住他的胳膊,自顾道,“能参加年会的都是很厉害的人,好多热门影视作品都是根据他们书改编的,我从来都没想过自己也能参加,光想想都觉得很兴奋!”

     沈怀瑾轻不可察的皱了下眉,脑子里想起之前去H市出差的时候,H市的地理位置在最北边,即使在现在二月底也是非常冷的,天也黑的很早,离J市的距离不算很近。

     她要一个人去那里?

     沈怀瑾睨了一眼旁边黑乎乎的小脑袋,就她这个没心没肺的样子,能行?

     林惜拉着他到了餐桌,沈怀瑾洗好手出来坐下准备吃饭,只听坐在身旁的小女人还在没完没了的絮叨着年会的事,而他根本不关心这个年会有什么人多么高大上,身处他现在的位置,什么人在他眼里都差不多,什么领导人没见过,更别说几个作者。

     见她丝毫没有住嘴的意思,沈怀瑾夹了一块鱼放到她碗里,状似随意的问道,“为什么想去年会?”

     “因为去年会的人都很牛逼啊,像我这种小喽啰当年想去近距离膜拜一下大神们啊!”要不是她今年出了一个版权,估计也没有这样的机会。

     “你喜欢的作家都有谁?”

     林惜想了下,脱口而出几个响当当的名字,很是自豪,“他们的书我几年前就在看了。”

     沈怀瑾脑海里搜索了下,显然对这几个言情作者的名字并不是很清楚,不过还是点了点头,“回头让伍奕泽给你联系下,你可以私下近距离膜拜你的大神们。”

     “伍奕泽这都能行,他……”林惜说到一半顿住,忽然抬起头来看他,“不对,你什么意思?”

     沈怀瑾余光都没赏她,又夹了一块鱼放进自己的碟子里,“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

     林惜原本高筑的心情一下子跌落,小脸垮下来,手里的餐具放下,饭也不吃了,赌气的看着他,表明自己的决心,“我肯定要去的。”

     “我不让你去,你就连去的飞机票都订不了,知道吗?”沈怀瑾余光扫了她一眼,见她要开头说话,出声打断,“吃完饭,别的事吃完饭再说。”

     林惜知道他向来说一不二,只能不情愿的重新拿起筷子,心思却没在食物上,一顿饭吃下来吃了什么都没往心里去,一碗米饭吃光,她迫不及待的开口,“我吃完了,我们说说年会的事。”

     沈怀瑾慢条斯理的放下手里的汤碗,而后拿起一旁的白色餐巾擦了擦嘴角,这才朝楼上努力努下巴,示意她,“来书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