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45 今晚乖乖表现
    自从上次在书房被他啃了几遍,林惜现在一听到‘书房’两个字就腿软,偷偷瞟了他一眼,见那人神色正经,这才‘哦’了一声跟他往楼上走。

     三楼书房,林惜站着,沈怀瑾坐着,她内心默默的为自己的家庭地位默哀了一秒钟,缓缓开口,“年会我想去很久了,我写文章这么久就是为了这一天,就像你经营的公司,不也希望他能进入什么世界前几百吗。”

     沈怀瑾听着她这比喻,眉峰微挑,华控集团早就进入了,这傻子竟然还不知道。

     老男人就事论事,见她一张小脸写满了不情愿,再开口,语气到底没刚才那么强硬,“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去。”

     林惜心里一暖,柔声劝他,“沈怀瑾,我今年都二十岁了,又不是十二岁,再说了又不是出国,你还怕我走丢啊?”

     她就这么一说,没想到他还真的认真点头,“嗯,怕。”

     “……”这是怀疑她的智商吗。

     林惜感觉劝服他这件事有点棘手,缓了几秒,还是用自己最拿手的对付他,绕到他身前一咬牙,直接红着脸坐到他腿上,坐下之后也不好意思看他,讨好的伸手抱住他,“我真的很想去,坚持了这么久,这也是我的梦想啊,我就去三天,我保证年会开完了就回来,一分钟都不耽搁,好不好?”

     林惜有时候会对他这种近乎于管女儿的方式有些无语,不过转念一想,他大自己十岁,都说两年一个道沟,十年……算得上是个大裂谷了,她又没什么社会经历,在他面前自己的确就是个什么都不懂的毛丫头,可不就是一个小屁孩吗。

     所有对他一些专权强制的行为,林惜大多都会理解对一个傲娇老男人对自己的关心,平日倒也乐在其中,实在说不通的时候,稍微哄哄就好了,这个男人看着淡漠甚至有些不近人情的疏离,相处久了才发现他其实很好哄的。

     沈怀瑾抬手覆到她缠绕在自己后颈的十指上,轻轻拉下来,声音淡淡的,眼神也淡淡的,不显山不露水的盯着她,“这套没用。”

     林惜咬牙,强撑着笑脸,“哪套啊,我很真诚的。”

     “撒娇这套。”沈怀瑾一语点破她,一点弯子都不绕。

     林惜虽然确有此意,不过被直接拆穿还是很羞耻的,恼羞成怒的要从他腿上站起来,刚离开一点就被他按着肩头压下去,只听到他含笑的磁音在耳边响起,“就这么想去参加那个年会?”

     林惜不假思索的点头,“嗯,特别想!”

     “非要去?”

     林惜话里的硬气少了点,点点头,“嗯。”

     话落,沈怀瑾思忖片刻,立体的五官在水晶灯的折射下愈发迷人,修长的五指从她后腰处离开,转而捞起桌上的手机,按了一个快捷键拨出去,“冯伦,把我后天的行程推了,订两张去H市的机票。”

     另一边,冯伦刚吃完晚饭,准备找部电影看放松一下,还没来得及放松,差点被总裁吓成脑淤血,他连忙打开行程表,内心哀嚎,“沈总,大后天要去B市视察新厂,一线员工都等着……”

     “让林缪去。”

     林缪,华控集团的副总。

     冯伦额头上的冷汗都下来了,“沈总,您这么突然去H市,是有什么事吗?”

     林惜挨得近,电话里的声音听得一清二楚,本来还因为他的话陷在震惊之中,忽然听到冯伦问,沈怀瑾还特意朝她看了一眼,直把她看得心虚的不行。

     她好像,耽误了什么大事啊……

     林惜匆匆别开自己的视线,下一秒就听到无比撩拨的一句话,“太太要去H市,我作为家属不该跟着?”

     “……”

     冯伦一个大男人,听着自家总裁如此骚包的一句话都差点脸红,不用想也知道这句话不是说给他听得,这个闷骚的老男人,太太肯定在旁边呢!

     挂了电话,沈怀瑾把手机随意的撂在桌子上,大掌重新搂住她的腰侧,好整以暇的眯眼看着她,“吵着要去H市,知不知道你老公每天有多累有多忙,就不能给我省点心?”

     在他看来,她写的那些小女生才喜欢的文章,一共也赚不了几个钱,只是看她喜欢,又很有成就感也就没打击她。

     “我又没让你陪我。”林惜小声嘀咕。

     沈怀瑾看她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样子,手痒的不行,抬手捏住她的小下巴拉到自己眼皮下,薄唇凑过去,温热的气息打在她嫣红的唇上,“欠收拾了,嗯?”

     话落也没给她回答的空隙,顺势吻了上去,林惜缩了一下脑袋,想溜可哪里溜得了,才有一点念头就又被他大掌拉回来。

     书房,又是书房。

     她没闭眼,睁着一双大眼看着头顶的天花板,痛定思痛,似乎每次在书房谈事情,总会发生一点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事情啊……tqR1

     正捉摸着,搁在她腰上的手掌突然用力,她轻呼一声,似乎是嫌她不专心,林惜这才红着脸闭上眼睛,两只小手怯怯的爬上他宽阔坚实的肩膀,心跳得厉害。

     半晌,沈怀瑾放开他,彼此的气息都有些不稳,呼吸吐气之间,在安静的书房里隔外的咬人耳朵。

     林惜急促喘息着瞪他,“以后再也不来你书房了!”

     “换个地方也不是不可以。”说着,他好像还真的在考虑一样,“阳台?那个地方太冷,不好谈话啊……”

     林惜一张脸都被他说的快烧起来了,羞恼的拍了他肩头一下,“沈怀瑾!”

     沈怀瑾轻笑,看着怀里的小女人,粉唇泛着一层水光,看着像镀着一层蜜蜡的樱桃,眼角水润,神色中甚至带着连她自己都未察觉的妩媚。

     他低头抵着她光洁饱满的额头,嗓音像是经过打磨的沙河,性感中糅杂着一丝撩人的沙哑,“陪你去H市,今晚乖乖的,嗯?”

     林惜盈盈看去,还没来得及说话人已经被他拦腰抱起,再要拒绝,已经来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