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92 把门锁上,过来
    冯伦转过头,温润的看着眼前善良美好的女孩子,一如初见时那般,他拿着合同坐在学校外的咖啡厅里,看着女孩走过来,灿烂又明媚。

     “太太,或许你没发现,这个不爱表达的男人也改变了很多。”

     ……

     林惜坐在病床床头的椅子上,看着双眸紧闭的男人,他下巴上还有靑虚虚的胡茬,估计是没来得及刮,伸手抚上去,有些刺刺的扎手。

     耳边还徘徊着冯伦的声音,原本打定注意的心开始软化,心里哪里还有什么气,看见他病怏怏的躺在这里,心口酸酸涩涩,都是不知所措的心疼。

     让她愤怒委屈的是他,让她难受自责的还是他,这个男人总是轻而易举的影响着她的心情。

     “混蛋……”眨眼间,一串晶莹的泪珠滚落出来,滴在洁白的被子上消失不见,只留下一点深色的水痕。

     “你瞒着我,跟别的女人牵扯不清,你说妹妹就是妹妹吗,那我也随便认个哥哥好了,让人家追我,我不拒绝也不答应,你试试是什么滋味……”

     “我都那么伤心了,你还忍心抛下我抱着别的女人进屋,你看不出来她是故意摔倒的吗,那么一点伤口你就心疼成这样,我在你心里算什么啊……”

     “总是打了我一个巴掌再给我一个甜枣,你知不知道我喜欢你有多辛苦吗……”

     小嘴不停张合一一数落抱怨着他的‘恶行’,可想到医生的话又怕打扰到他休息,忍不住把音量放的很低很低。

     凭什么他伤了自己的心,躺在这里,到头来还是她更难受?

     林惜抽泣了两下,视线落在那张苍白又俊美的面容上,看着他安静无息的浅睡着,心里悬着的心头终究放下来,见不到他,她也心慌,怕就此一别两地,回到一年前那时的状态。

     她知道,一纸婚约对他来说,根本束缚不了什么,除非他愿意被束缚,否则他可以一辈子都不在意她这个妻子。

     可他终究还是找来了。

     林惜定定瞧着,身边都是他清冽的气息,心念一动,俯身低头贴上他薄情好看的双唇,没有像他一样娴熟的技巧,单纯的贴着,轻轻地,直震的假寐中的男人身子僵住。

     “太太……”他发出一声喟叹,清明的双眼睁开。

     林惜不知道他什么时候醒的,或许这个腹黑的男人就没睡,脸色爆红的要离开,却被男人用没打针的那只大手扣住了脑袋,拉了回去。

     彼此亲吻,一周不见的思念终于找到了一个突破口,疯狂的倾泻出来,林惜念着他身体不好,也不敢使劲推搡他,乖乖承受。

     沈怀瑾没有纠缠太久,怕她喘不过气又肺疼,克制着微微松开她,长指一下下抚着她耳后的位置,“这些天想我了吗?”

     林惜眼眶红了,闭了闭眼睛,委委屈屈,别别扭扭的点了点头。

     怎么可能不想。

     她能骗所有人,骗不了自己的心。

     男人笑了,眼底终于露出一抹轻松的神色,看着她泛红的眼眶,胸口闷闷的,像被人打了一拳,“让你受委屈了。”

     她刚才抱怨的话,他都听见了,一字不落。

     怨他,让她自己承受了这么多,所有的一切,都怨他。

     看见她哭,老男人心疼的无以复加,自己的女人都照顾不好,他还有什么资格数落她,答应承诺了给她最好的生活,切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意外。

     “医生说你的身体情况不太好,要住院,先别回J市了,观察两天吧。”林惜说起来,还是止不住的担心。

     沈怀瑾当然知道自己的身体没问题,就是劳累过度了,不过还是万分‘勉强’的点头,“那好吧,你留下来陪我?”

     林惜对上他炽烈的视线,小脸划过一丝不自然的神色,毕竟刚才在看诊室里嚷嚷着要离开的人也是她,这会儿答应留下来好像有点立场不坚定。

     沈怀瑾知道她脸皮薄,给她台阶下,“你还记得曾经我说过,我有一个很好的朋友要出院吗?我说的那个人就是苏韵,其实我一直也想告诉你,只是怕你误会,这件事我答应你会处理好,如果有一天她的病完全康复,我会渐渐放手,不再管她。”

     林惜没说话,而是低头贴近他的胸口,听着他一声声沉稳的心跳声,心里也渐渐安定下来,谈什么离开,其实她早就离不开他了。

     男人微凉的手指穿插进她乌黑的发丝,轻缓温柔,以手为梳的抚着她的秀发,那颗漂泊动荡的心在今天终于归港。

     ***

     沈怀瑾这一住院简直轰动,每天都有不同的人来探望,不知道这些人从哪里听来的风声,看衣着气势都不是普通人,只不过那个在病房里‘养病’的男人却避之不见,除了几个要客都一口回绝了。

     “不好意思林总,我们沈总身体欠佳,暂时不方便接待您,等出院了,有机会一定当面感谢。”冯伦率先回了J市打点公司的事情,只留下几名助理,每天苦哈哈的应付着这些人。

     林惜白天几乎不在他病房,人来人往的也不方便,但那个闷骚的老男人不同意啊,好不容易把人找到了,得放在眼皮子底下才安心,硬是把她调到了旁边的VIP病房。

     于是林惜这场病来得快,去的也快,没几天就好利索了,反倒是个隔壁病房的男人天天让护士明示暗示的传达自己不舒服。tqR1

     林惜看他状态也不算太差,找医生问过好几次情况,医生严肃的告诉她‘有些病前期看不出来但是不代表不严重’,让她一定要仔细的照顾才行。

     可她哪里能想到,象征着天使一样的白大褂也会狼狈为奸啊。

     于是,沈怀瑾就这样心安理得的享受着每天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还都是由太太亲自操持,心底暗爽,每天都要过问她是否肺炎已好。

     等到第四天,医生告诉他,“沈先生,您太太的肺炎已经消了,您不必担心。”

     老男人面色依旧,高傲冷淡的点了点头,眼底却蹿出一节火苗,当天晚上便把林惜喊来了病房。

     三月底,春天来临,B市挨近南方,气温回升快,林惜穿了一件丝质的衬衫裙,长发松散的挽在脑后,几缕黑色凌乱的落在胸前,气质恬静。

     “把门锁上。”沈怀瑾双眸泛着黝黑,拍了拍身边的位置,“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