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85 林惜失联了
    岑溪若心里咯噔一下,怕她冲动,“那你的学业怎么办,你现在没有太多积蓄,去别的地方怎么生活?”

     林惜摇头,“我不知道。”

     不大的房间,两人都没说话。tqR1

     岑溪若沉默了片刻,问她,“他呢?”

     这个‘他’指的是谁,再清楚不过。

     林惜身子一僵,竟是连稍微想一下也难受的要命,躺在床上拉过被子裹住自己渐渐发凉的身体,“不知道。”

     自从她给岑溪若打完电话,手机便关机了,到现在都没有打开,她暂时不想跟那个人联系。

     “为了他放弃这一切,值得吗?”

     值得吗?

     林惜没有考虑过,她只是太无所适从了,处理不了眼前的局面,曾经她也唾弃那些为了男人就放弃一切的女人,可现在她感同身受,有些事情没办法理智的去对待。

     “我没想好,回去,他一定会跟我解释,到时候我怕自己会忍不住心软。”她不想当做没发生,有自己的底线,可面对自己最爱的人,她真的能做到这么决绝吗?

     岑溪若知道她心里不好受,毕竟也才二十岁,如今结了婚,难道还能离婚不成?沈怀瑾那样身份地位的男人,但凡他有一点不想离的念头,这个婚,她都离不成。

     “这件事,你确定是他对不起你吗?”

     林惜脑袋里很乱,其实她自己也不清楚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她以为他会解释的,可是没有,他试图解释的时候,被苏韵打断了。

     她能看得出苏韵跌倒的那一下是顺势而为之,有水分的,她都看得出,沈怀瑾这样精明的人又怎么会看不出来。

     可即便是这样,他还是一言不发抱起她走了。

     如果不在乎,怎么会因为那么小的一点伤紧张成这样。

     她没有沈怀瑾那么成熟的心思,见到他,她一定会受影响,最好的办法就是分开一段时间,连面都不要见,她现在需要冷静,要好好想想接下来该怎么办。

     岑溪若一直在安慰她,劝她,不要冲动,起码要把手头上的事情规划好。

     林惜自从到了宾馆情绪稳定了不少,起码没有再崩溃的大哭,岑溪若以为她会慢慢缓和下来,可令她没想到的是,第二天彩排完回宾馆时,床上留下了一张纸条。

     ‘若若,我想离开几天,不要担心我,过段时间,我会跟你联系’

     白纸上是她熟悉的清秀的字体,旁边压着的是林惜的手机,她慌忙把手机卡槽按开,SIM卡完好无缺的放在里面,她连卡都没拿出来,铁了心不让他们联系上。

     林惜失联了。

     这是岑溪若脑海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

     想到她身上没钱,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岑溪若就心慌不已,她知道林惜并不想让沈怀瑾找到她,可眼下的情况也由不得她考虑这些,人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她可以任性,可她不能看着她任性什么都不做。

     岑溪若拿过自己的手机,找到宋修明的电话拨通。

     电话被接起,电话那头的男人声音有些意外,“你还会主动给我打电话?”

     “宋修明,林惜不见了,你快通知沈怀瑾……”

     半个小时后,快捷酒店门口停下几辆豪车,几个气度不凡的男人从车子里快步走出,步伐之间待着浅显的焦急。

     这种连锁酒店的电梯不需要刷卡,安全指数可见简陋,沈怀瑾跟宋修明走在前头,后面跟着冯伦还有几名便衣的公安警察。

     警察没有跟着上电梯,而是走到前台对工作人员出示了相关证件,“我们是警察,有人报案说人失踪了,需要你们配合调取一下监控。”

     工作人员哪经历过这阵仗,当即有些吓着似的点头,忙不迭的将所有监控视频调取出来配合警方的调查。

     楼上,沈怀瑾根据房间号找到了她们昨天开的标间。

     岑溪若正坐在床上发呆,见人进来,神情有些复杂,犹豫半晌还是将事情的经过跟沈怀瑾事无巨细的交代了一下。

     “沈总,虽然这件事我并不清楚其中的细节,但不管怎么样,林惜都是我最好的朋友,昨天她哭得很伤心,对于你,她是真心实意的,她很爱你,也很信任你,或许你有你的苦衷,可是终究让她伤心难过的人是你,如果你找到她,我希望你能跟她好好谈谈,如果她出了什么意外,我就是拼上我这条命也会问你讨个说法。”岑溪若说着眼眶就红了,她太不放心林惜了,这么大的一个城市,她身上什么都没有,吃饱穿暖都成问题,更别说会不会有危险了。

     宋修明因为她的话拧眉,薄唇动了动,终究没说什么。

     沈怀瑾站在狭小的标间内,从昨晚她没回家开始,到今天下午接到宋修明的电话,他一天一夜没有睡觉,英俊的五官蒙了一层疲惫,嘴唇也泛着一丝苍白,眼窝深陷,眼角泛红,看得出他已经体力透支。

     公司没去,胡子没刮,身上得衣服都是昨天晚上的,他争分夺秒,从打不通电话开始,整颗心都被吊在了悬崖边上,随时都有跌入万丈深渊的可能。

     看着她留下的字条,冰凉的指尖描摹着白纸上的黑字,那顶上似乎还有她的温度,他注意到最后一个字晕开了一点,他知道,那是她写字时流下的眼泪。

     离开时,她很伤心吗?

     会很伤心吧,因为他的隐瞒,因为他说不出口的解释。

     平整的纸面被他一下子攥紧,变成一团褶皱的圆球,男人苍白有力的手面上迸出青筋,一条条盘亘交错,那是克制隐忍到极致的力量。

     纸团被仍在墙上,发出‘啪嗒’一声轻响,落在心头上却如有千斤般沉重。

     “沈总,我们调了宾馆的监控,大致看到林小姐中午十点朝南边路口去了,有了这个时间后续可以看沿路的监控。”警察上来把情况汇报。

     沈怀瑾心头一紧,早上十点……离现在已经过去七八个小时了。

     离开前,他拿走了林惜的手机,面色沉冷的嘱托,“岑小姐,如果我太太跟你联系了,还请你第一时间联系我,我……不能没有她。”

     岑溪若看着眼前权势滔天的男人,此时竟弓了肩膀,像是被什么打败了一样,心口涩涩的被堵住一般,再也说不出一句旁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