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71 千万不能剧烈活动
    他很少会跟林惜商量一件事,两人的相处模式,一般是他做决定她听从他的决定,像今天这么温柔的跟她沟通,林惜下意识的就答应了,点点头,“好。”

     沈怀瑾勾唇,对于她的顺从很是愉悦,“乖。”

     第二天早上,沈怀瑾就给林惜办了出院,季子遇亲自把人送到门口,弄得医院里大小科室主任都跟出来,最后还是他见人太多太乱,大手一扬挥退了,只让黎沫在一边跟着打下手。

     临了,他不忘嘱咐,“静养期间注意休息,营养要跟上,我给开的药按时服用,脸上的伤要早晚涂抹,过一周就来我这坐一次创口细胞修复的治疗,还有——”

     他看了眼车里的林惜,压低了声音,“千万不能有剧烈活动,就是稍微剧烈一点的都不行,知道吗?”

     沈怀瑾眼风淡淡扫过来。

     季子遇以为他没听进去,急得瞪他,“她现在肋骨还没完全长好,剧烈活动可能会出现血气胸,到时候别怪我没提醒你!”

     沈怀瑾这才幽幽开口,“我有说什么?”

     是没说什么,就是表情不怎么情愿。

     季子遇挥挥手,“得得得,你快带着小林惜回家吧,别在这冲我阴阳怪气的。”

     黎沫在一旁看得直惊讶,真没想到季子遇对待朋友是这样的,她之前还想过,就他现在这幅吹毛求疵力求完美,有一点小错都能给你骂的狗血淋头的性格,能有朋友吗?

     结果现在一看,他面对朋友还真是……很好说话啊。

     沈怀瑾视线一转就看到若有所思的黎沫,脚下步子停在她面前,保持一米半的礼貌距离,没什么表情的开口,“那天有点心急,抱歉。”

     他是再说上次病房抓她胳膊的事情。

     黎沫没想到他会道歉,反倒自己有些不自在,连忙摆手,“没事没事,我都忘了,沈先生您也别记在心上了呵呵……”

     沈怀瑾颔首,“回头让子遇给你看看胳膊。”

     黎沫下意识的点头,“嗯嗯。”

     点完头才意识到他说了什么,脖子都僵了。

     季子遇余光扫了她一眼,见她僵硬的站在那儿,跟梗了脖子的鸡一样,心里就不爽快,跟别人都没事,怎么每次面对他就紧张地和什么似的?

     寒暄两句,沈怀瑾转身上了车子,一行人浩浩荡荡的离开,医院门口回归平静。

     季子遇见她还傻站着看着车子离开的方形,心里的火压都压不住,一向温润的语气也带了些恶劣,“看什么呢,病房巡查完了?”

     “没有。”黎沫赶紧认怂,心里却不服气,她刚才本来查房查的好好的,这人突然喊她出来,现在又怪她没巡查完,还有没有天理了?

     别的主任带的实习医生都羡慕她,说院长亲自带学的东西肯定多,而且季子遇的脾气看起来就很好,肯定特别好说话。

     黎沫对此只有两个字:扯淡。

     说好的好脾气,说好的暖男呢?

     她感受到的只有压榨啊!

     她一定是接触了一个假的季子遇。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医院大厅,黎沫办公室在实习医生的那屋,季子遇的办公室在反方向,她走到拐角处要转弯,肩膀忽然被人扣住,稍微用力她就走不了了。

     “怎么了院长?”

     季子遇视线落在她手臂上,“不是说要看看胳膊?”

     黎沫额头上划下三道黑线,赶紧拒绝,“不麻烦您了,本来就是抓了一下而已,又不厉害,这会儿连印子都没了,不用看。”

     她还想说什么,已经被季子遇连拉带拽的拖进了办公室,门板合上,袖子被一双仓劲有力的大掌强行撩了上去。

     黎沫一张脸都憋红了,心里不住抓狂,她的小白胳膊,又被视奸了>_<!

     ***

     车子停在南郊别墅,沈怀瑾一路抱着林惜进家门。

     李阿姨见到林惜苍白的样子吓了一跳,虽然先生说过出了点事情,可她怎么也没想到是太太出事了,还弄得这么厉害!

     “李阿姨,你别担心,我没大事,就是看起来不太美观。”林惜宽慰的朝她笑笑。

     李阿姨却是一点都笑不出来,只有满满的心疼,她这个样子哪里像没事儿!

     “太太饿不饿,我煮了骨头汤,对伤口好的,要不要喝点?”

     现在正好到了午饭的点,林惜早上没吃太多,这会儿还真的有些饿,摸了摸肚子,“好。”

     季子遇为了方便给林惜配了一个轮椅,不是市面上普通的那种轮椅,可以多功能调节的,就连椅子角度都可以,用林惜的话来说‘她现在就是一个躺着移动的机器人。

     沈怀瑾把她推到餐厅,李阿姨把熬的浓稠的骨头汤盛出来,他们回来之前汤一直用小火煨着,这会儿直接入口喝温度刚好。

     林惜在医院吃了不少清淡的食物,大多都是粥一类,骨头伤了前半个月她连补汤都不能喝,那样反而影响伤口恢复,现在终于是能吃到一口有滋味的东西了。

     她一连喝了一碗半,苍白的脸蛋这才浮现出一丝红晕,不知道是不是被热气熏得,总之看上去面色红润了些。

     “再吃点?”

     林惜摇头,“不用,我饱了。”

     “我抱你回房间休息。”沈怀瑾说着便走到她身后,动作小心的将她从轮椅上抱起来,两个人的卧室在二楼,轮椅毕竟不如这样抱着方便。

     林惜本来是不困的,毕竟在医院躺了这么多天,她除了吃就是睡,睡得多了也就没困意了。

     可真的当她把脑袋枕到枕头上的那一刻,周身全都是熟悉的味道,整个人前所未有的放松下来,眼睛闭上就不想睁开了。

     沈怀瑾换了家里穿的衣服,最近在医院和公司之间来回折腾,昨天到现在还没洗澡,俯身轻轻吻了下她的额头,“我去洗澡,你困了就睡,有事喊我。”

     林惜眯着眼睛嗯了一声,慵懒的像只小猫。

     沈怀瑾怕打扰到她休息,没有在卧室里的洗浴间洗,而是从客房里匆匆冲了一下,本想好好泡个澡,心里挂念着刚卧室里的人,不到二十分钟就洗好了。tqR1

     等他回去时,林惜已经睡着了,呼吸声很轻,不仔细听几乎听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