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08 买了我,睡了我
    沈怀瑾看着她从口袋里掏出皱皱巴巴的两张纸,一点点的摊开在面前,像是将他心底最不堪的那场交易公布在光天白日之下。

     林惜笑,笑的眼泪流出来都不自知,“沈怀瑾,你说说看,为什么我会跟苏韵的血型一样,嗯?”

     沈怀瑾凝着她的双眸,在那里面,他看到了内心充满恐惧的自己。

     “因为她受伤了流了血,所以我这个被好吃好喝伺候着的活血库就要派上用场了,到时候你就瞒不住我了是吗?想要我的血你尽管拿去就是,何必弄的虚情假意,一套又一套的骗我,怎么,这样抽出来的血难道治疗效果会更好?”

     男人欣长的身影晃了下,浑身的血液放佛倒流,脑袋里一片片的空白,满目都是她手里这张诊断记录,她知道了,什么都知道了,所有他压下来的秘密,此时都变成了破纸而出的火焰,烧灼着他的四肢百骸。

     “惜儿……”

     林惜看着他萎白的面庞,还有微微动了下却没发出任何声音的嘴唇,还指望什么呢,他无话可说了啊……

     “从林宝华手里买了我,睡了我,在我对你动了真情之后,终于要物尽其用了是吗?”林惜锤着自己的胸口,一下一下那么用力,而她却像感觉不到痛似的,“所有人都骗我一个,备孕?哈哈,亏我还像个傻子似的信了,不怪你们,怪我自己傻逼,从小被虐待惯了,有个人对我好我就控制不住的想要对他更好,我多蠢啊,一点小恩小惠就能收买,沈总,睡我的时候是不是觉得我特别可笑……”tqR1

     滚烫的眼泪顺着脸颊滑落,浑身骨肉像是被强酸腐蚀了一样,林惜用尽所有力气才从他面前站起来,身体抖得像是筛子,眼底是蚀骨灼心的伤痛和决绝,“是,我是划破了她的脖子,凭什么兴你们把我当成苏韵续命的培养皿里,不兴我做点什么?她想活下去,你想让她活下去,可以啊!可为什么要拉上我呢,见不得她受苦受难,我林惜的命就这么贱,天生就是别人拿来治疗的药引吗!”

     沈怀瑾看着她分崩离析的神色,垂在在身体两侧的双手死死攥着,整个拳头从开始泛白变成了因为用力而充血的青紫色,心脏跳动的速度他几乎承受不住,他为她筑起的那道防线,此时正被她一字一句瓦解。

     “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你要这么对我,我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要换来这样的对待……你买了我随便用就好了,毕竟你出了钱,我是该尽到该尽的职责,可是你为什么要出现在我的生活里,给我制造出这么多美好的回忆,为什么要让我爱上你……”林惜哭得泣不成声,满脸的泪痕让她像一个在深海里打捞上岸的人。

     男人铸锭的站在原地,嗓音嘶哑的不成语调,“我爱你,没有骗你。”

     林惜拼命摇头,泪水打湿了睫毛,她闭上眼睛,满心只有绝望,“你爱我,心里却从没想放过我,若不是苏韵有意告诉我这一切,直到今天,你也在算计着我的血,不是吗?”

     沈怀瑾对上她苍白的面庞,他清晰地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正在失去,而这些正在流失的的东西,是他生命中无法承受的。

     “不是!”他青筋暴出,压抑着情绪朝她吼出来,“得知你伤了苏韵,担心的不是她,而是你!”

     他护苏韵万全,怕的就是有一天这些事全部落在了她头上,他心心切切的配合苏韵所有的条件,为的就是有一天她身体稳定了,曾经那场交易便再也派不上用场!

     林惜听着他的话,头心早已麻木,四目相对,她在他眼底看到恐慌,“我只问你一句,事到如今,你还要不要用我的血给她治病?”

     她这样的选择,无异于是在问她,是要保她还是眼睁睁看着苏韵死!

     沈怀瑾双目通红的盯着她,“如果这件事会对你造成不可逆的伤害,我绝不会动你,手术我已经问过医生很多次,你不会出事,可是苏韵没有你她会死,为什么……为什么不能让我做到两全?”

     林惜却是笑了,“好,我懂了。”

     沈怀瑾猛地抬头看向她,她懂,懂什么了?

     林惜看着他的眼神空洞,再也找不出一丝的依恋和爱意,挂着诡异笑容的嘴唇吐出破碎的声音,“血,我会给,你要多少尽管来取,我没有一句怨言,要么你抽干我的血,要么这件事过后,我们离婚,以后桥归桥路归路,这辈子都不要再见。”

     ‘轰隆’一声巨响在沈怀瑾的脑子里炸开,眼前的一幕幕倒放,最终定格在两年以前,他跟林宝华签订协议的那天,当时是冯伦出的面,他只是在车里远远的看了她一眼。

     那张年轻且好看的脸蛋愈来愈近,直到和她此刻满目悲怆的样子重叠。

     远在两年前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已经在他心里种下了一颗种子,只是他和她都未曾察觉。

     如今她说什么,离婚,这辈子都不要再见!

     血气上涌,喉头腥甜,男人挺拔如松的身躯此时微微弯着,他的肩膀似乎上压着千万斤沉重的碎石,无力地残喘着。

     看着她决绝的样子,前所未有的心慌恐惧焦虑瞬间吞没了他,额头和后背出了一层密密麻麻的冷汗,他人站在这,却像遭受着骨肉分离的痛苦。

     林惜看着他的模样,心里又何尝不痛,只是太痛太痛,痛的过了头,反倒生出一丝一了百了的勇气。

     她转身要走,被沈怀瑾一把拽住手腕,男人黑得发亮的眼中升起一丝水汽,怒喝一声,“不准走!”

     两人闹得动静太大,护士台的人朝这边看过来。

     林惜早就顾不上别人怎么想,抬手擦掉眼泪,“你放心,我跑了就没人救她了,我不会让你花在林宝华身上的钱打水漂。”

     沈怀瑾凝着她,胸口破开的洞越来越大,“我从来没有拿钱衡量过你。”

     林惜被他攥的手腕想要碎了一样,她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苍白的嘴唇吐出轻轻地两个字,“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