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53 换血治疗
    “嗯。”两人坐在沙发上,沈怀瑾脱了外衣,黑眸看向他,“我得的这个瘾症,除了自己戒还有别的办法吗?”

     季子遇一愣,被他忽然问的有点缓不过神来,他想到那个所谓的‘办法’,又看了一他一眼,衡量几秒,他选择不说,“办法也多是以控制为主,只能起到一个辅助的效果,真要说起来,还是要靠自身去克制。”

     他不想再让五年前的事情重蹈覆辙,并且他相信,只要通过合理的手段,让沈怀瑾达成戒瘾的目的不会太难。

     闻言,沈怀瑾也没说什么,换了个话题,“我在这,你不要告诉林惜。”

     “我不告诉她,她也会自己找过来。”季子遇知道林惜的脾气性格有多犟,“怀瑾,你这样是在伤害她,不是为她好,你明白吗?”

     沈怀瑾低头,视线落在自己的手工皮鞋鞋尖儿上,半晌,他似是有些疲惫的开口,“我这样只是在心理上伤害她,但如果我继续在她身边,或许会对她造成实实在在的伤害。”

     这也是他最担心的一点。

     “可是……”

     “子遇。”他忽然喊他,声音沉冷,“这次发病,我已经把她弄伤了。”

     咬了她的肩膀,那么血肉模糊的样子,他都不忍心再去看第二眼。

     他控制不了自己,真的控制不了,所以只能远离。

     季子遇微惊,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你伤害林惜了?什么时候,今天?”

     “嗯。”

     话音落下,两人都没再说话,办公室里静悄悄的,就连墙上钟表发出的很细微的‘咔哒’声,都能够听得一清二楚。

     季子遇忍不住蹙眉,难道他体内的酚成分已经吸收到了如此多的地步?在他看来,沈怀瑾远不到失去理智甚至伤人的地步。

     如果他连林惜都伤,一定是到了理智全无的时刻,所以才会不分青红皂白下的去手。

     “惊讶吗?”沈怀瑾冷嘲,“我已经持续这样有一段时间了,瘾症来的比我想象的要凶猛很多,病发时的我,没有意识,没有理智,根本就不是真的我,只是一个想要发泄,不停抽搐的行尸走肉。”

     季子遇敛了神色,十分认真地看着他,“我给你安排一个人随身医生,平时不会影响你正常生活,你这样的状态下,不能自己一个人。”

     “不用。”

     “别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你还有林惜和安安,万一出了什么意外,我怎么跟她们娘俩交代?”季子遇见劝不动她,便搬出林惜和孩子。

     果不其然,一听这话,男人绷紧的面容终于出现一丝裂缝,映照着的是他此时内心的狂乱。

     对于林惜和孩子,他亏欠的实在是太多太多,多到这辈子都还不清,只希望这场病灾能够尽快过去,让他完完整整的回到她身边。

     ***

     张宜秦抵达J市时,已经是凌晨两点,比预估的时间还晚了两个小时。

     他翻开之前沈怀瑾给他发来的地址,直接递给了秘书看,秘书吩咐司机,车子朝慧明茶馆行驶。

     路上,他拨通了沈怀瑾的电话,对方已经在等,且等了不短的时间。

     张宜秦微微扯唇,没想到有朝一日沈怀瑾愿意等他前来,会是因为这样的事情。

     想来这缘分也奇怪,明明不会被他知道的事情,就是这么阴差阳错的传到了他的耳朵里。

     半个小时候,车子停在慧明茶馆的门前。

     张宜秦下车,挥退了保镖,连秘书都没带,只身和杜未平走进茶馆内,里面比从外面看要大的多,进门就能闻到袅袅茶香味,坏境大多以浅色的木质材料装潢,头顶有做成茶枝样式的树条。

     “不好意思先生,我们已经打烊了。”坐在前厅的一名女性侍员挡住两人的去路。

     张宜秦面色不改,轻声道,“我是沈先生的客人。”

     对方点头,进去核实,“请您稍等。”tqR1

     不到一分钟,女侍员去而复返,浅浅俯身,做出一个标准‘请’的动作,将两人迎进去,“张先生这边请。”

     两人跟着她一路往前,穿过内厅,穿过雅间,最终停在尽头处和中院之间的一扇门前。

     “沈先生,客人到了。”

     “请进来。”里面传来沈怀瑾沙哑的嗓音。

     女侍员这才拉开门,自己却没有进去,站在门侧让出一条道来,“张先生请进。”

     张宜秦应声进去,包间的空间很大,地上铺着红褐色黄花纹的地毯,壁纸是浅金色,屋子中央摆放着四把红木椅,看起来很简易,实则都是昂贵的上品,顶上搁着暗红色刺绣坐垫,中间围绕着一张相同的红木桌子,上面各式茶具一应俱全。

     沈怀瑾起身,右手微微伸出几分,“张总。”

     张宜秦看着眼前这只彰显着力量的大掌,想到两人之间的身份,眸光暗了暗,与他交握,“又见面了,沈总。”

     一触即分,沈怀瑾并没有跟杜未平打招呼,态度甚至还没有之前的一半好。

     杜未平摸摸鼻子,也不甚在意,毕竟他把人家的隐私泄露了,遭人白眼也是活该,但是他却忍不住暗自打量起沈怀瑾和张宜秦的面容来。

     不知道是不是知道两人是兄弟的缘故,之前没发现两人相似,此时一看竟然有几处地方特别的像,额头的比例,嘴角扬起的弧度,都不甚相同,唯独那神韵不同,一个沉稳幽深,一个清润雅痞。

     “这次来我们也不绕弯子,开门见山的说,对于你的病情,我想我可以提供一些帮助。”张宜秦上来已经交了底,再一次见面与之前的心境十分不同。

     沈怀瑾不全然新,不全然不信,心存疑虑,“张总不妨说说如何帮助?”

     张宜秦冲杜未平使了一个颜色,后者心领神会,对上沈怀瑾极有压迫感的眼神,有点点心虚的开口,“我相信季医生应该跟沈总详细的说过,关于酚这个物质如何去戒断,但是除了靠药物来辅助,还有一个办法——”

     他顿了下,望着沈怀瑾的眼眸,认真道,“换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