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43 所谓哄老婆
    他投过来的视线真人且严肃,林惜本身就不是一个善于说谎的人,在这样的目光下,她很难撒谎,即使撒谎也能被看出破绽。

     阳台上没开灯,主卧里的光线透出来,不明亮,昏昏暗暗就像她此时的内心。

     就在她快要顶不住压力时,一阵急促的来电铃声打破了这份难捱的沉默。

     “电话响了,你先接电话。”林惜得以空闲,指了指他的口袋连忙说道。

     沈怀瑾睨了她一眼,直起身来,将手机拿出来,来电显示三个字:季子遇。

     他微微挑眉,当着林惜的面接起电话,两人离得近,导致话筒里的声音,林惜可以听得一清二楚。

     “你给我打电话了?”季子遇清润的嗓音飘过来。

     沈怀瑾淡淡应了一声,“嗯,你刚才跟谁打电话呢?”

     林惜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子遇哥可千万不要说是跟她打的电话啊……

     季子遇一秒钟的犹豫都没有,“一个病人家属,才刚出院,不放心,省府的人,找了我好几天了,头都大了。”

     季子遇医术了得,整个J市的人都知道,因此很多高官找到他做手术,手术还不是最难的,难的是术后的很多问题。

     这么说,倒也是合情合理。

     林惜松了口气,佩服子遇哥的脑子转弯速度,真是……张嘴就来的借口。

     她抬眸,撞进沈怀瑾黝黑的眸中,松了一半的气再一次提起来,大眼睛因为紧张眨了两下,表情呆萌,很好的取悦了眼前的男人。

     得到答案后,沈怀瑾没说什么,只是意味深长的看了林惜一眼,然后便拿着手机走进了卧室,一路往外消失在屋里。

     说什么东西,还不让她听?

     高度紧张后,身体和精神都松弛下来,她耷拉下肩膀,心底却并不轻松。

     很显然,沈怀瑾对于她已经起了疑心,诚如他所说,并不是不相信她,而是这件事到底是什么情况,他想要知道。

     她和季子遇联系,唯一的可能就是关于他身体的,那样一个玩转权力的男人,只需要稍微动动脑子就能够想明白。

     她还能瞒多久,她不知道,但是不瞒,又怕他一时接受不了,毕竟往后还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样的症状,一切都是未知数。

     沈怀瑾出了主卧后回到了书房内。

     “我的身体到底是什么回事?”他没绕圈子,直接问季子遇。

     “前一个月属于是正常恢复时期,可能会出现比较特殊一些现象,不过你不用担心,挺这一个月就会好很多。”

     沈怀瑾淡淡蹙眉,“子遇,我感觉没办法控制住自己,每次发作起来,都比上一次更加严重。”

     开始还只是颤抖抽搐,后来到痉挛,到浑身发冷,到如今骨肉疼痛,次次加重,让人难以忍受。tqR1

     原本季子遇说一个月,他觉得是那么的容易,可是现在一个月对他来说却如此漫长,只要一想到下一次不知道什么时候发作,他心里便一阵烦乱。

     “你跟我说实话,到底是怎么回事。”直觉告诉他,一切没有这么简单,“为什么要痊愈之后身体会出现这样的反应?”

     “真实情况就是这样,你让我如何跟你说?”季子遇话锋微转,“的确,林惜最近对于你的身体是很敏感,多次问过我,那是因为她看到你难受,实在放心不下,这种时刻,其实你的决心和意志更加重要,怀瑾,你得相信自己,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如果真是这样,我早就把你囚禁在季氏医院了,能这样拖着你?”

     他这话说的在理,沈怀瑾听进去,忍不住检讨反思,难道自己最近真的太敏感,有些草木皆兵了?

     可是身体的每况愈下,他自己有最清晰的感知。

     一个月,熬吧,或许真如子遇所说,熬过去也就好了。

     刚挂断电话,书房门忽然被人敲响,声音不大,‘咚咚’轻轻的三声,听到这动静就知道是谁。

     “进来。”

     门推开,林惜端了一杯热牛奶进来,透明的玻璃杯放在说上,杯口上方冒着些微热气。

     “喝点吧,缓解疲劳的。”

     沈怀瑾站起身来,双臂闯过她的腋下,不顾她惊呼,将她整个人抱起放到桌子上,双臂撑在她身体两侧,微微俯身,盯着她的眼睛,“刚才生气了?”

     浓烈的男性气息瞬间包围了她,林惜两颊发烫,两只胳膊无措的抵在两人之间,“还、还好。”

     沈怀瑾轻笑一声,抬一只手扶着她脖颈和衣领间露出的那块白肉,缓缓揉捏,粗粝的指腹滑过细腻的皮肤,带起一阵颤栗,“还红眼睛,说你什么了就哭,给老公看一下手机就这么委屈?”

     林惜被他亏的脸上臊,嘴硬道,“我没哭。”

     “是没哭,我要是直接抢,你就哭给我看,是不是?”大掌移到她圆润的耳垂边。

     林惜被他摸得痒,躲了一下,也不解释了,用话堵他,“你想看我哭啊?”

     “不想。”他低头落下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你要哭不哭的看着我,我都心疼的不行了。”

     “那你还抢我东西……”

     “你最近神神秘秘的,想查查岗。”沈怀瑾随口说了句,很快又问她,“太太,如果我总是像今天一样瘾症反复,你会不会嫌弃我?”

     “不会。”林惜想也不想的回答,“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会在你身边陪着你。”

     只要你还需要我,我就一直都在。

     老男人嘴笨,惹了太太后不知道该说什么劝哄,拉不下那张老脸,又怕太太不开心,就这样圈着太太的小身子,俯身在她耳边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话,倒也算温馨。

     眼见着端过来的牛奶要凉了,林惜催他,“你快喝了。”

     牛奶和咖啡,沈怀瑾一只都偏向于咖啡,不喜欢嘴里有奶腥味。

     他没动,林惜坐在桌上倒是方便了,直接伸手端过来,送到他嘴边,“扯着还热乎,快点儿。”

     “已经凉了。”老男人不想喝,随便找借口搪塞。

     林惜知道他心理想的,干脆自己抿了一口,本想试试温度让他无话可说,不料手一抖,那几乎满杯的牛奶洒出来,顺着她的锁骨低落到睡裙中。

     白色的液体划出一条长长的痕迹,林惜抬手去擦,却被一股力道攥住了手腕。

     他还要说什么,男人眸色深深的看着这道痕迹,忽然垂首凑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