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32 戒瘾
    林惜遵从沈怀瑾的意思,把事情安排给冯伦,至于后续的问题,她没有插手,冯伦会处理好。

     沈怀瑾大大小小的手术不断,苏韵头七那天,他依然无法出病房,苏韵死后没有葬礼,其实也没有必要了,除了沈怀瑾,这个世界上记挂她的人也没有了,只是代他去墓园给苏韵摆了一束木棉花在碑前。

     天气完全热起来,这样的一个艳阳天,似乎不适合有太多悲伤的情绪,墓碑上的照片是苏韵生前学音乐时拍的,年轻,漂亮,朝气蓬勃。

     曾经,着也是一个站在聚光灯下,如此美好的一个女孩,只可惜灾难接踵而来,心态失去平衡,让一切走向了黑暗。

     如果苏韵没有得病,她会不会还是照片上这样骄傲的一个音乐才女?

     如果苏韵得病了,没有爱上沈怀瑾,她会不会用另一种方式绽放自己的生命?

     如果苏韵从始至终都没有碰到过沈怀瑾……

     可惜一切都没有如果,遇到了就是遇到了,所有选择都是她亲自做出,说起后悔,不知道苏韵有没有想过这样的问题。

     林惜站了一会儿,没有太多悲伤,亦没有太多愤怒,更多的是对人生命的一份沉思,停留片刻,她转身离开。

     出了墓园,她准备去开车,没想到在门口碰到一个不速之客。

     男人身形不高,背部微微有些佝偻并不严重,整身都是黑色的西装,没系领带,头上带着一顶黑色圆帽,手里拄着一根木质的拐棍。

     即使外形上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可毕竟年年岁岁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林惜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是林宝华。

     他怎么会在这?

     看他的着装,也是来墓园探望的故人?

     许久不见,林惜也不打算上前打招呼,走到自己的车子跟前,准备开车走人,令她没想到的是,林宝华竟然跟了过来。

     她微微拧眉,转身站定,“有事?”

     林宝华看着眼前的林惜,即便她穿着一身素色,可仍然掩盖不住身上散发出的气质,脸上不施胭脂已经美的惹人注意,经过时间的洗礼,她越发成熟,有了自己的气场,往跟前一站让人忽略不了,不再是当年那个在林家忍气吞声的小姑娘了。

     “林夏死了,叶玲玲死了,我来看那看她们。”林宝华的声音褪去曾经的严厉,变得很苍老低哑。

     说真的,面对这样一个林宝华,林惜是不适应的,在她的印象里,他一直都是那个对着自己指手画脚,严词厉声说话的人,而不是现在这样,像个风烛残年的老人。

     林夏和叶玲玲,他想说什么?

     林惜脸色沉下来,“她们的死是自己咎由自取,你怨不到我头上,当然,如果你要怨也无所谓,对于我来说,你怎么想不重要。”

     说完,她转身离开,走的决绝,一点犹豫都没有。

     “惜儿……”林宝华哆哆嗦嗦的抬起一只手,想要拦住她,可惜她已经不会再像当年一样,对他言听计从。

     车子倦尘而去,林宝华站在原地看着那车消失在视线中,嘴边的那句话到底没有机会说出来。

     罢了,罢了。

     ***

     沈怀瑾的身体恢复情况很不错,不同于普通治疗方案,过了三个月他就已经痊愈,穿上了紧身衣,防止瘢痕增生。

     皮表组织恢复的时候,伴随着剧痒,特别是像他这样的情况,全身烧伤面积高达百分之六十五,一半以上的皮肤组织损伤,恢复起来更是难熬。

     特别是到了夜晚,整夜整夜的失眠,需要考药物来维持他的正常睡眠,有些时候哪怕是沉睡之中,他的身体也会本能的痉挛。

     林惜不敢睡,晚上一有动静就会醒来,看到他难受,她心里也一阵阵的泛疼,现在还没有完全停止用药,已经如此痛苦,等到停止的那一天,还不知道会……

     每当这个时候,她都不敢继续深想。

     张宜秦停止了对华控集团的针对,大部分时间依然放在美国的总部,林惜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到他了。

     华控这边,公司的事情,沈怀瑾白天必定会亲自一一过目,需要下决定的东西他不会耽误,剩下的琐碎事务,有宋修明和冯伦配合,基本没有问题。

     压力衣又穿了三个月,离出事整整半年过去,终于到了脱下来的那一天,其实日复一日的穿脱,大体的情况两人都知晓,但是真的痊愈的这一天到来,还是难免激动。

     皮肤烧伤后的瘢痕非常少,只有后背肩胛骨处有一丝丝的痕迹,其他地方几乎是新一层的平整肌肤,甚至看不出经历过火烧。

     但是新生皮肤到底脆弱,不是原先稍微偏麦色的皮肤,而是白里透着微红,顶上的汗毛都是毛茸茸的一层,新长出来的。

     能恢复成这样,林惜没想到,可是欣喜的同时也担心后续出现的一系列问题。

     季子遇说过,药的效果越好,副作用就越大,现在恢复的效果如此好,那么副作用肯定不容小觑。

     沈怀瑾做全身检查时,季子遇把林惜喊到办公室私谈,“今天开始就正式断药了,开始的头一个星期,基本不会出现异常,一周过后是断药后出现的第一个上瘾症状凸显时期,到时候估计怀瑾这边瞒不住,但你尽量要瞒,戒瘾的心理也很重要,就说是正常情况,坚持过去一个月就好,我一会儿会跟他简单说一下,不至于接受起来太突兀。”

     林惜还是不放心,“子遇哥,如果他实在难受怎么办?”

     “只能忍着。”

     他微顿,又道,“不过我会开一些抑制的药进去,按时掺在正常的药里服用,戒瘾的效果会好一些,但是也只起到一个辅助的作用,戒瘾这个东西,还是要靠自身意志力。”

     什么所谓的电击,所谓的手段,都是短暂的,清醒过后,还是要靠人本身,其他的都是治标不治本。

     “子遇哥,我心里没底……”林惜眼底是化不开的担忧,那些为止的瘾性让她感到心慌。tqR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