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31 以后我们好好过
    沈怀瑾倒也不觉得难为情,冷冷扫他一眼,“你羡慕?”

     季子遇啧舌,想反驳他两句,可是这心里吧……别说,还真是挺羡慕。

     一场闹剧随着季子遇出去告终,小包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还以为是沈怀瑾身体不适,着急的看着林惜问,“妈妈,爸爸怎么了?”

     “爸爸没事,你看,爸爸现在不是好好的。”林惜好笑的开口,“只是爸爸见到安安,太激动了。”

     沈念安听到后,忽然有些腼腆,两只小手绞在身前,视线试探的触碰着病床上的男人,这个人是她的爸爸,原来她也有爸爸,还是这么厉害的爸爸。

     她的爸爸不再是梦里那个模糊的身影,他很高大很高大,可以在坏人面前把她救出来,可以为了她去打败大坏蛋,即使他现在躺在这里,但是在小包子的心里,沈怀瑾的父亲形象已然树立起来。

     虽然他来的晚了一些,错过了五年,让她想了他这么久,可是看在他对自己这么好的份儿上,她可以勉为其难的原谅他,重新考察。

     小包子心里很开心,内心活动无数,只是没表现在脸上,还有些放不开。

     沈怀瑾看着她可爱的小模样,心都化了,“最近有没有去幼儿园?”

     小包子老老实实的摇头,“没有。”

     床上老男人沉吟片刻,又道,“爸爸安排司机叔叔送你去上学,等爸爸身体好了,再亲自送你去好不好?”

     “没关系,妈妈也有送我。”小包子想也不想的脱口而出,从前在纽约都是林惜亲力亲为,送孩子上学,偶尔实在工作忙,才会让张宜秦的司机或者助理代送,在小包子心里,妈妈送上学已经成了一种认知。

     可是沈怀瑾在孩子上的事情多敏感啊,听得心里那叫一个酸疼,心疼女儿心疼的不行,语气温柔的能滴出水来,“安安乖,以后爸爸跟妈妈一起送你去学校。”

     小包子想到其他同学被爸爸妈妈牵的场景,终于露出一个无比开心的笑容,“好!”

     沈怀瑾又和孩子说了些话,什么都聊,但是没过多久,男人的喉咙便开始疼痛,他强忍着不咳嗽,脸都憋红了,林惜实在看不下去,让小包子去休息室里玩。

     “安安很乖。”

     林惜推开病房门重新进来的瞬间,就听到男人无比骄傲的声音响起。

     孩子是她一手带大的,曾经无数次林惜都在想,等到有一天沈怀瑾知道,看到孩子如此优秀,一定会后悔当年做的这些事。

     此时虽然没了埋怨,但是听到他夸孩子,总归心里有底气,“那是肯定。”

     说着,她走到床边,垂眸正好对上男人柔情缱绻的黑眸,那里面翻涌着无数情愫叫人心里悸动。

     林惜一怔,看到他目光幽深的盯着自己的脸看,最终凝聚在她鼻子和下巴之间,嘴唇那一处,她察觉,顿时脸红。

     四目相对,彼此熟知,很多事情不用说出来便心知,两人之间的气氛微微变化,有股淡淡的暧昧在流动。

     半分钟后,男人喑哑着嗓子轻启薄唇,“我不能动。”

     “……”林惜脸上烧红的更厉害,一拳锤死他的冲动都有,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这些事呢!

     她别开脸,愣愣站在原地,那人又催,“嗯?”

     “你正经点!”林惜忍不住瞪他一眼。

     手术刚做完他就……林惜是想都没脸想了。

     男人挑眉,“我这样你怕什么,就亲一下。”

     还亲一下……

     “一下你都别想!”林惜说完愤愤转身要走,忽然又想起什么来,神色沉下来,“对了,有件事还没跟你说。”

     沈怀瑾视线锁着她,眼神示意她继续往下讲。

     “是关于苏韵的,不是好消息。”林惜怕他一时接受不了,试探性的说道,见他表情无异才犹豫着开口,“苏韵跳楼自杀了,就在今天。”

     即使对于苏韵她再反感,毕竟人没了,沈怀瑾是唯一能给她善后的人,她不能隐瞒。

     沈怀瑾即使有心理准备,却没想到会是这样,瞳仁有波动,可却比林惜想的要平淡很多,只是定定的看着一处,过了一会轻轻闭上眼睛。

     毕竟一条人命,曾经是他最关心的人,忽然没了,总是心底漏风一样悲悲凉凉。

     纠缠牵绊了这么多年,人死,一切尘埃落定,到底是没有见最后一面,或许这就是上天注定的结局。

     林惜抿唇,嘴巴张张合合,有些困难的说道,“当时,张宜秦也在现场,但我相信,他没对苏韵造成什么直接的伤害,当时苏韵坠楼,他已经到楼下了。”

     “我知道。”男人的声音嘶哑。

     林惜微惊,“你知道?”

     沈怀瑾没解释,其实当初韩延琛说张宜秦也在介入时,他就知道那个人一定会有所手段,他默认了张宜秦的调查,所以这一切,是不是也有他的一份默许?

     苏韵的病情,即使是撑也撑不了多久,她选择以这样的方式离开,具体原因他能都猜想到,只是消息真的传来,还是觉得突然了些。

     他以为她会撑到自己去见她。

     林惜担心他的身体状况,“你……还好吗?”

     “嗯。”男人清浅的应了一声,忽然叫她,“惜儿。”

     “怎么了?”

     “你帮我安排给冯伦,替苏韵料理一下后事吧,我总归亏欠她的父母,人死一切归零,不论生前怎样,让她回来跟她的父母安葬在一起,希望你能理解我。”tqR1

     林惜心头微漾,其实他真的变化很多,在这些事情上,他不再那么冲动,那么不顾一切,她以为得知这样的真相,他会承受不了,可没有,他是真的释怀了吧。

     林惜朝他微微一笑,“你放心,这样的事,我听你的。”

     苏韵在如何,毕竟人没了,她不会跟一个死人去计较什么,也明白,后事料理好了,苏韵还有她的父母,沈怀瑾总算不会再用亏欠的心理去对待,对他是一种解脱。

     “以后,”沈怀瑾紧闭双眼,眉心锁着,“以后我们好好过。”

     生命无常,人这一辈子太短暂,要珍惜再珍惜。